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才”捞外块致富,借手中资源发财念头滋生,已将黑手伸向院校

原标题:“秀才”捞外块致富,借手中资源发财念头滋生,已将黑手伸向院校

作者郑自清系中国知名时政评论员

中央民族大学发布通报称,给予被举报索贿的萨茹拉记过处分,调离教师岗位。今年初,有中央民族大学学生以“起底萨茹拉”为题发布微信朋友圈,披露民大经济学院副教授萨茹拉强迫学生买书送烟,并贴出多张与其交流的截屏图片(《北京青年报》2015年6月26日)。

高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也是人才“加工”、“塑造”基地。倘若,人才在进入社会之前关键时期,成长在风靡腐败的环境里,或许不可避免感染腐败“病毒”。换言之,像萨茹拉这样“市侩”的师者,学生能够学到什么“立业之本”可想而知。萨某索贿“基因”如若传至帐下学子,势必会留下腐败基因,谦谦学子易变社会蛀虫,此乃我中华民族之大不幸!

不可否认,高校受市场经济冲击,不同程度受到来自社会各方面不良风气熏染,尤其在自主招生政策下,一些手握实权的高层管理者巧立名目,钻管理漏洞,把巨额不义之财囊括私人腰包。“秀才”捞外块致富,借手中资源发财念头滋生,已将黑手伸向院校各个角落,导致腐败案例频发,严重凌辱了师者“传道、授业、解惑”神圣尊严。

据媒体报道,北京海淀区十年间发生高校职务犯罪案件46件,涉及55人,占教育系统职务犯罪案件总数85%;北京大学曾在五年间,共发生借职务之便,违法违纪案件25件,涉及28人。案件囊括高校基建、学术和行管方面的财务、仪器、医院药品采购等部门管理人员。目前,部分高校管理者又将贪腐魔爪伸向 “灰色地带”,在看不见战线上演绎更加恶劣的腐败闹剧。普通教师自然被耳濡目染,竭其所能行“乞丐式”腐败。可见,学校并非“梵天净土”,腐败无处不在。

萨某在课堂上向学生推销自己的书籍,收受学生礼品礼金,被称为“拉面”粉丝团也需要交200元至400元年费才能进入VIP群, “不送礼不给看论文”等等。充其量是“乞丐版”腐败,但危害性和影响不可低估。难怪一些知识分子陷入困顿泥潭,原本被尊为一方净土的高校,已被各种腐败和钻营分子渗透, “靠山吃山”,毫无尊严。

高校腐败曾引起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和有识之士高度关注,并提出了许多遏制腐败政策建议。比如加强行业横向监督检查、实施纵向财物审计、试行高校领导交流制等,这些措施在一个时期筑起了高校防腐败屏障。然而,未能标本兼治,没有从根本上扭转高校腐败颓势。高校正成为新的腐败重灾区,且涉案金额大、职位高、人数多,称得上史无前例;一些腐败案件让人震惊,腐败触角伸向博士招生、批改和发表论文、助学金等各个环节,优秀学子很难脱颖而出。更叫人后怕的是,神圣知识殿堂都敢公开索贿,我们的后代将奔往何处规避不平,又到哪里去寻求“梦想”?实在令人忧虑!

近年来,政府和专家学者苦苦探索反腐“良方”,可以说无论是建章立规,还是“刮骨疗毒”,既有利剑高悬,又有惩腐擒恶的严厉震慑。从制度规范、组织监督以及法制措施上均缜密而无可挑剔。凡此行之有效的方略,关键是落实,而选用放心可靠的人抓落实,才是最难、最难的事!对此,笔者建议高校反腐应重在两方面切入:一是开展一场“灵魂深处”洗心革面教育活动,将正确人生观、价值观导入教职员工脑海,净化心灵。试想,头脑里植根腐败种子的人,即便在装有“牙齿”的规章制度前,也会在“虎口牙缝”中寻机作案。“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当老师不可在学生身上赚钱,这就是教育界最好的“洗心”、“壮魂”的警示良言。高校缺品学兼备的老师,而不缺“市侩”贪财之徒,通过教育整治,实行“污点”淘汰制,就能将腐败扼杀在萌芽状态。 二是发动师生员工参与管理监督,引入群众合力反腐。尤其在自主招生、发表论文和助学金评定等环节上,必须公开、公正、公平。一切见不得阳光的始作俑者最怕群众,群众反腐的积极性一旦调动起来,腐败分子定将原形毕露、无地自容。

萨茹拉曾在微博中回应:“中国是个人情化的社会,她出于感恩和自愿送礼物”。还在接受中国网采访时表示,这是一种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是人们长久形成的不良风气;说什么“成绩单”才是对老师最好的回报和礼物;还被称为“中国职涯规划课第一人”和民大学生“精神领袖”,可见殊荣名不副实,在媒体前表示要廉洁自律,也只不过是言不由衷、自欺欺人的“演戏”罢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