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友国民校草”决赛落幕,张朝阳振兴搜狐再升级

原标题:“狐友国民校草”决赛落幕,张朝阳振兴搜狐再升级

经过四个月的海选与淘汰,7月12日,2019“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总决赛在北京举行。实际上,这届决赛的嘉宾评委阵容本身就是一大亮点——除了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之外,歌唱家谭晶、演员马苏、中央戏剧学院表演老师刘天池,等人组成的评委席,可谓阵容强大。

经过近6个小时的表演角逐,经过评委们的共同商议,朱渊、肖琪峰、李聪、于航、徐天奇、孔巨超、郑星源、刘逢乔、陈鑫海、陈俊洁脱颖而出,获得2019“狐友国民校草”十强荣誉。

实际上,搜狐对本届“狐友国民校草”的投入,要远高于上一届,影响力也远超上一届。这也意味着,被张朝阳寄予希望的以搜狐视频为核心内容平台的探索,进入了新阶段。而这种新探索,也必将为陷入瓶颈的视频行业带来有益思考。

生态造星:超越TVB模式与传统选秀节目

今年是搜狐第二次举办“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本届大赛的规模与投入远超于上届。

本届大赛设置北京、杭州、成都、西安、长春五大赛区,覆盖全国 200 多所重点高校,吸引上千名高校帅哥报名。以4月14日开锣的北京赛区为例,就有300多位高校校草来到搜狐媒体大厦的比赛现场,争夺晋级名额。当日,北京赛区进入下一轮选拔的只有56人。

历经海选、复赛、半决赛等环节层层选拔,并根据线下比拼和拉票成绩,最终21名(含一名复活选手)校草选手“杀入”了7月12日的总决赛。

(谭晶)

其实,搜狐搞的这种生态选秀,是对之前造星模式的一种覆盖与颠覆。

在华人的娱乐史的里面,香港TVB的强大造星模式,与华人关于香港的美好记忆永远联系在了一起——没有TVB的造星与那些优秀影视剧,80年代与90年代的香港就会黯然失色。

(TVB 50周年颁奖庆典)

然而,正如当下的人们对港姐的吐槽一样,随着电视机为王的时代逐渐远去,TVB的造星模式已经成为明日黄花。而随着内地娱乐市场的强势崛起,香港娱乐业的衰弱也已经无可挽回。

而互联网时代,人们的注意力碎片化,一个素人很难因一部剧或者一个新闻一炮而红,很多演过剧集男女一号的新人还没有小视频达人火。这意味着明星的打造必须要多管齐下,而在这方面,搜狐有着特殊的“生态造星”优势。

首先,搜狐是国内极少的拥有巨大流量的PC端搜狐网、搜狐新闻新闻客户端、搜狐资讯客户端、手机搜狐网和搜狐视频的全媒体平台;其次,搜狐在艺人经纪培训以及“视频内容制作”方面卓有成效,包括《拜见宫主大人》、《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等在内,搜狐自制内容开始在流量和社交讨论两个层面崭露头角,2019年初,爆款剧《奈何BOSS要娶我》的全网点击则超过了13亿;如果再加上“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冠名的社交平台——狐友App,整个搜狐在产品与运营就形成了一个闭环的矩阵。

所以才有人说,“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是一个衔着金汤匙出生的IP。

除了超越TVB模式,“狐友国民校草大赛”也超越了以往的海选模式。

实际上,自2004年“超级女声”诞生之后,中国人就对“海选”一词耳熟能详。但十五年过后,人们会发现海选模式已经出现了很多瑕疵。

(马苏)

比如,国内火爆的音乐、喜剧类选秀类节目,其实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海选。因为他们在登上舞台的时刻就已经是职业人士了,甚至都是拜过各路师门的。和这些节目相比,显然“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显得更纯粹。

再比如,音乐类的选秀,展示唱功即可;喜剧类的选秀,演小品或说相声即可。但选演员不一样,评委要考察一个素人的全方位能力。12日举办的“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决赛就很典型——选手要唱、要演、要走T台……是真正意义上的考察演员。这其实跟专业院校选拔学生的方法已经比较接近了,实际上,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老师刘天池就是本届决赛的评委。

