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香港电影拯救2019年的夏天?

原标题:为什么是香港电影拯救2019年的夏天?

“港片已死”。一句口号已经喊了无数次,但每每奔赴在票房救市前线的,从来不缺香港电影的身影。

文/杨小没

编辑/庞宏波

《扫毒2》票房破9亿了。

在经历了一系列改名、撤档、调档期之后,一地鸡毛的暑期档终于迎来了一部救市华语片。《扫毒2》上线不久,就已砍下9亿票房,成为黑马。猫眼地为其定下11.77亿的总票房,《扫毒2》基本上承担下了2019年暑期档华语电影首个10亿票房电影的重任。

今年的“保护月”似乎显得格外叛逆,由于不可控的因素,让2019年的“国产电影保护月”快变成了“进口片保护月”。虽然有些危言耸听,但如果再没有像样的国产电影带热影市,那么行业丧失的可能远不止观众的信心。

此时此刻《扫毒2》在票房上得利,以及马上就要进入市场的《使徒行者2》、《小Q》、《沉默的证人》等港片,竟让香港电影成为了当下市场重拾信心的重要支撑。

1

片荒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东方好莱坞”的没落大概要追溯到二十一世纪初,彼时数量和质量都有所下降。如今,华语电影经历野蛮生长之后却开始出现问题,面临严峻考验,此时的香港电影反而在整个影市表现出稳定的发挥。

接连几档备受关注的国产电影上不了岸,不仅让观众们怨声载道,更让影院开始忧心忡忡。现留存下来的国产片呈现出整体成色不足的样貌,一方面大部分内容都是前两年的积压项目,本身实力较弱,另一方面在主要几个主要电影类型中,也缺乏能扛起票房大任的实力作品,于是“小成本、多积压、少IP”形成了暑期档大部分电影的整体样貌。

然而存货质量的整体不足,更映射出当前华语电影市场更深层次的矛盾:产业链上层内容审查者与中间内容产出者始终没有达成内容标准的一致,使得爆款片总是在“难产”的路上。如果说2018年暑期档还有《我不是药神》、《西虹市首富》等内容创造爆款为华语电影挽尊,那么2019年就成为了问题集中爆发的一年。

从目前来看,经历了几次密集调档,7月份的国产片基本能够满足市场的刚需。但8月份,往年七夕档算是一个小的高峰。

但2018年七夕档虽收获4.69亿票房,然而该档期中的国产片已经显出疲态,其票房成绩多由几档进口片支撑,打头阵的《欧洲攻略》也因口碑问题出现票房断崖,完全没有2017年《战狼2》一家独霸的实力。

今年的七夕档明显前置,由于靠近8月初,所以承担着承接暑期档走势的重任。

上半年《反贪风暴4》在4月冷市之中获得7.95亿票房,蝉联13天票房冠军,成为一匹黑马。港片获得充分信心下,《扫毒2》也在7月取得了令人欣喜的票房表现,而对于国产片实力偏弱的七夕档,也有《使徒行者2》助阵,可见影市整体虽低迷,港片却没有“遇弱则弱”。

实际上,近几年香港电影从未离开过我们的视线。2017年《追龙》、《杀破狼·贪狼》、《拆弹专家》等优质港片集体亮相,2018年《无双》又成为彼时最现象级的电影,香港一系列新老IP电影如愿重回主流观众视线。

2

港片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

香港电影如今的优势并非凭空而来,而是纵向IP积淀形成的类型优势,与横向制作工艺形成的专业优势相结合,最终呈现在票房上的阶段性胜利。

香港电影也曾失利过。在受到冲击的最初几年,香港电影人虽拥有成熟的影视制作能力和对电影的情怀,但也难免遇到市场红利渐退以及内地影视崛起所带来的冲击。那时港片常常会因为盲目追求接内地地气出现品质问题,或档期对手不凑巧而出现种种变数。可以说,几位香港知名导演都是在尝试与内陆接洽时,出现“滑铁卢”的。

然而香港电影人在早年香港电影工业的锤炼下,本身技巧方面娴熟,经过这些年的反复磨练之后,他们也慢慢明白与其不讨巧的追求“接地气”,不如放大港片本身的类型优势。

港片惯于放大IP优势,在一定程度上,系列化电影已经成为香港电影极大的特点,也使其在电影工业化上最为接近好莱坞模式。今年进入影市的几部香港电影均为系列作品,《反贪风暴4》和《扫毒2》在票房表现上均大幅度领先前作。在此前提下,即将上映的《使徒行者2》的入局也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观众对系列港片的信赖,并成为影市的焦点。

