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疗愈了我的忧郁症

原标题:山,疗愈了我的忧郁症

--

汇整编辑/Jennifer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作 者/林青谷

书 名/《跟着医师安全学登山:林青榖疗愈身心、逆转忧郁症的心灵处方签》/幸福文化

--

--

过去,我曾暴发过2次忧郁症。

第一次是在我27岁,即将完成台大医院家庭医学科总医师为期3年的训练时。1987年11月28日,我挚爱的父亲和侄女搭乘南非航空SA295 波音747客货两用班机,预订飞往南非约翰内斯堡,半途却在毛里求斯东南方约250公里的印度洋上空爆炸坠毁,两人与机上搭载的157人一同魂断异乡,父亲更是葬身海底,寻不回遗体。

--

强忍椎心之痛办完后事,与受大嫂之托两度踏上毛里求斯、南非处理侄女遗体火化事宜,并将骨灰送回白河老家碧云寺安置,我再也没有要事能逃避内心的悲恸,加上对台大总医师工作与未来的茫然无措,我终于被忧郁风暴击溃,最后是靠着乖乖服药、正常作息及规律上班,才找回原来的自己。

--

第2次则发生在46岁时,那时我正值事业巅峰,被媒体封为「台湾首席家医科医师」,成为全球第一个采用MRI健检的荣科医学影像中心的首任执行长,并担任扶轮社副社长,美国前总统柯林顿访台时也受聘为随行医师,这些光环却令我无视工作压力、人际紧张已超出极限,惹得老天爷出面提醒。

--

2006年是个厄运连连的一年,被帕金森氏症及失智症缠身的慈母撒手人寰后,我又与大哥为母亲的纪念文、遗嘱反目;二度进入医美市场,诊所营运状况却不如预期,苦心栽培的医师还遭挖角;以优异名次考取台大EMBA,却因迎新晚会落人口实,最后黯然退学……,原本一帆风顺、势如劈竹的人生开始失控,这种种的横生枝节戳破了我的过度膨胀自我、扩展事业,暴露出长期压榨身心能耐的真相。我开始被恐惧、低落、混乱、焦虑……等负面情绪操控,甚至出现轻生念头。

--

--

再度陷入低潮,我很快就明白忧郁症又找上自己,便马上求助专业,成了自家诊所身心科的病人。这次我一样按时服药,并接受心理治疗;真实面对自我后,我痛下决心调整生活节奏,舍弃全年无休的应召医师工作,结束医美诊所的经营,卸下扶轮社社长的职务,拒绝交际应酬,逐步割舍在外的兼职与社交,转而增加与孩子的互动,天天为家人下厨烹调「林氏创意料理」,让亲情成为追求复原的最大动力;人生目标也不再局限于事业成功、权力欲望,而是投入自己喜欢的事情,不但与兄姊共组「博啦颂」重唱团,重拾音乐兴趣,还在朋友的农场种花莳草,养狗三只;我也迷上了跑马拉松,4年多就跑了50几场,还挑战了3次三铁(包含1次113K)。如此多管齐下,我终于让忧郁症这条大黑狗慢慢松开魔爪。

--

沿着疗愈之路走上了山

--

透过翻转生活态度和持续用药,我平安地迎接了49岁的生日。那阵子,EMBA同学陈炳文多次来电邀我一起去骑脚踏车,我终于选了一天,和他与他父亲花费5、6小时从台北骑到石碇、再由106支线上九省道,回到家累得倒头就睡,连药也忘记吃,却一夜好眠,隔天也安然无恙。过几天回诊,学弟医师终于同意我停药,藉由运动疗愈,我的忧郁症正式宣告复原。然而,至今我依然尽可能维持复原期间的各类疗愈方式,毕竟忧郁症复发率比初次罹患的机率还要高。

--

我会开始登山也是疗愈忧郁间接促成的。我进行园艺疗愈、宠物疗愈的农场位于九五峰下,上山途中会经过一处桂花园,许多山友会在那里相聚,我因而结识钻研高山症防治、登过玉山上百次的陈医师。2012年,当时我已投入高山症研究,陈医师便引介我和他一起担任友达登玉山团的队医,并带着我熟悉高山症防治工作。短短4个月内,我便随团登了4次玉山,也从此成了登山迷,陈医师可谓我中年登山的开路人。

--

--

青山绿水,预防蓝色忧郁

--

寻山问水可暂时摆脱世俗烦忧,我登山最主要也是为了预防忧郁症复发。

--

登山本身就是一个疗愈过程,从对目的地生出向往,到开始规划筹备,为了解自己是否适合登山,可能要接受医师评估治疗,接着则要锻炼体能、心理建设等。其中,为拥有足够的体能,必须进行跑步、负重训练、核心肌群训练……等综合运动,而规律活动可强化肌力和心肺功能,大量流汗则能排出体内废物。

--

身心本是一体两面,体魄强健了,心理素质自然也会改善,此外,在计划到实践的过程中,生活便有重心、有盼望、有热情,人就不会老为小事钻牛角尖。于是,在上山前就能对自己的身心状态更加清楚并加以提升。

--

--

登山过程中,即使有伴同行,还是得靠自己抵达目标,沿途会有许多面对自己、享受孤独的时刻。在没有工作、他人、娱乐等干扰的情况下,你获得了难得的静寂,专注地与自己相处,你觉知自己身心的变化,日常忽略、压抑的烦恼或渴望可能会浮现出来,你终于清楚听见内心的声音,而得以寻回遗失的自己;体力不济、举步维艰时,更是觉察自我对话习惯的良机,如果你习于消极,便会裹足不前,甚至就半途而废,如果你积极正面,就能继续迈开脚步,登高望远,登山最能立即应验「性格决定命运」这句话,也最能增强意志力了。另一方面,一路上和朋友同乐、互助能助长情谊,让在社会上总为单打独斗感到孤独、总为明争暗斗感到疲累的你,享受到温暖友情的滋润。

--

在克服登山的危险和辛苦之后,换得的就是山水之美、五感刺激和达成目标的成就感。即使是登同一座山,也会因天气、季节、时间点、伙伴、心境有别,而见到不同的风景,产生迥异的感受;就像登过7次玉山的我,赏过玉山的日出、烈阳、雨景等多变风貌,在排云山庄医务室也会听到各式各样的趣闻,每回都留下独一无二的回忆。

--

纵然我将登山当作忧郁的预防之道,身为忧郁症过来人我还是要强调,重度忧郁症者若要登山,必须先经过身心科医师评估,并且记得随身带药,就算在治疗下病情稳定,也一定要结伴同行,以免在山上遇到困境,造成极大的风险。

--

—更多文章—

1.忧郁是可以被点亮的黑暗

2.人生,下坡路段才最精采!

3.被「害怕」包围!?勇于面对自我改变现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