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业外迁?勿需夸大事实,中国制造业谁也唱不衰

原标题:制造业外迁?勿需夸大事实,中国制造业谁也唱不衰

【原创】制造业外迁?勿需夸大事实,中国制造业谁也唱不衰

(非特别标注,文章皆为谭浩俊原创)

近日,有媒体报道,由于中美经贸摩擦影响,中国企业特别是制造业外迁,甚至有人抛出了“唱衰”中国制造业的论调。对此,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孟玮今日回应称,中国制造业已经进入到了转型升级、迈向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企业到国外设厂经营是正常现象。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不久,就曾有人扬言,外资正在撤离中国。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外资企业在中国仍然过得好好的,新的外资也在不断涌入中国。眼下,又有人用“唱衰”的方式,夸大制造业外迁事实,说轻一点,是不了解实际情况,用表面现象掩盖事实真相。说重一点,是想制造舆论恐慌,制造紧张空气,夸大贸易摩擦影响,为他人鼓劲。

殊不知,所谓的制造业外迁,更多的是在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必须完成的结构调整任务,必须实现的经济转型目标。如果仍象过去一样,什么企业都要、什么投资都当作宝贝,只能说明经济转型还没有真正开始,说明经济结构调整仍处于低级阶段,甚至可以说是只说不做阶段。如果动真格,就必须出现有进有退、有上有下的格局,必须淘汰一部分不符合产业发展方向和结构调整要求的项目与企业,必须清理一部分低端制造业。别说外资企业,就是内资企业,也在调整和优化之中,在通过各种手段清理“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所以,必须对制造业外迁的论调予以坚决回击。

事实也是,贸易摩擦也好,结构调整也罢,目标都是相同的。贸易摩擦是从外部倒逼中国经济加快结构调整,加大经济转型力度,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高质量发展。结构调整与转型,是从内部分析经济发展中的矛盾和问题,主动地找差距、主动地淘汰落后产能、主动地实现经济转型,把发展思路从单一的速度型向质量与速度并举、以质量为主的目标转移。如果把这样的转变当作是制造业外迁的理由,夸大制造业外迁的事实,可以直接认为是不安好心,是想以此来唱衰制造业、唱衰中国经济。

如果真的出于对中国经济的关心,出于对制造业的关心,就应当认真地去分析一下外迁的制造业都是些什么样的企业、什么样的项目、什么样的产业。纵然这些企业和项目的转移,会在短时间内对某个地区的就业等产生一定影响。但是,如果不外迁、不淘汰、不转移,带来的后果可能会更严重。与其担心就业和经济增长被动地接受转移与外迁,不如主动地推动低端制造业外迁、推动高耗能等企业转移。经济转型的阵痛,早晚会出现,晚痛不如早痛、被动痛不如主动痛。如果带着目标要求去接受这样的阵痛,痛感会小得多、痛苦也要小得多。否则,真的难以承受。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出现了一些制造业外迁和转移现象,但是,经济新动能的不断涌现,特别是新经济、新产业、新零售等的快速升起,已经较好地弥补了制造业外迁和转移带来的阵痛,因而,对就业和居民收入增长等没有带来多大的影响,更没有出现风险。失业率等都处于可控范畴,经济仍保持着良好的韧性和刚性,经济的可持续性也得到了较大增强。更重要的,困扰中国经济的产能过剩问题,不仅通过去产能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低端制造业的外迁与转移,也让去产能工作有了更好条件和基础。不然,难度会更大。

资本是逐利的,外资资本是如此,内资资本也是如此。低端制造在二、三十年前,可能通过廉价劳动力、资源消耗等获得盈利空间。今天的中国经济,已经不可能再在低端制造业的红海中生存和发展,而必须向高端装备制造等转型,向技术要红利,向创新要红利,向高科技要红利,要高效率与高质量要红利,向品牌和核心竞争力要红利。那么,不能释放这些红利的企业和项目,当然只能主动外迁和转移了。把这样的外迁与转移也当作环境问题、当作风险,从而唱衰制造业、唱衰经济,是极不负责任的,甚至是别有用心的。

经济转型的养分时刻,必须做出战略选择和战术调整,不能为了一时之利而抱残守缺、守旧弃新,主动出击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有效的。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做出这样的选择,甚至是抉择。唱衰制造业、唱衰经济的论调,可以休矣。

当然,对一些地区出现的制造业外迁和转移现象,也要引起重视,尤其是对就业和经济增长带来的影响,要密切关注,不断增加经济新动能,释放更多创新红利,扩大创业优势,提高经济的可持续性和韧性。只有这样,经济运行才会更健康,才能让唱衰制造业者闭嘴。

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tanhaojun196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