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想预测美国未来,就盯紧这两个地方!

原标题:要想预测美国未来,就盯紧这两个地方!

​今年国际形势尤其复杂,世界C位美国自然被讨论最多,关注焦点无外乎美国未来。

恰好,丫丫表妹在外媒《经济学人》看到了一篇不错的文章,在这里跟大家作一个分享。

文章告诉我们,要把握美国的未来,应该把目光放在两个地方的发展上。

一个加利福尼亚州,一个是得克萨斯州。

这两个州,都不在美国最开始建国的那13个州之内,它们都是美国从墨西哥手里抢过来的土地。

注:图中白色区域部分为墨西哥失去的领土

为什么加州和得州是美国的未来

加州和得州是两个很相似的地方。

从经济规模上看,如果把得州、加州看成是独立的国家,得州能算得上是世界第十大经济体,比加拿大的经济规模还要大。加州就更厉害了,能成为世界第五大经济体,紧跟德国之后,比法国和英国都要大。

不仅是存量大,增量还快。过去的20年间,得、加两州创造的新增就业机会数量,占整个美国的三分之一。

两地是美国目前的“经济发动机”,所以研究他们很有必要。

从人口上看,有20%的美国人住在这两个州。到2050年,这个比例还要上升到25%。但两者都面临相似的问题。

200年来,美国的人口的主体部分,一直是所谓的WASP,就是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的缩写,也就是“白人、盎格鲁撒克逊、新教徒”。目前,这个情况正在发生变化,这批人在美国人口中的绝对优势地位正在丢掉。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加州和得州。

2000年,加州的非白人的数量超过了白人。2005年,得州的非白人数量也超过了白人。原因很简单,这两个州都靠近墨西哥,墨西哥移民的数量飙升。这是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而白人的减少,似乎也是美国的必然趋势。《观察者》上的一个研究说到,到了2050年,在全国范围内,美国白人人口都要不足一半了。

到那个时候,美国的文化、政治,经济,制度必然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而如何把握这种趋势下美国的未来?加州得州就是最好的观察窗口,因为那里已经度过这个人口结构的临界点了。

差异的加州和得州

那现在两个州的状态是怎么样的呢?

从产业上看,加州是美国农业第一大州(包括水果、蔬菜、牛奶製品和酒)。除了农业,加州引以为傲的还有硅谷的高科技产业和好莱坞的影视娱乐业。此外,航空航运、港口运输,进出口,轻工业,医疗产业、电子游戏产业,国防工业,旅游业,製造业都非常突出。

得州主要依托其丰富的自然资源,素以能源工业著称于世,是美国最大的能源生产州,同时农业也比较发达,在全美居第3位,得州的畜牧业为全美之冠。

但随着科技发展,得州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包含IT、医疗产品,航天工业在内的多元化经济。资源产业所佔经济比重已经下降。

从中可以看出,两者非常相似,都是资源禀赋的地区,但又能推陈出新,与时俱进。

但在其他方面,两个州就有巨大的差异了。

1. 意识形态截然不同

加州是民主党的票仓,或者在美国被称为深蓝州(民主党的代表色为蓝色,共和党为红色,颜色深浅说明支持度)。

加州最蓝的部分在北加州,也就是以同性恋运动闻名的旧金山市,硅谷所在地圣何塞市(San Jose)以及激进左翼势力温床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ley)为人口核心的地区。

