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辱骂学生 莫让黑话成为学生的“心灵之灾”

原标题:教师辱骂学生 莫让黑话成为学生的“心灵之灾”

文/翟良

本不想写这个话题,但的确克制不住想写的冲动和愤怒。

又是一起教师说“黑话”给学生带来“心灵之灾”的事件: 陕西商丹高新学校的13岁初一女生婷婷(化名)因成绩差遭班主任王某长期辱骂,甚至让学生呼应其侮辱行为,她在20天内录下一百多条遭受辱骂的录音,总时长超过20小时。

该事件经媒体报道引发广泛关注后,商洛市商州区相关领导带领该校校长和涉事教师本人,向当事学生及其家长承认错误,并进行了道歉。涉事教师向学生和家长现场表示:“我错了,以后需要什么帮助一定竭尽所能。”而在之前,这位教师竟很儒雅地为自己解脱,“我没有辱骂,我们都是有素质的人。”

暂不说这位教师对与错,单单这种“公关”的敏锐性和反应力,的确让人不得不喟叹心理素质的冷静与强悍。他殊不知持续半年的“语言暴力”给孩子带来了怎样的“心灵之灾”,而这种“灾难”足矣毁掉一个年少的生命。教师辱骂学生导致严重后果的,不是个案;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学生婷婷能忍受长期的黑话威胁并选择录下老师的花式辱骂,已经是一件幸事。

课堂上教师课堂话语是多彩的。讲解、模仿、示例、述说、讨论、争辩、设疑、质问、解释、反驳、指令、提示、警告、劝说、总结等等,课堂上充满了各种教师话语,课堂的艺术,在相当的程度上是话语的艺术。显然,陕西商丹高新学校这位涉事教师话语艺术扭曲到恐惧、肮脏到诡异、阴暗到残暴,甚至已成为三尺讲台上潜藏着的鲜活生命的扼杀者。

近年来,因为个别灵魂工程师那张肆无忌惮却又井井有条的嘴,跳楼、服毒自杀身亡的学生不在少数。而每次发生惨剧之后,学校也往往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被语言暴力欺凌和扼杀的生命在“师道尊严、师权为上”面前凋零如叶。

我从2005年就开始关注师生冲突、校园暴力等校园安全问题,曾撰文《比凯米拉更长的伤疤》来分析全国频发的刑事案件。陕西教师辱骂学生事件最令人可怕的是,这种威胁校园安全的因素竟然来自教书育人的老师,而且这种“威胁”持续了那么久,教师变着花样辱骂学生都变得“才尽词穷”,其过程可谓毛骨悚然、令人发指。

网上有一些文章从“恨铁不成钢”的角度为涉事教师“开脱”,其实这些发声都是多余的,此事件本身与“恨铁不成钢”一点边都不沾,涉事教师恨的是“差生”拖了班级后腿,影响了自己的业绩和奖金。“下学期你最好不要来了,如果敢来,我一定把你掐死!”这句话连一棵树都能听得出来与“为学生好”无关。

还有诸多媒体人深刻地分析了事件的根源,将事件的罪魁祸首归于“应试教育体制”,并提出了很多进行教育评价改革的建议,比如:改变唯分数论、班级成绩与老师业绩挂钩,改变升学率与学校管理者政绩挂钩的价值取向、考核标准等等。不能不说陕西辱骂学生事件与以上因素不无关系,也可以说正是这样的环境和因素导致了涉事教师为了个人利益“发恨”;但,我们知道在高考指挥棒永恒不变的社会环境下,这种教育“变法”之路走了几十年也未曾改变“唯分数论”,指望周期这么长的变革能够立竿见影地解决现实问题,可以说是“隔靴搔痒”。

可话说回来,并不完美的教育制度与毫无师德之间其实也并无关系。教育体制和选拔方式一直站在那里,全国那么多教师都能做到爱学生、激励学生,又为什么陕西这位涉事教师却格外“与众不同”?我个人认为,这与一个人的修养和品德有关,不论分数如何重要,升学如何残酷,奖金如何诱人,师德师风败坏都不能让以上的理由买单,一个人内心丑陋和邪恶在净土之上是难以掩饰的。

据报道,涉事教师记过处分并撤销其教师资格,从一起“校园暴力”带来的严重后果来看,这种处分远远不够。我同意有媒体人说的,法治社会,“法”是道德外评判很多事情的另一个重要标准。学校绝非法外之地,涉事教师不但严重违背师德,违背我国的教师法和教育法,甚至还可能触犯刑事法律。

在课堂语言暴力的今天,很多生命就像倒下去的油菜花;教育的目的本来就是让孩子成为心灵完整的人,热爱生活和生命的人,但当教育彻底让孩子不再喜欢这个世界,甚至用选择放弃生命的方式理解和感受教育,我不知道这种教育除了教会“绝望”,还能有什么意义?!

心理伤害是孩子意志的退化,是孩子灵性和个性的磨损,是国家自由和创新的消亡,而使用语言暴力的教师就是犯罪,莫让教师“黑话”成为孩子的“心灵之灾”!

2019年7月17日于北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