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届马云乡村教师三年培训结业:未来是属于我们和孩子的

原标题:2017届马云乡村教师三年培训结业:未来是属于我们和孩子的

7月15日下午,220名马云乡村教师、乡村校长、乡村师范生齐聚杭州师范大学,为2017届马云乡村教师、乡村校长举行结业典礼,同时为首届乡村师范生颁奖。

结业典礼现场,马云和所有结业老师一一握手

按项目计划,马云公益基金会将为每位获奖乡村教师提供持续3年的资助和发展支持。项目期结束,老师们将带着3年的沉淀向乡村全新出发。

3年说短不短,不少获奖教师却感慨“太快了,不想毕业!”。

越来越多的老师开始相信未来是属于自己和孩子们的,而在3年前,对不少人来说,未来只是属于孩子的,与自己无关。

“未来是属于我们和孩子们的”

“未来是属于我们和孩子们的。”作为结业教师代表,吉林省公主岭市市秦家屯镇第二中学李素怀在发言中这样说道。

李素怀在的学校一直有按成绩分班的传统,作为年轻教师的她,工作10年带的一直是学校的“差班”。10年间,她没有任何荣誉,看不到希望的无力感甚至曾让她患上抑郁症。那个时候被学生问起梦想,她觉得,“能得个先进就不错了”。

3年前,马云乡村教师奖申报材料上的李素怀

最近,李素怀刚刚被评为“吉林好人”,去年双11,李素怀还被邀请到见证了火箭发射,跟着火箭同时升空的,还有天猫双11十周年的迷你空间站。“这是乡村孩子想都未曾想过的世界。”她说。

2017届乡村教师结业典礼上李素怀作为教师代表发言

虽然在马云乡村教师奖名单中的是自己的名字,但李素怀觉得,这份荣誉是给整个乡村教育的,属于所有乡村孩子。虽然带的还是学校的“差班”,但几年的成长下来,她越来越觉得每个孩子身上都自带光芒。3年里,李素怀自己在变,跟着她在改变的,还有她带的学生和学生家长。

春天里室外还是一片萧条的时候,教室里孩子们亲手种的小草就早早发了芽,这让李素怀一度诧异“春天提前来了吗?”孩子们告诉她,“春天来了、春天就在咱们的教室里。”

身体不便但“精神无比富足”

余国安是一位“与众不同”的老师,在重庆市彭⽔苗族⼟家族⾃治县龙溪镇万家⼭村⼩当老师的他,每天自己推着轮椅,侧坐于讲桌与⿊板之间。30岁时,一场车祸让余国安再也无法站立,最绝望的日子,学生们的鼓励让他再次回到了教室里。

3年前,在教室里给学生上课的余国安

说起马云乡村教师奖对自己的影响,余国安用了三个字——“太大了”。

得奖以后,余国安成了远近的名人,“走到哪都有人主动过来跟我握手打招呼”,他补充到。2017年以来,余国安还先后被选为重庆市残联第五次代表大会的特邀代表,获得“2017年度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人物”等诸多荣誉。

结业典礼上马云与余国安握手

虽然学校与家只相隔一公里,但之前他都是一学期才回家一次。获奖以后,家到学校的路得到了硬化,他自己买了辆电动轮椅,每周都能回家一次。

即便有诸多不便,马云乡村教师的各类培训余国安一次未落,他说现在的自己,“精神无比富足”。

来自高原的教育者:“这次回去,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了”

旦增巴姆来自日喀则市仁布县普松乡中心小学,获选马云乡村教师时,旦增已经从教9年。尽管曾获得”珠峰好老师”等诸多荣誉,终评时,旦增却紧张到忘词。“敏于行而讷于言”不仅适用于她的学生,也适用于她自己。

旦增巴姆和她的学生,图中居中最高者为旦增巴姆

同样来自高原的易彩云面试时并没有很紧张,但是作为昌都市左贡县唯一的女校长,3年前的易彩云常常感到迷茫。在这所海拔4300米的学校里,有的孩子回趟家往返在路上就需要两天,所以学校设定是一所寄宿制学校,这也就意味着学生的学习和管理易彩云都要抓,但很多时候,当时20多岁的她却觉得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易彩云

3年里,旦增和易彩云都说自己成长很大,培训中,旦增学的是教学方法,作为校长的易彩云选的课更偏重管理。谈及结业,二人一同感慨:太快了,不想毕业。近年来,西藏对一线教师也推出了多项培训的措施,但是在旦增和易彩云看来,马云乡村教师培训让她们走出高原,能跟这么多全国各地的老师交流很不一样。

结业以后,旦增和易彩云相约打算在杭州多待几天再回西藏,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来杭州培训,但是之前一直没有机会出去转转,这次,她们想出去看看,因为这次回去,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来了。

“57岁了,更有压力了”

麻玉兰来自湖南省湘西⾃治州花垣县吉卫镇夯来⼩学,今年57岁的她已经当了近40年的代课老师。2017年前,麻玉兰从没出过湘西。在大学生村官连续两年的鼓励下,麻玉兰报名了马云乡村教师。

麻玉兰在课堂上

3年下来,觉得“自己没有那么优秀”的麻玉兰常常让校长和教导主任自叹不如。但麻玉兰觉得自己更有压力了,她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因为马云乡村教师奖,麻玉兰曾经的老人机换成了智能机,为了跟上信息时代的速度,57岁的麻玉兰还已经开始在学电脑。

去年,校长曾跟麻玉兰谈及退休,但她告诉校长,自己要坚持到走不动为止。儿子儿媳也是教师,工作同样繁忙,4个孙子里,最大的也才6岁,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但麻玉兰想得开,她告诉儿子儿媳,“我的工资给你们去请保姆,我还要继续教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