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残酷洗牌:亏损22亿的斗鱼终上市,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已破产

原标题:直播残酷洗牌:亏损22亿的斗鱼终上市,王思聪的熊猫直播已破产

文字|科创财经汇 杨阳

编辑|胡刘继

拖了一年多之后,游戏直播平台斗鱼终于等到了敲钟这天。

7月17日晚,斗鱼正式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DOYU”,开盘报价11.02美元,较发行价11.50美元下跌4.17%。截至收盘,斗鱼股价报11.50美元,和发行价持平。

根据之前的斗鱼路演资料,IPO的价格区间定于11.50美元至14美元,最高融资额为10.85亿美元,发行价定在了价格区间的低点。

斗鱼上市时,距离其老竞争对手虎牙的上市已经一年多了;目前斗鱼的市值只有37.33亿美元,是虎牙当前市值的71%左右。

腾讯目前是斗鱼的最大股东,拥有40%的股份。斗鱼创始人陈少杰目前持股14.3%,联合创始人张文明持股3.2%。

斗鱼上市可谓一波三折。从去年1月份传出筹备上市的消息后,斗鱼的IPO进程一拖再拖;上市地点也一再更改,从港交所、纽交所,再到现在的纳斯达克。今年4月斗鱼提交招股书后,原定5月16日的上市日期也一再延后。到了7月,斗鱼两次更新招股书,才终于敲定上市细节。

除了更换交易所外,斗鱼招股书上还显示,其联席CEO张文明出售近1%的股份,其老股东合计出售了近10%的股份。

直播风口已经逐渐寂静。作为“幸存者”的斗鱼终于上市,但它所在的整个行业的状态,已经大不如前。

斗鱼已经扭亏为盈?

和虎牙相比,斗鱼已经错过了上市的最佳时间。但是上市却是它不得不走的一步棋。

斗鱼之前的一年,深陷于各种运营问题之中,上市既能让它获得现金流来解决内部问题,也能挽救外部的各种风评压力。

斗鱼在上市之前,更新了招股书,也公布了自己的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并宣布平台已经扭亏为盈。

根据财报,2019年第一季度,斗鱼总营收为14.89亿元,其中来自直播业务的营收为13.541亿元,一季度净利润为1876万元,调整股权激励费用后的净利润为3530万元。比起去年同期经调整后的净亏损1.499亿元而言,斗鱼这一季度终于实现了盈利。

取得盈利,对斗鱼而言至关重要。2018年,斗鱼的营业收入为36.54亿元,净亏损8.76亿元。根据斗鱼的财报,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累计净亏损已经达到约23亿元。

终于盈利,这看起来对斗鱼而言是个利好消息,也是其用来撬动IPO进程的有力武器。但是市场上也不乏对其的质疑。

根据斗鱼一季度的财报,从总的运营费用上来看,斗鱼的收入成本为12.86亿元,营业费用达到了2.52亿元,因此,斗鱼的运营损失为0.49亿元。在计入了外汇收益和利息收入的0.64亿元后,斗鱼才实现了本季度的盈利。

富途证券互联网分析师赵戈在媒体采访时表示,斗鱼的“净利润扭亏靠两方面因素实现:一是公司账面现金带来的利息收入,二是货币兑换带来的收入”。

斗鱼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游戏直播平台之一,在盈利方面,却落在了老对手虎牙后面。

根据财报,在2019年一季度,斗鱼的月活用户为1.592亿,付费用户为600万;与之相比,在去年上市的虎牙一季度的月活用户为1.238亿,付费用户为540万。在用户基数上,斗鱼显然是更大的那个;但是,在盈利能力上,虎牙在今年一季度的营收为16.31亿元,同比增长93.4%,净利润则为6350万元,领先于斗鱼。并且,此前虎牙已经实现了连续半年盈利。

尽管虎牙、斗鱼作为游戏直播头部平台陆续都拿到了腾讯的投资,被大厂“招安”,但它们仍然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游戏直播领域的主要运营逻辑和模式,仍然是靠融资买主播、扩大流量,通过平台上的各种广告、电商和用户付费盈利,没有更多的新意。

斗鱼很明显地没能有效地将平台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而在直播平台最核心的资源“主播”上,尽管斗鱼一度不惜烧钱挖人,却也缺乏有效地运营和管理机制。

2018年初,多位游戏主播手撕斗鱼,爆料平台大规模欠薪。甚至有一位游戏直播公开晒出了工资单,声称被斗鱼拖欠了4个月工资800万元。斗鱼则回应称,这是对平台“蓄意抹黑”的恶意攻击,在其背后,是有“恶势力”指导的黑幕。

随后,斗鱼主播控诉平台、斗鱼控告其主播违约跳槽情况,一直不断发生。而斗鱼平台上,诸如卢本伟、五五开等主播言论不当的事件发生,使得斗鱼频频遭到管理部门的点名。在去年年中,斗鱼“一姐”陈一发也因调侃历史事件被封禁,斗鱼昔日当红的十大主播中,已经超过一半都已经“凉了”。2018年10月,斗鱼App曾一度被下架。

在2018年12月初,斗鱼宣布紧急裁员70多人,涉及深圳分公司的整个海外市场团队。斗鱼官方回应称,这是“正常的内部调整”。

但据《凤凰科技》报道,有被裁员工表示,自己入职斗鱼深圳不到一个月,就被“逼不得已签署了自愿离职协议”。斗鱼的深圳事业部是去年5月才成立的,主要负责斗鱼的海外事务。而这次裁员也被外界推测,斗鱼布局海外的脚步,业已受阻。

直播行业还有救吗?

当年的直播领域也可谓“千播大战”。现在,随着直播红利期过去,资源快速向头部平台聚拢,中小直播平台们迅速走向没落。

2018年10月,处于直播领域第二梯队的全民直播“欠薪事件”席卷网络,其平台主播和运营们纷纷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讨要欠薪,称其已“拖欠9个月工资不发”。11月,全民主播官网关闭,正式宣告出局。

今年3月,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直播宣布破产。其首席运营官张菊元发布内部信称,熊猫直播在资金缺口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决定遣散员工。

多名熊猫直播平台上的主播向《科创财经汇》表示,当时平台拖欠了他们多个月的工资未结,最长的已经拖欠了七八个月。去年12月,网易旗下拥有6000万用户的薄荷直播宣布关停。

已经上市的直播公司,也同样面临着压力。映客于去年7月在港交所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而在7月16日收盘价已经仅为1.54港元。日前,映客还发布了亏损预警,预期在2019年中期,将录得6000万元亏损。

2018年5月虎牙上市,股价以15.53美元开盘。而虎牙在7月16日收盘价为24.28美元,比一年前的50.82美元的高点下跌了超过50%。

直播行业也在酝酿转型和变革,例如和短视频结合、发展娱乐秀场内容、拓展电竞和游戏产业链等。但是,电竞和游戏内容行业仍不成熟,变现的难度较大。与此同时,更多的短视频平台也在向直播领域扩展,不断挤压直播平台的生存空间。从2016年起,一条、二更、即刻等短视频项目开始接二连三获得融资;直到快手和抖音的崛起,直播的风口彻底成为过去。

虎牙、映客之后,斗鱼也艰难地走到了上市这一步,但这却并没有给已经度过红利期的直播行业,打入一针强心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