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允许国有企业破产,这是什么玩法?

原标题:政策允许国有企业破产,这是什么玩法?

​昨日,一份重量级文件横空出世!

包括发改委在内的13个部委联合共同发布,坊间甚至将其解读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个文件。

方案提到:

(1) 对符合破产等退出条件的国有企业,各相关方不得以任何方式阻碍其退出,防止形成“僵尸企业”。

(2) 不得通过违规提供政府补贴、贷款等方式维系“僵尸企业”生存,有效解决国有“僵尸企业”不愿退出的问题。

(3) 国有企业退出时,金融机构等债权人不得要求政府承担超出出资额之外的债务清偿责任。

吃瓜群众之中,表示“雷声大雨点小”者有之、表示“吃得多拉得少”者有之。僵尸企业经常性“诈尸”,落后产能越落后越壮大等等乱象似乎让大家对此政策开始麻木无感了。

不过,我想带着各位看官全盘思考如今的三大要事:科创板、退市(僵尸企业)和过剩产能(市场主体退出)

这三个之间有啥关系呢?为什么产能越去越多?为什么僵尸企业不能出清?为什么资本市场退市难如登天?我想说这是一盘环环相扣的大棋局!看完本文,你就都明白了。

涨价去产能:过剩产能易增难去

煤炭方面,2016年化解2.9亿吨,2017年化解2.5亿吨,2018年化解1.5亿吨,合计近7亿吨。2016年启动煤炭去产能之前,我国拥有的煤炭总产能超过60亿吨,相较于2013年高峰期的42亿吨的总需求,仍多出了近18亿吨的过剩产能。

十三五到明年收尾,而近年累计去产能总和仅仅才完成38%左右,平均到每年来看,这个去产能的速度非常缓慢了。

粗钢方面,过去三年内,全国已累计压减粗钢产能1.5亿吨以上。近来一些钢厂在利益驱使下试图扩张产能,产量在持续增长。今年1-3月中国粗钢产量2.31亿吨,同比增长9.9%,创下一季度产量新高。粗钢产能易增难去。

铁矿石方面,从八亿吨开始减产,减了几年了,现在减成十亿多吨了。

昨天,发改委下方通知:有关部门将于三季度开展钢铁、煤炭领域淘汰落后和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督导检查,坚决防止已退出产能死灰复燃……

铁矿石和螺纹钢的乱象不断颠覆大家的信仰,以至于一些资本大佬都对这些期货品种望而生畏,期货诗人赋上一首《江城子》以吐槽去产能下的黑色系行情:

江城子——纪念螺纹钢

十年交易黑色常

曾厚利,自难忘

绝代双焦,铁矿螺纹钢

而今环保政策乱

朝发令,夕更张

官家博弈市场忙

节操碎,情绪慌

无名无功,愿做吃瓜郎

转身股债PTA

不执念,螺纹钢

这一轮铁矿石涨价,大厂没有肆意增产,多是不太听话的小厂……这些小厂本来要死了,结果受惠于当时的钢铁供给测改革,又活下来了。

为什么小厂的产能难去掉:

中央与地方的利益博弈!

小企业代表的落后产能更多是缘于地方保护主义政策得以苟延残喘。真要有心去掉这部分产能对于监管层而言易如反掌,但实施起来到下面却发现屡禁不止,阻力重重。为什么?

因为地方也需要“生活”,很多地方并没有什么高新技术产业,或者说是有一些“创新种子企业”也不够资格登上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的门槛。钢铁、房地产、建筑等传统产业目前是僵尸企业的“重灾区”。

中国传统产能(除石油天然气等需求旺盛能源外)主要集中在华北、东北和华东偏北部地区的能源大省(山西、东三省、山东、河南等),这些省份的GDP增长点以能源国企和中小能源企业为主。这些地方的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煤炭钢铁房地产等传统企业,就业、GDP、民生等诸多问题都需要钱来解决。

以山西省为例,2018年,全省规模以上工业中,煤炭工业增加值增长0.3%;非煤工业增加值增长8.2%;采矿业增加值下降0.2%,制造业增长9.2%,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9.5%,其中,制造业对全省工业增长的贡献率为76.4%。就这个比例还是在调结构之后出现的,以往传统能源制造业对GDP贡献比例更高。

最近数据显示,上半年国人吃喝消费超过2万亿,消费已经成为拉动经济的主要增长点。而在这种背景下,主要能源大省的经济增长却仍然百分之八十左右依靠传统能源制造业。

在没有新的经济增长点之前,上面一句“把厂子关了”,下面这些省份饿着肚子去喝西北风?这个不现实啊。

那对于中央监管层而言,怎么来解决这个难题呢?

