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帝书案上不能没有它

原标题:康熙帝书案上不能没有它

中国嘉德今年3月举办的四季拍卖中推出天民楼藏瓷,其中一件“大清康熙年制”釉里红加彩牡丹纹马蹄尊(图1)十分惹眼。这件清代景德镇康熙御窑上乘之作,为唇口束颈,肩腹外张,内挖圈足,足端露胎处可见胎骨坚白细腻,通体施透明釉,釉面光洁清亮。器身分别饰以釉里红和矾红花卉两朵,叶脉及叶饰以绿彩。该器当为康熙时期的特殊制品。马蹄尊名字从何而来?其造型源于何处?又作何功能之用?

康熙帝书案上不能没有它

图1 清康熙 釉里红加彩牡丹纹马蹄尊

器物称谓探究

关于此器物的称谓,故宫博物院耿宝昌先生在《明清瓷器鉴定》一书中有:“马蹄尊又称‘马蹄水盂’,分小口和广口两类,本品属于后者。”可见耿先生认为此类造型器物可称之为“马蹄尊”或是“马蹄水盂”。而后者称谓则似可推断出它的功能可能与文房有关。

除上述著述外,笔者认为也可从清代官方档案资料中寻找相关线索,或可从中找到更为直接的证据。根据《图说清宫廷瓷器档案·文房卷》“文房书案器物”条披露,查阅到数则有关类似造型器物的记载。如清乾隆二年(1737年)《乾隆二年清册》:“内务府庆丰司员外郎臣唐英今将乾隆二年分还存二色琢元瓷器佑计价值敬缮,黄册恭呈御览”:“计开二色琢器……第二桶:……霁红半壁水丞(如图2)二件(每件一钱筭价银二钱)、霁红扁式水丞二件(每件一钱筭价银二钱)。”将所引乾隆二年霁红水丞与“大清康熙年制”釉里红加彩马蹄尊进行比较,除了装饰和尺寸不同,其造型基本上是一致的。

康熙帝书案上不能没有它

图 2 清乾隆 霁红半壁水丞

故宫博物院藏

按文献所记,此类造型器物当时称之为“水丞”。因此,此次嘉德四季拍卖天民楼藏这件器物也应是“水丞”。再据相关研究,其认为此类造型“水丞”也可以称之为“水盂”。王文澄先生于《书斋中的几案之珍——水盂的发展演变》一文中介绍道:“水盂大致可以归类为有嘴或无嘴两类……无嘴的称为水盂、水中盂、水丞等。”这也就是为什么耿宝昌先生于《明清瓷器鉴定》一书称之其为水盂之故,实为同一件器物的两种称谓而已。

来源及其功能

至于马蹄尊式水丞的来源及其功能,根据民国时期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述:“水滴象形者,其制甚古,蟾滴,由来已久。古者以铜,后世以瓷。明清有蹲龙、宝象诸状。凡物形而贮水不多则名滴,多名曰盂。”由此可知,马蹄尊式水丞是贮水之用。又据明代高濂《遵生八笺·起居安乐笺》记载:“斋中长桌一,古砚一,旧古铜水注一,旧窑笔格一,斑竹笔筒一,旧窑笔洗一,糊斗一,水中盂一,铜石镇纸一……”按此,可进一步得知水中盂或水盂属于文房桌案书写过程中之辅助用具。

若是单一从天民楼藏马蹄尊来追溯其造型来源应是有点困难的,但从同时期同一造型器其他器物中寻找,似乎更具可行性。前述中提及此类马蹄尊式水丞(盂)有两类造型:一是小口、二是广口。根据现已刊布资料,宋元明时期景德镇窑并没有烧造类似造型的文房水丞或水盂。但是有关此类水丞或水盂的使用方式,在已往资料可以找到功能。例如,清代官方文献多次记载类似功能水丞或水盂使用,“霁青磁水丞一件……传旨著配镀金匙钦此。于正月十八日配做得霁青磁水盛一件……镀金铜匙二件,首领太监程国用持去交太监杜寿收讫。”由此可知,清代水盂或水丞皆配备匙使用,这一点与宋元明时期使用方法基本一致。例如,南京江浦黄悦岭南宋张同之墓出土方形水盂(如图3),其使用方法便是通过匙从水盂中汲取水。

康熙帝书案上不能没有它

图3 南京江浦黄悦岭南宋张同之墓出土方形水盂

有关此类马蹄尊式水丞或水盂造型的来源,既然它不是由宋元明时期同类造型中演变而来,也就说明该造型的出现是清代首创。而作为景德镇御窑厂烧造的皇帝专属文房器用,根据故宫博物院王光尧先生研究,它应是经由康熙皇帝授意,经由当时宫廷画师或是造办处设计,再通过木样或图纸等形式传达到景德镇御窑厂烧造。例如,《大清会典事例》卷二0一《工部五》“都水清使司·器用”条记载:“凡上用瓷器,照内颁式样、数目,行江西饶州府烧造解送。”虽然这则文献是雍正时期官方档案,却可以佐证康熙时期御用器烧造情况也应如此。那么,马蹄尊式水盂或水丞造型的来源很可能根据皇帝的喜好和审美要求而设计制作的。

历史文化内涵

相对于清代其他皇帝而言,康熙皇帝的汉文化艺术修养是比较高的一位,尤其是书法造诣精深。根据《圣祖仁皇帝圣训》卷五康熙四十三年七月十七日条记载:“学书须临古人法帖……宫中古法帖甚多,朕皆临阅……朕素性好此,久历年所,毫无间断也。”可见康熙皇帝习书之久,用力之深。由于康熙时期御窑厂相关活动资料的缺载,今天已经无法知道康熙皇帝是否亲自参与了当时御用瓷设计。但有关当时御用瓷器的烧造,某些零星资料似可从侧面反映一二。

康熙帝书案上不能没有它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清康熙豇豆红釉太白尊此尊可能是受马蹄尊影响的制品。

根据清代刘廷玑《在园杂记》记载,康熙朝刑部主事刘源曾经呈瓷样数百种进奉内廷。《清史稿》记载:“康熙时官刑部主事,供奉内廷……时江西景德镇开御窑,源呈瓷样数百种。参古今之式,运以新意,备诸巧妙。于彩绘人物、山水、花鸟,尤各极其胜。”由此不难推断出,即使无法知晓马蹄尊式水盂或水丞等御用瓷是否有过康熙皇帝的亲自参与,但以刘源为代表督陶官呈进御用瓷官样应该是得到了康熙皇帝应允或是批复,尔后御窑厂按照官样烧制成瓷。可见,出自刘源等督陶官之手官样成瓷器用也就隐含了当时康熙皇帝个人偏好和审美取向。因此,马蹄尊式水盂或水丞等文房用具的出现应是受到了皇帝个人喜好和审美影响下的产物,尤其与皇帝个人文化艺术修养有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