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传奇”变节者:一克格勃高官叛逃美国,三月后跑回安然无恙

原标题:苏联“传奇”变节者:一克格勃高官叛逃美国,三月后跑回安然无恙

冷战时期,有一则广泛流传于苏联情报系统内部的笑话。“世界上第一强大的情报组织是哪一家?”“克格勃!”“世界上第二强大的情报组织是哪一家?”——“格鲁乌!(苏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诚然,在苏联存续的绝大多数时间,克格勃是苏联的眼睛、心灵和手臂,苏联通过它去看待外部世界,又通过它反馈的信息做决策,再在很大程度上通过它的秘密或公开行动加以实现。然而,在克格勃历史上不乏一些“叛逃者”,他们背弃了曾经的信仰,带给苏联极大杀伤。为了纯洁队伍、以儆效尤,克格勃在惩处“叛逃者”方面手段颇为严厉,可谓除恶务尽、不惜跨境追杀。

在苏联所有变节者中,最“传奇者“莫过于克格勃高官尤尔琴科。尤尔琴科出生于1935年,25岁加入克格勃,在同事眼里他不抽烟、不喝酒、不近女色,都认为他是个正派人。在克格勃历练10多年后,尤尔琴科升任克格勃第三总局(负责军队反间谍工作)第三处副处长,在这一职位上曾积累了大量反情报工作经验。1976年,尤尔琴科被派往美国,公开身份是苏联驻美大使馆一等秘书,他周旋于各国大使之间,从他们那儿获取所需要的情报。尤尔琴科在美国待了6年多,美国情报机关虽知道他的身份,却也奈何不得。此后,他在法国巴黎短暂待过,然后调任克格勃第一总局第一处(负责苏联所有海外机构)的副处长。

令人鲜为人知的是,尤尔琴科在华盛顿曾结识了一位极有魅力的女医生瓦伦蒂娜,她是外交官亚历山大的妻子,两人发生了一段秘密恋情。尤尔琴科回国后,他对这份感情仍然恋恋不忘。1985年初,尤尔琴科健康出了问题,苏联医生诊断出他患了胃癌,活不了多久了,突然的变故令他产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当年7月24日,尤尔琴科随苏联专家团来到意大利罗马,他行踪很诡秘,在苏联驻意使馆竟待了8天,几乎足不出户,直至8月1日上午9时,他对同事说要出去散步,参观一下梵蒂冈博物馆。然而,当他步出苏联大使官邸后,随即与中情局罗马站取得了联系,在中情局安排下乘坐一架军用飞机直奔大洋彼岸而去。

美国中情局欣喜若狂,把尤尔琴科当“上宾”对待,一心用“金元攻势”拴住他的心,尤尔琴科没让美国人失望,抖出多名在美国国家安全机构工作的苏联间谍,导致苏联在美间谍网严重受损。尤尔琴科叛逃的主要目的是,乘有生之年想和心爱之人在美国过一段逍遥日子,于是他向中情局提出了这一要求。在中情局和加拿大情报机关通力合作下,尤尔琴科和瓦伦蒂娜在美加边境见了面。但是,作为叛逃者的尤尔琴科对瓦伦蒂娜失去了吸引力,曾经的情人对他重修旧好的要求嗤之以鼻,这对尤尔琴科打击很大。而后,中情局也抛弃了他,CIA不但没有为尤尔琴科保守秘密,反而把他叛逃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

事已至此,尤尔琴科纵使心灰意冷也看开了,大不了在美国等死得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美国医生告诉他并未患有胃癌,这个变故让尤尔琴科懵了,这原本是件令人庆幸的事,但他深知克格勃的厉害与手段,剩下的日子很长,这也意味着他的余生将被恐惧笼罩。尤尔琴科纠结了半晌,做出了令人惊诧的决定——再次叛逃。1985年11月2日,尤尔琴科在外用餐的时候甩掉了陪伴自己的美国特工,又回到了苏联驻美大使馆。虽然尤尔琴科辩称自己是被美国人绑架,九死一生才逃回来的,但苏联早就通过内线知道了实情,不过克格勃决定将计就计,不仅没戳穿尤尔琴科,还用尤尔琴科自己编的故事当反美宣传。

两天后,克格勃召开了盛大新闻发布会,尤尔琴科讲述了自己被美国特工绑架,又从特工重重监视下逃跑的故事。尤尔琴科控诉了中情局对他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这令后者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几个月后,中情局试图扳回一局,美国媒体突然大肆炒作尤尔琴科已经被苏联政府处决,然而话音未落,尤尔琴科就活蹦乱跳地在电视上露了脸。此举搞得美国政府十分尴尬,他们甚至都开始怀疑尤尔琴科之前供出来的情报是不是苏联人的反间计,至此美国政府也懒得拿他做文章了。据悉,尤尔琴科非但没受到任何惩罚,反而还获得“荣誉契卡工作人员”奖章,1991年苏联解体后他从对外侦察局退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