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尘封:听张德宽老人讲当儿童团的经历(组图)

原标题:揭密尘封:听张德宽老人讲当儿童团的经历(组图)

上周带游客到芦山县龙门镇古城坪村红四方面军三十军总司令部旧址时从当地人袁国聪惊闻就在不远处有一位94岁的老人曾经当过儿童团,而且还能讲一些当时红军在龙门古城坪的一些情况。感觉甚是震惊,因为在印像中,芦山已经健在的老红军已然没有了,就连2006年拍摄《红军长征在芦山》纪录片时的清仁乡的几个儿童团员也已经过世许久了,现在要在芦山找到红军在芦山时的亲历者已经非常困难了。便想找过时间去探访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7月13日,周末,阳光明媚,骑上电瓶车从县城出发,不一小时就到了位于龙门镇古城坪村公路边上的张德宽家。远远的袁国聪便招呼我,带我找到了张德宽,见他答应着从屋里走出来,个子有些矮小,但身体还显得有些娇健,说话也十分清晰,只有嘴上的白胡子和脸上的纵纹直白地告诉了我他真的是一位94岁的老人。说明来意后,他爽快并且高兴地答应我们的采访。我架起相机,开始记录他的讲述。

张德宽,1925年阴历五月七日出生于古城坪一个较贫困的家庭,当时叫骆朝玺,从小放牛,1935年,有一天放牛回家,听说红军来了。接着就说建了村苏维埃,窝下村苏维埃主席叫候甫成,宣传说要招儿童团,年龄是10至15岁,张德宽刚刚10岁,也就参加了儿童团。儿童团主要三人一组,轮流在张家大院子外一个叫龙头古庙的路口上查岗,主要查来往“生人”有没有其他苏维埃开的路条,如果有就放行,如果没有,就押到村苏维埃看是不是“坏人”。

张德宽记得他从1935年阴历五月十二日到九月十三日当了4个月的儿童团,这个时间可能有些误差,根据史料记载,中央红军在五月中旬在芦山不到一周就走了,他记忆当儿童团应当是1935年阴历十月至1936年阴历正月的事,可能他当时只有10岁,记忆有些误差的缘故。

当时,他听说,张家大院子住着“当官的”,还拉了“铁丝子”(通讯线路),但他们穿的都一样,看不出谁是当“官”的,谁是当“兵”的。因为他经常在张家大院“混”,还记得厨房的师傅告诉过他朱总司令就住在张家第二个大院子里的廊房里。当然,他也不知道谁是朱总司令,也不认识。

他倒还记得这里开了两次大会。一次是在龙头古庙旁边召开的群众大会,一个宣传队在上边宣传红军是穷人自己的队伍,要遵守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还要打土豪,分田地,让穷人耕者有其田。还在戏台子上还唱了《拿把小提琴,唱给白兵听》的歌。

另一次就是在距离张家大院南面的郭家大院子里召开了一次公审大会。听说郭家世代行医,郭绍清家有两个女子,有一天一个姓孟的营长住在郭家,因喝了些酒,误以为他家小女子给端洗脚水,对他有“意思”,便想“非礼”,被发现后开枪打死了郭绍清夫妇,还打伤了大女子。事发后害怕,连夜逃走,此事报到村苏维埃,立即报到部队上,部队领导立即派一个排的红军去追拿姓孟的,最后在双河场将姓孟的抓回来,在郭家大院召开公审大会,并在郭绍清夫妇坟前当众枪葬了姓孟的,群众称快。

张德宽说,红军纪律是十分严明的,大家都说红军是很守纪律的。他很神秘地说,说来也怪,可能是“风水”作的,窝下还发生了另一起“古奸”(强奸)案,红军不在的时候,一个排的白军十几个人轮奸了当地一位姓任的妇女,可能因为这女的长得有些漂亮,致其昏迷,在床在躺了三个月身子才渐渐的恢复起来,当然,没有人追究这些白兵的罪了,那个时候,也只有红军可以做到军纪严明。

红军走后,张德宽继续放牛,到17岁的时候,上门到张家大院结了婚,并且从此改名叫张德宽,也才有了条件开始上私塾,后来在雅安高中毕业后又回到古城坪。解放后,因为他曾经当过儿童团,公社把他推荐到供销社工作,每月工资30块钱左右,直到1962年供销社解散,他也就“退休”,解散的时候还领了317块3角钱的补助。80年代的时候,他自己在路边上修了自己的房子。便离开了张家大院,生活到现在。

我要走的时候,叫张德宽和他的妻子一起拍了张合影,一问,他的妻子还大他两岁,1923年生的,身体都还健康!真是幸福的一对长寿老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