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智贤:别让悲剧继续,我们这代人要把台湾带回家

原标题:黄智贤:别让悲剧继续,我们这代人要把台湾带回家

哥哥黄伟哲是民进党籍台南市长,堂弟黄重谚是蔡英文办公室发言人,她却选择了一条与“深绿”家庭截然不同的道路。作为政治评论员,黄智贤一直猛批民进党与“台独”分子,并坚定支持两岸统一与一国两制。这种与家庭的格格不入,一度让家里人与她断绝关系。

“在我成长的那个年代,绝大多数台湾人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从小父母也教我们背诵《唐诗三百首》《三字经》,光是《红楼梦》我就读了二三十遍,《左传》我也全部读完。我们小时候的课本上也都会印上一句话,‘做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台湾人也是中国人有什么矛盾呢?”

黄智贤自认口才不好,但说出了许多台湾口才好的人不敢说的话。“台湾没有政论节目主持人敢说我是中国人,我大讲特讲,向观众介绍‘二二八’事件真相,介绍日据时代的历史真相。”由于支持祖国统一、替外省人讲话,黄智贤一直被“台独”分子骂成“台奸”“亲中卖台”。作为一名被标签为“统派”的“名嘴”,她也曾在地铁车厢里被人吐口水。不过,她一直恪守初心,“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这有什么矛盾的呢?”

果敢刚强的性格在她年少时就有所体现。她曾考上台湾最好的女子中学——台北第一女子中学,原本可以女承父业,考上台大医学院,成为一名收入优渥、地位崇高的医生。不过,爱好文学的她坚决不肯接受。读到高二时,她主动退学。

退学后,不到20岁的她过着同龄人很难想象的苦生活,端过盘子、做过油漆工,在高速公路隔离带拔过草,还开过夜班出租车。黄智贤选择体力劳动,是为了时间的充足与自由。“晚上回到住处,简简单单洗个澡就可以投入到中外经典文学的海洋里”,在这7年时间里,她只有两个目标:看书、攒钱。

到了25岁,黄智贤终于攒够了钱去英美留学。当她参观伦敦大英博物馆看到被掠走的中国文物时,她泪流满面。在节目中她曾表示,如果日本人不向“慰安妇”道歉,她绝不去日本。

“台湾正在走上一个错误的方向”

回台后,黄智贤进入新竹高科技园区工作。那是当年台湾年轻人的“求职圣地”。20年前就拿到了数百万新台币的年薪。她本可以成为让人艳羡的中产,不过她说有种危机感,“台湾正在走上一个错误的方向”,这会让她心爱的台湾受到很大伤害。

在黄智贤看来,正是李登辉、陈水扁、蔡英文以及“台独”分子的政治操作,让台湾民众在“绿色恐怖”的威胁下压抑了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黄智贤说,许多大陆民众可能不知道的是,在台湾讲统一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在台湾支持统一的人,一直都在受到民进党当局的打击。黄智贤批评,民进党图谋在岛内塑造“一言堂”,只允许有鼓吹“台独”的言论自由,任何主张两岸统一的声音都会被打压。

民进党当局除了操作“去中国化”和统独议题以外,还无视历史真相,并对公共人物进行妖魔化。2003年宋美龄过世。黄智贤惊讶地发现,台湾媒体并没有对她进行客观评价,甚至于有民进党籍民意代表骂她是“母狗”。黄智贤气愤地打电话到“中时晚报”骂了半个小时,接电话的总编辑意外地发现她言之有物、条分缕析,建议她写成文章刊登见报。她自此闯入政论界,后来又走到镜头前成为“名嘴”,主持过政论节目《网路酸辣汤》《夜问打权》。当然,由于戳中了民进党当局的痛处,这两个节目无一例外都难逃被停播的命运。

“羞辱外省人,就是羞辱我”

在民进党当局政治操作下,“外省人”的身份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原罪”,直接与“卖台”等相挂钩。身为本省人,黄智贤深深引以为耻。2004年,她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战栗的未来》,批评陈水扁当局操弄仇恨,挑动“本省人”仇恨“外省人”,挑动“台湾人”仇恨“大陆人”。在书的扉页处,她写道,“羞辱一个外省人,就是羞辱像我这样的本省人。”

“我非要讲这句话不可。我的同学、朋友、同事,从小爱护我的老师,很多都是外省人。我在科学园区有一个前同事,他爸爸是浙江人。抗战时期,他爸爸大学没有念完,便响应‘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投笔从戎,打日本鬼子。如今,他们却被骂‘外省猪’,我实在无法忍受。”黄智贤说。

“以我的双臂,拥抱我同胞”

2004年黄智贤第一次来到大陆。刚踏上大陆土地的第一秒,她自言“有种游子归乡的感动”。此后,她“誓要走遍大陆江山,要用我的眼,见证这方土地。以我的双臂,拥抱我同胞。”

十几年过去,她去过大陆30多个城市。当第一次坐高铁越过长江、黄河时,她说自己流下了眼泪:“在这里看到中国富起来。”她说,“大陆还没有高铁的时候台湾就有。可是如今台湾依然只有一条高铁,而大陆却已经造了两万多公里的高铁,而且还实现了技术输出。”

2017年黄智贤到厦门采访,看到年轻人在拍婚纱照。想着两岸对峙年代这里曾战云密布,感受到时代变迁的强烈对比。傍晚用餐时,她拍下满桌海鲜,与台北海鲜店的照片一起发给台湾朋友,让大家猜哪张是厦门、哪张是台北。结果,每个人都猜错了。黄智贤还曾把南京地铁与台北捷运的照片一起发给台湾朋友辨别,同样的结果再一次发生。

去过大陆不少地方,除了相同的面孔、文化、乡音外,让她感动的,还有她在大陆感受到的浓浓同胞之情。2005年她在长沙攻读中医内科博士期间,第一次看到黑色臭豆腐。当摊主听出她来自台湾时,热情地说“台湾人不用排队”,而排在她前面的当地人也纷纷“让路”。在买单时,店主还拒绝收费。就这样,她吃到了一顿“霸王臭豆腐”。

“很多台湾朋友没来过大陆,容易戴着有色眼镜看大陆,我希望帮助他们摘掉有色眼镜。”黄智贤说。她认为,不管从现实到历史,台湾与大陆一定要统一。就如同她上月中旬在第十一届海峡论坛大会上发言时所说的那样,“‘台独’绝对不可能,我们14亿中国人绝对不可能让‘台独’有任何的机会。我们这一代要把台湾带回家,不要让悲剧继续,要让两岸结束敌对、消弭分隔、抚平创伤。我们需要彼此联结才能完整。”

现在《夜问打权》虽然停播,但回顾近3年的主持经历,让黄智贤欣慰的是,有不少台湾观众写信或打电话致谢,对她说:“因为这个节目,我可以勇敢地在朋友面前说我是中国人了。”

来源:上观新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