得州则相反,是一个长期被共和党盘踞的钉子户,同性婚姻在加州是合法的。在得州则总体上不被承认。

加州主导的宗教是罗马天主教、福音派新教徒和主流的新教徒。得州主导的宗教是罗马天主教和浸信会。

两个都是非白人占比大,产业结构相似的地区,但两者的意识形态,却出现了完全相反的走向。

2. 消费结构及生活状态截然不同

两地的贫富差距状态悬殊。

加州2010年失业率为12.4%,贫困率23.5%,全国最高之一。但同期该州的百万富翁人数已超过663,000人,高居全美榜首。

2010年得州失业率为6.3%,得州的贫困率为17%,全国最低之一。全州百万富翁人数超过346,000人。

社会财富结构有着很大差异。

而且两地生活成本也不一样,得州政府不收州个人所得税,居民生活费用比较低,以最重要的房价为例,洛杉矶房子的中位价大约是休斯顿房子中位价的三倍,北加州湾区会更贵。

还有,加州税负较高。在全美各州之中,仅次于夏威夷全国第二高。而得州一向有“低税、低保”的名声。得克萨斯州的州和地方税率分别为全美最低和第7低的水平。

虽然在地方财产税方面,加州州平均税率约为公告地价的1.1%,得州却比较高,为2.57%。

不过总体来说,加州人民房价贵,还要负担高额的个人所得税,消费税,但工资收入却相差无几,所以加州居民的生活痛苦指数会比得州高很多。

3. 以上的各项差异,折射出的是发展模式的不同:

得州的发展模式是相当传统的——低税收、削减政府规模、减少繁琐的规章与法律

得州政府不向个人徵收入税,对企业的税收也很低,最多百分之五。得州的政府相当“懒惰”,强调无为而治,州和地方政府的支出人均不到七千美元。

无为而治。

加州的模式却相反——高税收、大政府。加州的个人收入税在全国数第二,对企业的最高税率将近百分之九,同时失业率高达两位数。而州议会不断制定出各种各样繁琐複杂甚至相互衝突的法律法规,州与地方政府的支出人均超过了一万美元。

这两种模式各有优劣,像加州,就面临居民生活被挤压的问题:

由于高税负,企业已经开始成批逃离加州搬迁外地,使得州政府收不上税,出现了两百六十多亿美元的赤字。要填平这道鸿沟,得通过新的预算案,未来也要削减预算开支,大学得减少招生,监狱得提前释放部分犯人,一些保护弱势群体的政府工程也不得不收缩规模。

一个数字可以看出,得州创造了七十三万个新的工作岗位。相形之下,加州却丢失了六十万份工作。

但得州的制度也有问题,教育方面投资不足,许多专家不无道理地担心得州出现“被落下的一代”——大批西班牙裔的得州人技能不足,无法适应知识经济的需求,他们很可能会理直气壮地要求走加州式的大政府路线,给他们提供受教育机会和医疗保障。

得州与加州模式的比较在今日引起了许多美国人对凯恩斯经济理论的反思。

政府加大对经济社会生活的干预,在短时期内也许能收到一定的效果。但是长期下去,大政府就有可能成为人民沉重的负担。

但若不采取大政府制度,资源分配无法最优化,则科技发展的效率就无法达到最大化。

加州模式的优势是,加州拥有一批值得骄傲的朝阳产业和这个星球上最敏锐的风投资本;儘管在得州奥斯汀每天都有许多创业企业正在崛起,但要谷歌把总部从加州的芒廷维尤迁往得州的奥斯汀,是不太可能的。

加州的创新能力和自我改造能力依旧惊人,在可预见的未来, 它依然会是高科技新贵们的创业热土和艺术天才们的梦想乐园。

加州拥有如此众多富有创造力的人才,其竞争力无可否认。正是大政府对资源配置的优化,才导致了加州科技的发达,当然,贫富差距分化也随之而来。

如果这两个模式能互相取长补短,融为一体,那就最好不过了。《经济学人》的编辑把这个乌托邦命名为“得加州”,但这更多是一种幻想

尾声

通过解读文章,丫丫表妹得到些启示:

以此来看,加州模式和得州模式各有利弊。但从中可以看出,美国是一个包容的社会,最强的两个州,有着不一样的轨迹,却又能各自创造自己的经济奇迹。

这类两种或者更多种的模式竞争不仅仅在美国发生,在全球范围内,也有很多类似的模式竞争。也许我们的未来,珠三角和长三角,也将走向这样的竞争状态。

从历史上看,模式竞争的结果,往往确实不是谁压倒谁,而是在一个国家内,保持开放的态度,允许各种机制并行。这样能不断遴选,进化出最适合发展的模式。

目前的中国,所有的省份都是同样的体系。就这点而论,我们需要向美国学习,在单一体系下,往往制度进化的方向,就会显得单一而狭窄了。组织内允许对抗,允许竞争,才会发掘出更多的可能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