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留德日记 | 德国即将大选,满街都是Hitler的S.A.和S.S.(第91期)

原标题:季羡林留德日记 | 德国即将大选,满街都是Hitler的S.A.和S.S.(第91期)

一九三四到一九四六

一条走了十二年的风雨天涯路

从国文教员到留德学生

从海外游子到归国教授

于季羡林而言恍如大梦一觉

而满纸“荒唐”“辛酸”之言

又更与何人说呢

1936年 3月23日

天气仍然不坏,不过有风,而且早晨天空里还有点雾气。

早晨接到长之寄来的信和报纸。谁知道中国会到什么地步?

早晨念文法。吃过饭回来,风吹起来了。也有沙土飞扬,颇有点讨厌。

过午读读本,精神只是不能贯注。幻想老向各处飞,这不好。

现在天的确长了。七点钟还不黑天。每天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我就站在窗子前面,看外面的夜色。孩子在街上跑来跑去。自己心里仍然是空虚落漠。

晚上读Einsame Weltreise(《孤独的世界旅行》)。外国人总浑蛋,把中国人总看作不是人。只要论到中国的书,里面总有吸大烟的照片。此外,在口气之间也对中国的一切露出轻蔑。固然是中国人自己不争气,然而外国鬼子也太爱揭人之短了。

3月24日

天气仍然好。现在我才知道,真是春天了。

对面楼下的空地里正有一株黄色的花在开着,很像中国的迎春花,但又似乎大些。这些我都不管,有花开总能告诉我现在就是春天了——春天又该怎样呢?我没有别的话说。丁尼内(Tennyson )说:“春天里青年的思想容易转到爱情上去。”我也还是青年,春总沉重地压在我地心头,像再也摆脱不掉地一个累坠的梦。黄昏的时候,我坐在窗前,看夜色渐渐爬下对面的屋顶,心飞到不知什么地方去。

又记起来:不知道有几次,自己也是坐在窗前,听到外面有高跟鞋击着石路发出的清脆的声音,近了,又远了,我的心起一阵轻微的颤栗,抬起头来看的时候,是一个窈窕又轻灵的背影,天知道我心里有什么感觉。

今天仍然在春天的力量下活了一天。早晨念文法和读本。吃过饭回来的时候,念好久没有念的Wilhelm Meister。一转眼就又是一个人走在窗前看夜色爬下对面屋顶的时候了。

天色阴起来,也许我们明天我们就又看到落雨了。晚上看完了读本睡觉的时候,焉知道外面不是正落着雨?

3月25日

天阴,也有点冷。像前几天天气过于好了,也应该再有两天坏的天气。

早晨读文法和读本。近来觉得自己颇有进步,然而一转念又觉得毫无进步,这一转念自然有点太过,进步当然是有的,也许自己对自己的要求过大,因而虽然有进步反而觉不出来了。

吃过饭后到章俊之家去。不久Heipel就去了。我们就一直出来,走上山去,太阳出来了一点,但空气却有点冷意。

在Kaiser-Wilhelm-Park坐下,要了咖啡同点心,谈到五点才走出来。外面太阳还闪着光,但似乎更冷了。

回到家又稍微读了点书。

对门Schmidt(施密特)家的小孩送给房东一束紫花。房东说是Veilchen(紫罗兰)。她又送给我一束她自己在树林里采到的紫色小花,香气颇不坏。德国人真是爱花的民族。

晚上念读本。听风在窗子外面过路的声音。

3月26日

天阴沉,冷。

早晨念文法同读本。把自己要选的功课写到Studienbuch(课程登记簿)上。十一点多就到Aula(行政中心)去,想注册,但一看贴出的功课表,有好多改了的,只好拿回来改好了再去注册。离吃饭时间还早,到邮政局去买了点邮票,在预备别人写信的案子前站了一会,才到饭馆去。

回来觉得精神不好,睡了一会,起来念读本。

外面出了太阳但不久就又给云彩遮住了。

这个月二十九日是德国大选,好几天以前就看到有许多广告、标语、图画贴在街上,都是国社党的。要人民选举Hitler(希特勒),说:Dear □□□□□□□□□□□□□□□□□□□□□。

又有汽车巡行队,在各街上跑。S.A.(冲锋队)和S.S.(党卫军)都要穿上制服。老希每天晚上演讲,国社党要人全体出动,今天晚上还有一大队穿制服的青年在窗前列队奏乐以过,也可以说是极一时之盛了。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排版:郭磊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