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史学荐书103 |《为历史而生:马克·布洛赫传》

原标题:新史学荐书103 |《为历史而生:马克·布洛赫传》

《为历史而生:马克·布洛赫传》([美]卡萝尔·芬克 著,郑春光 等 译,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

关于本书

马克·布洛赫军装照(1914)

关于马克•布洛赫(1886-1944)的第一部传记。布洛赫是一名历史学家,两次世界大战的战士,抵抗运动的领袖,被逮捕后遭到严刑拷打,最终英勇就义。本书以大量私人书信、日记和资料为基础,参考众多尚未公开的档案,呈现了这位爱国者在第三共和国下的光辉一生。作为历史学家,布洛赫最为人熟知的或许是《历史学家的技艺》——对自己的人生事业所做的一系列发人深省的思考——以及《社会经济历史年鉴》杂志的联合创办人。他生活的时代阴云遍布,两次世界大战、反犹主义和集权主义使他深受影响。他勇于直面这些事件,最终成为某种智力型的英雄,他的一生则是竭力捍卫自由批判探索精神的缩影。

关于作者

卡萝尔•芬克(Carole Fink),著名历史学家,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历史系教授,著有《捍卫他者的权利:超级大国、犹太人与国际少数族裔保护(1878—1938)》《西德和以色列:外交、内政与冷战,1965—1974》《冷战:一部国际关系史》等,译有马克•布洛赫的《战争记忆》。

目录

序言

第一章 先人事迹

第二章 教育背景

第三章 青年史学家

第四章 一战岁月

第五章 斯特拉斯堡时光

第六章 人的历史

第七章 《年鉴》杂志

第八章 巴黎之路

第九章 奇怪的战败

第十章 维希法国

第十一章 “纳博讷”

第十二章 历史遗产

附录 马克•布洛赫作品精选目录

索引

译后絮语

序言

Marc Bloch: A Life in History (Canto original series)

任何一本传记的开篇,都要说明两点:选择传主的原因和文本的写作方式。本书的传主布洛赫(Marc Bloch),是20世纪最睿智的历史学家之一。他是一名犹太爱国者、联合抵抗运动的战士和领导人;他曾与人合办过一本极具影响的学术期刊;他是一名硕果累累的教师、一位著作等身的学者。毋庸置疑,他应该为世人所铭记。然而,他的性格和命运却让他卷入到历史的大潮之中,为法国的解放事业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对于欧洲当代的历史学家来说,布洛赫无疑是一个理想的研究对象。他生逢乱世,命途多舛,一生经历了从德雷福斯事件到犹太人大屠杀等众多历史大事;切身体验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祖国被纳粹侵略的惨剧。布洛赫的人生呈现出一种鲜明的对称性:他生命的第一年和最后一年都在里昂;教学生涯的开始和终结都在蒙彼利埃(Montpellier);在回到日新月异的巴黎之前,他在先人的故乡阿尔萨斯(Alsace)生活了十七年。然而,有一条主线贯穿了他生命的始终,即他对法国最真挚的热爱——法国是他精忠报效的祖国,是他的祖辈获得自由、接受教育的地方。1906年和1918年,他曾以这个共和国为荣。可是,他亲眼目睹了祖国一步步走向衰亡,并于1940年最终覆灭的过程。他的研究领域非常广阔,却始终围绕着一个主题——法国,他后来还为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布洛赫具有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在那个时期的法国,甚至是整个西方世界,这种情怀并不少见。然而,真正让他脱颖而出的是,他为之注入的人道主义、自由主义、世界主义等品质,以及聪明、黠慧和想象力的因子。因此,他能穿越狭隘的时空壁垒,位列世人所景仰的英雄谱之中。

本书是布洛赫的第一本传记。它借助大量未曾出版的材料,从思想和政治的视角出发,力图呈现布洛赫生平、思想和生活环境的一系列画面。虽然我努力追求一种平衡,却也往往顾此失彼,难以面面俱到。本书试图从多门学科中汲取营养,但是并没有一个宏大的理论。为了忠实于传主,我尽力将现实中的布洛赫与传说之人分开,赋予他适当的质地和外形,通过还原他的声音和所处的环境,讲述一名知识分子复杂而又勇敢的一生。如今,距离他被害已有四十五载,然而人们并没有遗忘他,甚至在学术殿堂之外,他也赢得了应有的尊重。

