徐志摩教你听“话”!看了受益终身!

原标题:徐志摩教你听“话”!看了受益终身!

说起诗人徐志摩,大家定能想到他诗人的身份。但其实,徐志摩不仅仅是一个诗人,他还是个散文家,更是笔者心目中的哲学家、思想家。细品他的诗歌、散文、论文,就会有大受裨益的感觉。特别是看了他的散文《话》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什么话值得听,什么话不值得听,徐志摩都在《话》里给出了答案。相信你看后,也会有受益终身的感觉哦。

在《话》的开头,徐志摩就直切主题:“绝对的值得一听的话,是从不曾经人口说过的;比较的值得一听的话,都在偶然的低声细语中;相对的不值得一听的话,是有规律有组织的文字结构;绝对不值得一听的话,是用不经修炼,又粗又蠢的嗓音所发表的语言。”

细品这这段话,是不是有醍醐灌顶之感?徐志摩的《话》就是围绕这段话写的,值得一品。

“绝对的值得一听的话,是从不曾经人口说过的。”生命的价值在于创造,其实“话”也如是。千篇一律的话听多了,就会觉得没意思。都说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你有没有说过从不曾经人口说过的“话”呢?

“比较的值得一听的话,都在偶然的低声细语中。”不是所有的低声细语都比较的值得一听,例如村头长舌妇们的窃窃私语,就不值得一听。而比较值得一听却也有很多,例如茶壶煮沸时嗤嗤的微音;例如初入爱河的小情侣,在耳边细诉的甜言蜜语;例如宛茨渥士和雪莱在田野间,海滩边,树林里,独自徘徊着像离魂病似的自言自语下的成绩——诗。

“相对的不值得一听的话,是有规律有组织的文字结构。”对于这一点,徐志摩也举了很多例子,例如历代传下来的经典,大部分的文学书、小部分的哲学书。他说的也许不尽全对,但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那些有规律有组织的文字结构,听多了,也可能会将人带入误区,使你也限入那个结构里。

“绝对不值得一听的话,是用不经修炼,又粗又蠢的嗓音所发表的语言。”徐志摩说,正式集会的演说,学校里讲台上的演讲,或是充满了烟士披里纯开口天父闭口阿门的讲道,都属于这一类,是绝对不值得一听的话。不过,这大概也只是针对他们那个年代来讲的,毕竟那个时期,大部分人还没有“言论自由”的意识,他们的演说、演讲等,大多是为了响应上级号召,或者可以说是按部就班的,所以也就没什么听味了。

世界纷繁,我们每天都各种“话”充斥着,如果你学会了甄别,你的生活就会明朗很多。看了徐志摩的《话》,你是否有一点启发呢?没有受益终身之感呢?欢迎分享你的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