诚然,巧妇难做无米之炊,要将系列电影的IP优势最大化,仍然需要相当高的制作水准做支撑。

已经上映的《反贪风暴4》、《扫毒2》都表现出香港电影在细节追求和对人物塑造的把握,延续了香港犯罪题材影片对情、景、人等多方面的独特标准。《使徒行者2》中导演文伟鸿还带领剧组亲赴西班牙潘普洛纳市,实景拍摄,重塑了当地奔牛节的盛况。目前猫眼上《使徒行者2》已经收获了18.3万想看观众,位居前列,男女比例也呈现出6:4的趋势,这种男性观众比列占优,也在某种程度上表现出与香港电影追求视效高质感的贴合。

实际上,港片一直都保持着对制作水准的追求, 在警匪、犯罪等特有类型片的影响下,香港电影的工业化也有较大的进步,诸如《扫毒2》、《使徒行者2》等商业化电影已经形成规模化,这些港片在追求“真实性”表达和电影质感的过程中,也慢慢形成了港片在当下华语电影中的优势。

而当这种优势出现在电影“逆市”中时,就显得尤为珍贵。

3

流量

“双低”市场?

横亘在电影行业中的一座大山,是每年的票房总目标。

6月23日,300亿的内地总票房姗姗来迟,比去年晚了7天,之前200亿票房更是晚了两周,在此票房涨势下,暑期档表现出的差强人意,确实让人很难相信2019年的内地总票房能突破700亿大关。

年初,“票价回升”随着春节档电影一同进入观众的视野,票补的取消在现在来看,确实影响深远。票补时代,诞生了一大群来自三四线城市甚至更远地区的观众,他们齐刷刷涌入影院,成为内地总票房攀升的一个重要增长点,而当票补结束,电影市场的“存量用户”究竟有多大规模,是一个值得考量的事情。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市场面临显著的观影人次下降情况,截至目前观影人次7.75亿,比2018年同期数据下降了12.4%。终端市场的人口红利丧失,最终形成了观影人次低、观影情绪低的“双低”市场。

上半年由于缺乏足够有质量的影片吸引观众入场,导致观众大量流失到综艺、剧集、游戏等其他领域,在这种情况下,电影市场中爆款内容的缺乏显得尤为致命。

作为大部人群的电影启蒙者,香港电影在过去多年繁荣的积淀下,任然保持着对下沉市场足够的吸引力。不仅类型多为商业大片,单从演员阵容上看,老一派香港演员在大量流量明星的辉映下也已成为经典,如古天乐、张家辉、吴镇宇都是在港片中打拼多年,积累了大量各层受众粉丝,如今再回归市场,也足以引发四五线受众的观影潮。事实上去年《无双》、今年上半年多部港片的票房表现,已经印证了香港中生代对市场的影响力。

另一方面香港电影在经过多年的内容积淀之后,已经形成较为稳定的受众群体,再用香港电影标签撬动内地观众,显得更加容易。《使徒行者2》在诞生之前,就已经有TVB港剧《使徒行者》成为观众心中的经典之作,此次IP电影的在此回归,也满足了观众对香港电影特有的情怀元素。

2019年电影行业遭遇的“逆市”,是一个坎,但对于香港电影来说却打开了一个机遇之门,上半年几部港片的好成绩,和目前猫眼提供的《使徒行者2》的“想看人数”成绩已经证明,即便观众形成了“双低”市场,但口碑依然能重燃受众的观影热情,当真正完成所谓的“北上”之后,香港电影或许将与内地市场结合的更加顺畅。

商务合作:

微信phb19941011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入驻平台:

微信公众号丨头条丨新浪微博丨新浪看点

网易丨新知丨大鱼丨百家丨企鹅

搜狐丨虎嗅丨一点资讯丨凤凰

跃幕电影

「悦幕中国电影观察」入驻以上新媒体矩阵唯一账号名称为「跃幕电影」。第三方若与非「跃幕电影」账号在以上平台渠道涉及法律及其他纠纷,与本公众号无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