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爱伦”背后的粉丝刷榜经济链

原标题:“乱世爱伦”背后的粉丝刷榜经济链

来源 | 北京商报(ID:BBT_JLHD)

记者 | 郑蕊 周晨

一句“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的质疑,令周杰伦的粉丝被迫营业,纷纷学习打榜、刷数据。经过一个繁忙的周末,终于在7月20日晚间将周杰伦超话推送至排名第一位,至此一个新的热词“乱世爱伦”也由此诞生。

如今粉丝刷榜成就偶像高人气的行为,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各种出售小号的卖家也在网上应运而生,少则1元可买数百个低级刷量小号,注册两年以上的微博老号则设定为1.5元/个的价格。而通过一轮轮地造势,无论是粉丝、偶像,还是品牌方,也均能从中获得自己想要的好处。

01

明码标价

“打榜输给周杰伦的粉丝们不需要太难过,毕竟ilun们从小是在半夜三点定闹钟偷菜、凌晨五点睁眼抢车位、每天去空间踩数据浇花藤这样的乱世中摸爬滚打长大的”,在“乱世爱伦”的词语解释中,不仅描述了此次“周杰伦超话第一”事件,也再一次将粉丝为了偶像人气而打榜、刷数据的战斗力展现在人们眼前。

粉丝杨辰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因为周杰伦本人没有微博,没办法转发评论本人发的消息,所以此次周杰伦粉丝被迫营业只能做超话的数据。每个粉丝需要完成具体的任务如签到、评论等,一天获得40积分,从而通过积分为爱豆打榜。

然而,目前不少偶像的粉丝早已不只是为偶像打榜,而是升级为刷榜。据杨辰透露,“其他一些需要维护自己爱豆超话日常数据的粉丝,若使用这样的操作还远远不够,很多人经常一个人手里有二三十个小号,每个号都要按相同的流程操作一遍数据”。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现阶段买卖微博小号已经是一个公开的行为,只需要在相关平台上输入类似“买微博小号链接”的关键词,便能找到卖家的信息或购买链接。其中卖家王先生表示,根据微博小号等级的不同,价格也不一样,“最便宜刷量粉是25元1万个,初级粉是2元100个”。而在另外一个卖家那里,微博小号同样也按照等级分类标价,注册半年以上的微博小号需要1元/个,注册两年以上的微博小号则为1.5元/个,“如果需要的量较大,可以走批发价,注册半年以上的微博小号给你一个0.8元或0.9元”。

由于粉丝对提升偶像人气一事上有着较大的热情,买卖微博小号也成为了热门生意。据卖家王先生在网页上标注的成交记录显示,近30天内有1361人购买了各类小号,同时该产品的浏览量则超过了4万。而为了避免粉丝购买小号后因登录多个账号被封号,卖家还进行提示:登录一个账号要换一次IP地址,比如可通过开启在关闭手机的飞行模式,使手机重置IP地址。

02

利益闭环

尽管从表面上看,刷榜的行为只是更改了几个数字和部分榜单的排名,但实际上,这几个改变的背后却牵涉着多方的收益,首当其冲的就是偶像自身。

在当下的娱乐圈,流量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着商业价值。娱评人姜洋表示,部分品牌商在寻找合作明星时,为了让旗下产品有更好的传播效果,必然要选择拥有更高流量的明星。此时刷榜数据就产生了作用,并成为明星拿下代言合作、商演的一个重要砝码。

据杨辰透露,一般流量艺人都有专门带粉丝做数据的数据组,专门盯着各种合作的品牌方,发了微博之后数据组就会转发,然后粉丝就跟着一起转发、评论,“所以说,现在微博的数据水分特别大,哪有那么多转发动不动就过几十万、几百万的,保证会有人买水军轮博”。

值得注意的是,品牌商也并不是看不到高流量背后的猫腻。姜洋表示,“只是流量确实也证明了有粉丝在为明星买单,假若粉丝画像符合产品受众定位,使品牌商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并让自己的产品能实现预期的传播效果,对于流量的真假也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且粉丝刷出的流量越高,话题热度便会不断上升,对品牌商也会更为有利”。

而在这场流量真假的背后,看似处于第三方的平台也能从中获得一定好处。“平台设立了明星榜单后,粉丝为了让自己喜欢的明星居于前列,便会日复一日地登录平台,重复操作打榜流程,引起话题热度后也能吸引更多其他用户的关注,这使得平台方能有较高的用户规模和用户活跃度。对于互联网公司而言,用户流量就是资本,并可在该基础上发展业务,广告方看到相关数据后也会愿意进行更多投入。粉丝花钱刷榜你情我愿,偶像和品牌商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这么一个利益闭环就产生了”,姜洋如是说。

03

亟待整治

无论刷榜的行为能对偶像等方面带来多少的利好,数据造假对行业发展的负面影响仍不言而喻。目前包括政府、行业等方面,也均在针对刷榜、刷流量等行为进行整治。

就在上个6月,被称为“粉丝轮博神器”的星援App被查封,据警方透露的调查情况显示,今年3月,警方锁定位于福建省泉州市丰泽区某办公楼内的星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将4名涉案人员全部抓获,其中,该公司法人蔡某因涉嫌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已被丰台检察院批捕。

与此同时,针对影视剧等作品的刷量行为也在进一步被遏制。其中在今年5月,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将触媒创想(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数字简史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并称二被告利用各种技术手段,通过共同的销售人员,为第三方提供针对“爱奇艺”网站视频刷量服务、“爱奇艺号”用户粉丝刷量服务等非法行为,由此制造了大量虚假的“爱奇艺”网站视频内容访问量、制造了大量虚假的“爱奇艺号”用户粉丝,要求二被告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消除影响并赔偿经济损失150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数字并不能代表一切,需要更为综合性的考量,但刷量行为也会导致数据出现紊乱,会影响广告商、平台方等各个方面以及相关公司的后续决议计划,更重要的是,影响到整个行业的理性评判。

在杨辰看来,用刷榜的数据来证明自己爱豆的人气,这也算是饭圈的一种不当风气。此外粉丝陈琪表示,有的时候粉丝刷榜也带有一种无奈的情绪,就像是此次周杰伦超话事件,本身偶像的影响力不需要用这种方式去证明,但别家的粉丝为了偶像使劲刷流量,这就会让不明真相且只看重数据的第三方对周杰伦产生质疑,这背后显现的是整个评判标准已经有所扭曲,需要遏制和改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