整体国家资源条件只有这么多,要大力扶持发展新产能新经济就必须要淘汰落后产能。新旧两方一大帮子嘴巴等着嗷嗷待哺,国家只能是面面俱到而面面难到。

有人吃饭就得有人饿肚子,大家都吃得饱饱的,谁还有心思搞创新?

问题来了,要怎么样让地方政府心甘情愿的淘汰落后产能呢?

这就到了科创板表演真正技术的时候了!

科创板才是供给侧改革的“特效药”!

两年前我与博览首席经济学家李宏图先生在一篇文章中共同论述了一个观点:即对于供给侧改革,如果金融领域改革不先行,那么实体领域再怎么改,其效果都不彰显!

为什么呢?当时如果不先通过中性偏紧的货币政策来把银行流动性的源头卡住,那企业该贷款贷款,该投资投资,过剩的产能继续生产。

这样下去,落后产能根本无法淘汰。只有源头上让企业贷款变得困难,才能饿死拖垮一批无效的落后产能和僵尸企业。

所以金融得先实行供给侧改革,只不过说这两年以来中央更多是在执行“六个稳”,对待这些落后产能也是有保有压,缓慢出清。

搞得太猛,企业受不了,经济可能出现硬着陆。最后只得是慢慢拖,松一阵子紧一阵子,资本市场上的“雷”也是慢慢的在爆。这种不温不火的态度就搞得下面对赌中央政策,执行不顺畅。

要做到“上行下效,令行禁止”,除了高压外,还得有“甜头”!

科创板的门槛自然各方面都要低于主板、中小板和创业板,让不少地方的企业上市变得不再那么困难了,而且那些老、少、边、穷的地方实在带不动的话也可以联合一些外省资本进行并购重组,外省有钱有项目无政策,这些地方有政策无实力,两者也是一拍即合。

前不久监管层就出台政策对并购重组的条件进行放宽。当然,真正到了这种需要外力来带飞的地步的地方也基本上没有什么传统国企了,基本上是方圆几百里还渺无人烟,所以这块也不算是去产能的阻力所在。

边疆地区的同胞们这个时候会一脸蒙逼地看着你:没啥产能也要去产能吗?

对于那些尚且有些传统产能和新产能的地方,如果帮助地方新经济上市融资变得不再那么困难的话,对于落后产能的淘汰问题也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一个IPO就能融到不少钱,这些真金白银都是从资本市场拉来的,地方新经济有了资本的注入,不说能干出啥多牛掰的产业,但对这个地方来讲还是会起到较大的辐射作用,无论是GDP还是就业,都有新经济起到一定的代替作用。

过去单纯的去产能其实是一种“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这种政策从执行到如今已经证明效果不尽人意,要重新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矛盾,就必须要通过资本市场。

同样,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有一个上市企业就能够得到不少行政补助和杂七杂八的各项补贴,这些企业对地方纳税也起到保障作用。过去,我们说企业难退市,地方政府老喜欢保壳,一到快退市了就送温暖,为什么?还是因为这些企业无论多么尾大不掉,都对地方政府的经济财政起到维持作用。

如果把这些都砍掉了,一时之间又找不到新的来“补短板”,经济能稳得住吗?地方政府不傻,好死不如赖活着,该出手时就出手。

现在,科创板来了,企业上市不再变得困难了,壳价值也不大了。现在科创板一方面能够为地方上实力不强的新经济企业提供上市支撑,另一方面又在制度上打破壳价值居高不下的局面。

市场化与“三不得”,加快优胜劣汰!

这次文件用词严肃、态度明确,而且直指市场化和法治化。与此同时,方案还提到了多个“不得”(文章开头已经罗列)。既有“甜头”,又有压力,才能让下面动起来!

前段时间,大家担心科创板来了会抽血、让IPO泛滥,如今再看,监管层已有布局之策了。

而昨晚文件出台之后,立马又退市了一家上市公司:*ST毅达。

这样一家营收为0,高管失联,员工仅为2人的僵尸企业总算被清出去了。去年以来,退市速度也逐步加快,整体已经涉及了四个方面:

(1) 重大违法退市;

(2) 仙股1元退市;

(3) 信批违法退市;

(4) 僵尸企业退市;

大家担心的“只吃不拉”的问题将会得到解决,恰恰是因为科创板的出现,才能实质性地推动中国落后产能和僵尸企业的退出。

没有科创板,可以说中国的去产能只会沦为空中楼阁,越去越高是常态。没有科创板带来落后产能的退出,可以说中国科技创新转型升级也是空谈。

科创板的出现才是中国顶层设计思考如何平衡中央与地方之间博弈力量的终极武器!

聪明的你,如何看待这次文件呢?欢迎大家留言讨论,分享自己的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