(刘天池)

由以上分析不难看出,“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囊括了TVB模式与海选模式,并且覆盖并超越了这两者。而这种覆盖与超越,也只有像搜狐这样的具备内容生态的平台才可以实现。

正如张朝阳在决赛过后自己说的那样:

“我们是有点像以前的TVB,但不是我们模仿别人。现在是互联网时代,TVB当年是电视时代,我们首先是一个不止文字的媒体平台,还是一个视频媒体平台,还是视频的播放平台,现在又变成视频的内容短视频包括长视频尤其网络剧、网络综艺的制作者,这样产生一个闭环。我们的选拔过程又有狐友进行互动,报名、互动,真的是一次再创造,有了很多因素加在一块儿,只有搜狐能做这件事。”

第三条道路:互联网视频行业的新探索

视频网站在中国已经出现了将近15年的时间。行业内很多人可能记忆犹新,2008年开始,在盗版成风的行业气氛中,搜狐率先发起了视频版权诉讼,将视频网站带入了正版运营时代。

十年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视频盗版已经很少成为行业新闻。然而,中国的视频行业却又陷入了另一个瓶颈:烧钱竞争导致盈利无望——分属BAT阵营的“爱优腾”皆如此。

正如张朝阳所说:

“现在中国网民,尤其是视频网站的观众是最幸福的——他们用很少的钱就可以看到特别多的东西。因为国内几家都不想认输,都投入巨资竞争得很激烈。”

2018年,以耗资甚巨的《如懿传》与《天盛长歌》为标志,几乎所有的大制作都已“扑街”,这其实视频行业进入瓶颈期的非常明显的信号。

当然,短视频也是一个方兴未艾的赛道,据说搜狐也将涉足。

行业瓶颈中,搜狐视频该怎么做?

这是回归到一线的张朝阳认真思考的问题。

张朝阳给出的答案是:小而美。这是在“大制作”与“短视频”之外,张朝阳带领搜狐视频探索的第三条道路,这也是搜狐投入资源打造“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的背景。

“小”,指的是相对于爱优腾的“大明星+大IP”版权内容,搜狐视频投资较小,盈利目的明确。据张朝阳透露,搜狐视频目前的自制剧成本,都在两千万左右,而由之前选出来的校草、校花主演的《奈何Boss要娶我》,已经实现盈利。

“美”,指的是相对小制作的空间内,寻求精品质量。据张朝阳介绍,搜狐视频内部有一个良好的制片人制度,有逐层的推荐甄选机制。最后推上来的剧本往往只有20%被选中,之后立项,最后通过。因为是自己投资的,与其他视频平台的“联合出品”、“分账”模式不同,这充分保证了剧集质量。

不难看出,搜狐视频所走的这第三条道路,本质上就是利用自身的生态优势,打造从造星、拍剧再到内容制作的“开放式闭环”。为何是开放式闭环?因为通过“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培养的演员,红了之后也可以出去拍戏,这种开放模式张朝阳称为“部分经纪”。

(搜狐自制剧《热搜女王》正在搜狐视频全网独播)

随着“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的落幕,搜狐视频在这条道路上的探索,也即将迎来新阶段。

据张朝阳透露,既获得好评并取得盈利的“青春甜宠爱情”题材之后,《法医秦明》那样的“律政破案”题材(拍摄中的《非黑即白》)也即将提升段位,实现跨国拍摄。此外,搜狐视频之前名声在外的喜剧系列(《屌丝男士》、《极品女士》),也会重新启动。

张朝阳接受采访时说:

“我现在满血复活重返一线工作,现在工作强度很大、工作时间时间很长。我希望重新振兴搜狐。”

可见,“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在搜狐的战略地位之重要。实际上,正如张朝阳所说,“狐友国民校草大赛”本身也是内容生产的过程。

“我希望,搜狐视频和搜狐媒体平台,能逐渐成为中国娱乐中心外别致的景致,希望搜狐对打造中国的好莱坞有所贡献,我们会像成为中国的MGM,而不止是互联网平台。”

张朝阳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