在本书的写作过程中,我得到了许多学界朋友的帮助和支持,在此我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1986年至1987年,我非常荣幸地获得华盛顿威尔逊研究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的奖学金,那里是绝佳的工作场所,学术氛围良好,与国家档案馆和国会图书馆毗邻。1987年至1988年,我在马里兰州罗耀拉学院(Loyola College in Maryland)担任首任人文学科卡丁讲席(Cardin Chair)学者,享有充裕的写作时间;作为该校历史系的客座教授,我有幸开设过两门课。感谢北卡罗来纳大学威尔明顿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Wilmington)允许我离职两年;感谢美国大学妇女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美国哲学学会(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蒙特利尔欧洲研究校际中心(Inter-University Center for European Studies in Montreal),以及北卡罗来纳大学威尔明顿分校,它们先后授予我各种奖项;感谢国家人文科学基金(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Humanities)和美国南部地区教育董事会(Southern Regional Educational Board)资助我进行研究考察和收集资料。

很多机构为我阅读资料大开方便之门,使我的研究增色不少,它们包括:北卡罗来纳东部历史学家协会(Association of Historians of Eastern North Carolina)、南方历史学会(Southern Historical Association)和美国历史学会(American Historical Association)。1986年,巴黎举办了纪念布洛赫百年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这让我收获颇丰。此外,我曾在许多学校和研究机构做过有关布洛赫的讲座,如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布兰迪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哈佛大学欧洲研究中心(Harvard University Center for European Studies)、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瓦萨学院(Vassar College)、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院(Graduate Center of 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哥廷根大学(University of Göttingen)、美国天主教大学(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 of Maryland)和威尔逊中心。

最后,我要向一些人表达深深的谢意。对于这项艰巨而又光荣的学术研究,他们有着特殊的贡献。首先是艾蒂安和格洛蕾娅(Etienne and Gloria Bloch),他们表现出的热情和慷慨,让我深怀感激。我以前的老师——梁锡辉(Hsi-Huey Liang)和已经仙逝的加茨克(Hans W.Gatzke),时时激励着我。阿陶德(Denise Artaud)、博灵(Rebecca Boehling)、戴伊(John Day)、戈德温(Hilda Godwin)、格雷奇(Ruth Gratch)、海德尔(Waltraud Heindl)、基尔比(Peter Kilby)、克纳普(Roberta Knapp)、麦克劳林(Melton McLaurin)、马维尔(David Marwell)、施内茨(Evelyn Schnetz)等朋友和同事,曾给予我各种帮助和支持。罗温伯格(Peter Loewenberg)和比尼昂(Rudolf Binion),慷慨地与我分享他们对传记的看法。贝莱希泽(Diane de Bellescize)为我提供过不少建设性的意见,我在巴黎期间,她曾对我进行盛情款待。维尔纳(Karl Ferdinand Werner)教授十分热情地支持我;埃玛尔(Maurice Aymard)为我提供过一些重要的资料;哈里斯(William Harris)对于不少优良的地图有所贡献。我在威尔逊中心访学期间,科伯恩(Snez┴ˇana Cockburn)和尼克斯(Tim Nix)曾积极地帮助过我。我以前的学生雷伯恩(Richard Rayburn)、斯劳特(Juanita Slaughter)和廷德尔(Andrea Tyndall),是最热心的提问者和支持者。面对我无穷无尽的咨询,北卡大教堂山分校威尔逊图书馆(Wilson Library at UNC-Chapel Hill)的各个部门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北卡大威尔明顿校区、威尔逊中心、罗耀拉学院的图书管理员们效率极高,对我的帮助极大。班吉(Terry Benjey)和迪斯兰德(John Dysland)经验丰富,为我解决了众多复杂的电脑难题。责编史密斯(Frank Smith)非常称职,极具洞察力;文字编辑塔瑟尔(Jane Van Tassel)技术娴熟、经验老到,西摩尔(Seymour Fink)对我的工作表现出了极大的热爱和支持。我将本书献给两个人,他们是我的挚爱和希望。

北卡罗来纳州威尔明顿市

卡萝尔•芬克

译后絮语

马克·布洛赫位于斯特拉斯堡的书房(1935)

北温带的冬日天寒地坼,冷风刺骨,很多生物都在蛰伏。大苏河(Big Sioux River)早已结冰,就连上面的瀑布都被冻住。然而在寒冰之下,仍有一股小水在流,顺着凝固的瀑布,淌出一摊涟漪。可见,万物虽然一片沉寂,却绝非死寂,大自然依旧在默默地运行,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储蓄着自身的脂膏,缓缓地流向人间,为将来培育慰藉的花儿和快乐的果子。古人曾说“业精于勤,荒于嬉”,连亘古的大自然都不曾停歇,这让生而有涯的我情何以堪?

