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之夜

原标题:盛夏之夜

  凌洁

回到乡下老家,傍晚时分,随着“夕阳度西岭,群壑倏已暝”,夜的幕布徐徐拉开,星星夹着惺忪的睡眼,像炒米花似的,越来越多,星星点点,罗布于天宇中。

晚饭过后,走出家门,漫步在星空下,周遭没有刺眼的霓虹,也没有喧嚣的声音,心情变得无比恬淡。一轮半圆的皎月,明晃晃地挂在中天,似乎触手可及。月亮像灵动的天之眼,发出迷人的银光,地上如铺了一层霜。几片不知从何处漂来的云彩,时聚时散,迤逦婀娜。夜色披着梦的轻纱,驾驭着万顷清风,将天下苍生揽入怀中,轻轻地,温柔地,送上玄色的迷离。

田野上,将熟的稻穗,低下谦虚的头颅,在月光下站成内敛而充实的思想者,微风过处,飒然有声。醉人的稻香,弥漫在无边的夜色里,丝丝缕缕,如梦似幻。

我对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爱得无比热烈,沉实澄黄的稻穗,睡梦中,千万次坠弯我的目光,从小到大,她如慈母的乳汁,把我喂养大。此刻,它们就在眼前,我蹲下身子,低下头去,轻轻地拿起一串稻穗,搁于掌心,用深情的目光打量着它,久久不想放下,如爱美的少女,乍见心上人送来的定情之物,莫名欣喜,又如漂泊经年的游子,邂逅暌违的亲人,百感交集。

田埂上长着茂密的柔草,脚步起落处,惊起无数夜虫,或振翅飞走,或跃入田中,扑簌簌之声不绝于耳。大地不断沁出圆滚而清凉的露珠,在草尖和树叶上旖旎,在夜色中浪漫。

不知从何处传来咕咕的鸟叫声,惊破夜的宁静,那是蜷缩在草丛中或冗叶间的倦鸟,在梦中哼唱摇篮曲,随时准备啄破黎明的胎衣,衔出蛰伏了一整夜的朝暾。小溪流哗哗地欢笑着,将星光揉碎,送给远方。石拱桥的脊梁高高隆起,与远山对峙。篱笆箍紧腰身,桎梏着满园的绿色。屋前一池塘,波澜不兴,如一面刚刚擦拭一新的刚出土的铜镜,突然,一尾鱼儿跃出水面,哗啦一声,瞬间,铜镜化作一幅满是褶皱的绸布。几只萤火虫忘记了归家的路,在空气中划出微弱的曳光,有的消失于草丛,有的隐没于树巅。

不知不觉,到了“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的夜阑时分,徜徉在故乡的星空下、故乡的怀抱里,意犹未尽,好想就这样一直徜徉下去,走遍每一个角落,唤醒童年的每一个回忆,直至亘古,不再有明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