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范冰冰到好声音,9亿的窟窿,唐德又喜迎翻红?

原标题:从范冰冰到好声音,9亿的窟窿,唐德又喜迎翻红?

文 / 华商韬略 贾澎

7月31日,唐德影视披露高管增持进展公告称,公司8名高管于2019年7月29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增持公司股份624.9万股。截至发稿,康德影视又见翻红。

近日,唐德影视公布了半年业绩预告,期内归母净利预亏7250万元-7750万元。从业绩看,这家公司尚未度过“水逆”。

自2015年上市后,主营影视制作发行的唐德影视一直保持盈利,市值也曾一度超过800亿元,但去年归母净利润忽然巨亏9.27亿元。

原因,似乎只能归结为“十分倒霉”了。

最让唐德影视“伤筋动骨”的,或许是去年的《巴清传》发行触礁。据媒体报道称,该剧投资超过5亿,电视台播映权、网络播出权与海外播映权三项相加,60集的《巴清传》已总共卖出了超过9.15亿元的天价。

但就在档期前,却连续“触雷”。

先是2018年3月29日,男主角高云翔在澳大利亚曝出桃色丑闻。唐德影视用抠像的方式,让李晨代替男主角。

但更大的“雷”在后面:2018年5月,女主角范冰冰被出曝偷税漏税。

范冰冰是唐德影视的台柱子,也是明星股东。

2015年,她曾以296.7万元购买唐德影视128.99万股。一年内,唐德影视股价从5.44元暴涨至最高超过40元,范冰冰也赚得盆满钵满。

范冰冰的爆雷,让《巴清传》再难拨云见日。2018年,唐德影视计提了近5亿元坏账准备,归母净利润因此亏损9.27亿元,营业收入则同比减少68.52%。

影视板块“十分倒霉”,综艺尝试也不顺利。

同样在去年,关于《中国好声音》那场旷日持久的纷争,也以唐德影视可能并不愿意接受的方式画上了句点。

纷争起源于2012年。当年,灿星文化以一年200万人民币的模式费,获得了《荷兰好声音》制作方Talpa授权。

此后,《中国好声音》火遍全国,冠名费也是一路飙涨,从第一季的6000万,然后第二季飙升到2亿,第三季的2.5亿,再到第四季的3.5亿,屡创中国冠名费巅峰。

看到节目成功后,Talpa开始坐地起价,要求灿星将节目的模式费涨到每年1亿元,双方因费用争议终止合作。

这让唐德影视看到了在综艺领域“弯道超车”的机会。

2016年,唐德影视以6000万美元的高价,从Talpa手中拿下了“好声音”节目模式在中国的独家授权。而2015年,唐德影视净利不过才8571万元人民币。

Talpa的一女二嫁,随即让唐德陷入了与灿星两年多的纷争,唐德版的《中国好声音》不断难产,灿星版也只能改名为《中国新歌声》。

雪上加霜的是,到2017年年底,面对乱局,Talpa放弃对中文“中国好声音”的使用及商标主张和索赔,这意味着,灿星和浙江卫视成为《中国好声音》的唯一版权方,唐德则竹篮打水一场空。

去年6月25日,唐德影视、灿星、浙江广电等相关方达成和解,承诺全部争议撤诉。

对于唐德,这是堪比《巴清传》的打击。因为,不但前期投入打了水漂,2017年还计提了1.41亿元人民币的减值准备,而更重要的,唐德影视的综艺之路也就此止步。

2018年,《中国新歌声》已重新改回《中国好声音》。节目的回归,引发了“好声音”历史上又一个收视狂潮,曾经的综艺王者重回阶段收视率冠军宝座。

版权方、制作方、赞助方,多方乐见其成。比如回归后连续两年获得“独家特约”身份的小郎酒。通过《中国好声音》这一现象级综艺平台,品质过硬的小郎酒获得了迅速成长。

2019年来,唐德影视多了三家新股东,其中两家有“国资”背景;也有几部电视剧,在口碑和收视率方面都表现不错。然而,眼见《中国好声音》这部赚钱机器本周末又要开动,却与自己再无瓜葛,不知唐德影视董事长吴宏亮作何感想。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