自2014年7月拿到本书,至今已两年半。北师大出版社谭徐锋先生主持引进此书中文版,经我的同窗好友赵雯婧介绍,我得以翻译此书。我虽无缘一睹谭兄的风采,却久闻其大名,私下交谈也颇为投契。他不急着催稿,给我充足的时间,让我很是感激。可是,我却总如做贼一般心虚,采取鸵鸟策略,能躲则躲;实在躲不下去了,就埋头苦干一番。每次改稿累了,一抬头就看到墙上的一个标语:“Eat the elephant:one bite at a time”(一次一小口,可以吃掉大象)。这曾是拙荆读博时的座右铭,如今让我深有感触。平时我虽大把挥霍时间,但每天都会翻译一点,日积月累,集腋成裘。当谭兄催稿之时,书稿其实已完成良久,只是一直懈怠,不曾认真校对。若非平时一次一小口,如今即便如孙悟空一般七十二般变化,也不可能在截稿日期前完工。

本欲单枪匹马,独力完成该书,然而北大外院世界文学所所长凌建侯教授以切身的经验正告我,翻译学术专著一定要学会分工,切莫逞匹夫之勇:加快进度、减轻负担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各个译者之间可以互校。在他看来,一个人很难摆脱自己的思维模式和语言习惯,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也往往因为缺少旁观的视角而一叶障目。于是,我便组了一个翻译“四人帮”,全书的具体分工如下:郑春光负责第一至四章,第七、八章以及附录和索引;黄蓉负责第五、六、十、十一章;岳文侠负责第九章;代学田负责第十二章。全书由我统一校订,所有人都有所参与,尤其是黄蓉,任劳任怨,随时充当救火队员,而且极为出色,可以让我毫无后顾之忧。

全书涉及语言繁多,英语、法语、德语、俄语、意大利语、荷兰语、拉丁语、捷克语等,不一而足。感谢法国阿尔多瓦大学金丝燕教授,英国牛津大学翟韵尧硕士,塞浦路斯大学宇宸博士,北大外院彭倩博士、王荃博士、张凌燕博士,精通多语的摩尔多瓦好友Katja Yurdik等人,帮我们解决各种语言问题。感谢本书作者卡萝尔•芬克多次回复我的邮件,讨论各种问题。感谢责编李春生先生的认真工作。

感谢北大政管学院张健副教授,他勠力经营的民族研究中心,为我提供了一个绝佳的练笔机会。之前曾偶尔做过零散的翻译,当初加入中心本想挣个香油钱,哪知一真正下海,才发现翻译绝对是个苦差事,不但无法糊口,还累得半死,有时在梦里都会咬文嚼字。不过,无心插柳柳成荫,自2014年7月以来,每月万把字的译稿,到现在也蔚然可观,这极大地磨砺了我的翻译能力。德国美因茨大学英语系教授Alfred Hornung,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Glen Eskew、英语系教授Reiner Smolinski,对外经贸大学外语学院的邹兰芳教授,多次为我分忧解难,解答各种问题。

素日,每周都与几位道友酌酒品茗,纵横捭阖,讨论各种困惑和心得,也多次切磋翻译之事。这样的每周一聚,必定无法与布洛赫当时的“礼拜六聚会”相比,但我从这些人身上受益良多,他们包括北大历史系博士韩策(现为社科院博士后),北大外院博士刘发开、蒙曜登,辅人书院班彦龙老师。感谢隋长春和翟钰莹成为本稿最早的读者,并提出了不少意见。

当然,在专业方面最该感谢的,还是我的导师——赵白生教授。他提倡世界文学,倡导“新五四”模式,即心系五大洲,掌握四门语言(其中两门东方语言,两门西方语言);不断对我敲打锤击,要把我塑造成一个学术超男。只可惜,顽徒生性愚钝,虽勉力而为,却总不能遂师之愿。不过在严师教诲之下被熏陶多年,纵然是愚者,也终有一得。本书算是一个检验。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我的专业本是比较文学,却翻译一本史学家的传记,这看起来多少有越俎代庖之嫌。不过,我自硕士以来,随赵师和Alfred Hornung教授专治传记文学,翻译本书也算分内之事。况且,史学家亨利•贝尔提倡“综合精神”,传主布洛赫标榜比较史学,中国也素有文史哲不分家之说。想来,即便传主再世,也不会对我横加指责。虽说如此,但囿于才识浅薄、学力不逮,译稿中想必疏漏、舛误之处良多,诚望方家及读者斧正。

最后要感谢家人。岳父许肖宁、岳母马玉宏,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为我创造了良好的翻译环境;姑父马平,姑姑许颖俐、许冬莉,叔叔许利群,给我提供物质和精神上的鼓励。交稿当日,正值我的婚礼,也算双喜。妻子许冰自始至终对我呵护备至,本书有她一半的功劳。双亲虽识字甚少,却始终支持我的事业。家严于不久前意外身故,无缘见到本书付梓,谨将译作献给他老人家,以慰他在天之灵。

郑春光2017年1月于美国苏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