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吴作人和刘中熊猫画作的同中之异

原标题:浅谈吴作人和刘中熊猫画作的同中之异

雲海/文

翻开一张老照片,是我国已故杰出的画家、美术教育家吴作人先生与国际著名动物画家刘中先生的合影。彼时,少年时代的刘中拜访吴作人先生,两人一见如故,成为忘年之交。吴作人先生对少年刘中的画作十分赞赏,并亲传指导。时光如梭,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少年刘中不负大师所望,如今已成为蜚声海内外的知名美术家,有“中国画熊猫第一人”的美誉。

在我看来,绘画就是艺术家把一种情感或一个灵魂进行定格,并用视觉样式传递给观众的独特的精神向往。艺术风格的演变跟随时代思潮的变迁,响应创作者在某个阶段不同的艺术取向,并受工具与材料的支配,在不同时期、不同个体之间持续转替蜕变,而其结果却充满着不可预期的随机性。每位艺术大师有着各自鲜明的艺术特点,也存在着很多共同的艺术理念。下面我从成长经历、艺术成就、绘画语言等各个方面对吴作人先生与刘中先生作一比较简析。

吴作人作品

刘中作品

青年时代留法,学贯中西

吴作人先生于1930年赴欧洲学习,考入法国巴黎国立美术学校西蒙教授工作室深造学习。吴先生左右开弓、中西并举,在国画与油画两个领域里探寻创造,力图既保持中国文人画传统的基本特质,也尝试在艺术中融合西方写实绘画,强调取材生活和对形体、色彩的敏锐感受。因此,他的艺术既体现了现代意识,又具有民族色彩和清晰的个性特征,无论是油画还是中国画都成就突出。

刘中先生于1994年经法中友协主席安尼塔夫人推荐,进入法国国立国际艺术研究学院留学,开始对西方艺术体系展开系统学习和研究。1996年,刘中顺利毕业并获法国教育部造型艺术硕士学位。留法经历开阔了刘中的眼界,加深了他对中法两大文化精华的认识,他在扎根本土文化的基础上汲取异域文化的营养,早早便确立了自己的风格,建立了自己的审美趋向,走向更高层次的中西融合、形神兼备,创造既有中国特色又有国际视野的崭新艺术样式。

吴作人作品

刘中作品

供职于中国美协,服务奉献

吴作人先生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中先生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外联处主任、中国美协理事。两位美术家不仅在美术专业上造诣颇高,而且学成归来后,自觉响应党的号召,不忘报效祖国,积极投身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改革开放伟大实践,推动中国美术事业的建设和发展。他们一方面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铭刻初心、担当使命,不断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努力探究绘画艺术上的新境界,用众多彰显中国精神和中国力量的精品力作回馈时代、奉献人民;一方面服务着中国广大的美术家群体,认真履行团结引导、联络协调、服务管理、自律维权的职能,为美术家们营造更优越的创作环境奉献着自己青春与热情,团结带领广大文艺工作者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并为之倾尽毕生精力。

吴作人作品

刘中作品

擅画国宝熊猫,出版邮票

吴作人先生以自然为师,采用泼墨大写意的画法,寥寥数笔就将大熊猫的活泼可爱的形象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墨色深浅运用得恰到好处,浅色墨勾勒出熊猫的轮廓,而深色墨块染就了熊猫的毛色。由于宣纸渗化的特点,饱蘸浓墨的笔融将熊猫的绒毛表现得纤毫毕见,使熊猫充满动感,栩栩如生。1963年所作中国画《熊猫》由邮电部印制成第一套《熊猫》纪念邮票发行。 

刘中先生的动物作品强调水墨的媒材性,并从这种媒材性的角度和西方绘画的艺术观念连接在一起。一方面是水墨、彩墨在宣纸上产生渗化、离合、融渗的东方情韵,另一方面则是具象实写的幻觉感、实境感。他不为传统所囿,开拓思路,大胆取材,其中尤以熊猫最为画家所热衷。作为四川雅安熊猫宣传大使、中国邮政成都“大熊猫主题邮局”名誉局长,他与大熊猫之间有着深厚的不解之缘。2018年所做中国画《大熊猫》由中国邮政印制成首枚《大熊猫》国版邮资图全球首发。

吴作人作品

刘中作品

专注动物画创作,钟情自然

吴作人先生认为大自然是“微奥、伟大”的,其中存在着“美与力”,这是一切艺术创造的源泉。他曾激动地回忆:“那雪原上成群的奔牦,把寂静的原野,翻腾得去雾迷蒙,使人看了心潮澎湃。不必去仔细描摹它的眼睛、犄角怎么长……为的是体现出一种雄强有力的运动,也是一种雄强有力的艺术境界,想使人看了感到有一种推动的力量,从而发生共鸣。”画家要“创造万象”,必需先“深知造化”“师自然”。真诚的艺术激情是艺术创造的灵魂,而只有投身于生活之中,拥抱大自然于怀内,才能取得这宝贵的艺术之魂。

刘中先生也喜欢走进大自然进行大量的写生,他的写生经历无疑令人艳羡。他的足迹早已遍及世界五大洲。万里归来,气象自然不同,斑马、犀牛、大象、海马、鳄鱼、鹦鹉,这些中国画家极少纳入视野的动物,在刘中先生笔下却能够令观众心生爱怜乃至赞叹。刘中先生说:“小时候,能养的动物我基本上都养过,鱼、鸡、狗、猫,甚至老鹰和蛇。我对它们每一个都感情很深,打小就渴望和大自然沟通,和大自然中的生灵——动物交流。在我的作品中,虽然借鉴了很多西方表现的形式,但实际上还是秉承了中国绘画的传统。无论是西方艺术家用色彩表现,还是中国画家用水墨表现,中西方艺术家都在追求一种真实。而这种真实是自己感受上的真实,都是在写心。艺术的本质又浅又深,浅至童心,深至哲学。艺术作品要表达的精神和思想是最重要的,人类在精神层面上都是一样的,是至高无上的。艺术都是在写心、写意、写情,表现手法在精神和思想面前可以清零。”

吴作人作品

刘中作品

绘画语言各具特色,画风不同

当今美术界可谓百家争鸣,但不难窥见,每位成功的画家都有一个共性,那便是具备自身独特的艺术语言风格。吴作人先生早年学习西方写实油画,后期回归中国画,走的是大写意路线。对于中国博大精深的艺术传统,他选择了文人画的切入点,然后溯流而上,上溯盛唐雄浑之度,接魏晋风骨,追秦汉古风,直取本土古文化之核心精神,寻找到了祖国文化的根,得到了最丰富的艺术营养源。

从形式到形象,从透视到光感,乍看刘中先生的作品似乎更像西方油画,然而细究则完全属于中国画范畴。他的作品突破了中国画传统的笔墨形式,因而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画。无论尺幅大小,都能在本已扎实的中国画基础功底上,大胆而且不露斧痕地借鉴了西方艺术理念,自如地将物象神韵表达得酣畅淋漓,形象描绘得栩栩如生。

其笔下的作品跨越了东、西方对抽象与具象理解的界限。这是中国水墨韵味与西方严谨造型的完美融合,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雅俗共赏,中西共赏,更大格局地实现了艺术无国界。

吴作人作品

刘中作品

艺术市场各显优势,时代不同

吴作人先生作为美术界的前辈,他的作品以及所取得的成就已被人们熟知,形成了自己庞大的粉丝群体。同时,吴先生的作品价值在艺术市场也得到了充分认可,他的价值空间也在趋于稳定和饱和的状态。

刘中先生作为吴作人先生的晚辈,是当下中国美术界的中坚力量。正值知天命之年,此为画家艺术臻于成熟时期,创作精力旺盛。从收藏角度来说,这个年龄段还是精品频出的时期,议价空间合理,不仅利于藏家收罗到较多性价比高的精品力作,且市场价值有待继续开发,存在很大的上扬空间。

创作中追求真善美,守正创新

新时代的快节奏,对于精神生活上的需求与日俱增。如何在当前时代背景下守正创新,与时代同步伐,引领时代风尚,是当下艺术家们探索和努力的方向。中国美术的前景是否将迎来全新面貌,我们是否能接受和消化各方面的营养,来换新自身血液。从近百年绘画史来看,凡有成就的画家,无一不是不满现状、力图跟上时代、以发展中国文化为己任的。他们从不同的角度与侧重点,探索开拓中国近现代绘画的发展道路。

吴作人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无论中国艺术史的‘高潮’,还是西方艺术史上的‘光荣的传统’,都不是终点,而是我们今天艺术时代的起点!”。对于这句话,笔者非常赞同。刘中先生经常引述的“守正创新”“创新才是硬道理”,也与这段话异曲同工。希望刘中先生继承老一辈艺术家们的优良传统,创作出更多融会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思路的“高峰”作品,走出一条前无古人的崭新艺术之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