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倪匡罕见现身,吸引数千名读者捧场反响热烈

原标题:84岁倪匡罕见现身,吸引数千名读者捧场反响热烈

  7月22日,现年84岁的倪匡现身香港书展,出席“无限时空中追寻无限未来——倪匡与卫斯理的科幻世界”讲座,从当年的创作,谈到最欣赏的香港推理小说作家,以至今天的生活逸事、与太太的感情,全程90分钟妙语连珠,令观众捧腹大笑,兼且获得多次全场鼓掌。

倪匡

年届八旬的他如今甚少答应出席活动,此次现身公众面前,颇为一次难得的机会。据悉,本场讲座线上报名人数突破三千人。

讲座现场

讲座上,倪匡说自己现在的日常生活,既规律又平静,每天早起读纸、看书,“一抱枕头就睡著,一直发梦到睡醒。”,笑谈到这年纪,对生死早已处之泰然。

走上作家之路,“纯粹是为了谋生”

倪匡,原名倪亦明,祖籍浙江宁波镇海,1935年生于上海,被喻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亦是女作家亦舒的兄长。作为闻名世界的科幻小说作家、剧作家、评论家,倪匡的写作范围甚广,除最主要的科幻小说系列外,亦曾写过武侠小说与侦探小说。作品包括《卫斯理系列》 、《原振侠系列》、《女黑侠木兰花系列》等。

倪匡(中)与广大书迷大合照

倪匡甫坐下已妙论创作的科幻世界:“有人看完卫斯理后,就说那是软科幻,怎麽科幻都有分软硬?”他说当年以写作为职业,写作量要高才能过活:“在报纸已写两部武侠小说、一篇杂文,后来被要求再写多一个。”

他喜欢写古代小说,就向报馆建议写时代武侠小说:“卫斯理到第三、四篇才加入科幻成份。”他谦称学识少,只初中毕业,并没科学知识,素材来自个人空想,亦有取材从小爱读的中国古代传说及神话,包括最推崇备至的《搜神记》。

现场观众问,卫斯理系列最喜欢哪一本?倪匡回答说:“等于问阿妈最喜欢哪个仔女,(这些)都是自己仔女,哪有不喜欢的?”惟他坦言,撰写卫斯理,早中晚期风格各不同:“很少人喜欢晚期,但自己倒是较喜欢晚期 (风格)。”那麽喜欢哪个角色?“最讨厌卫斯理,他人诸事八卦,还是喜欢女角,那几个女特务很不错。”他还与卫斯理“割席”:“我完全无好奇心,不要告诉我秘密,不关我事,听来作甚?”

他自评,笔下芸芸角色中,以原振侠的下场最好 (遇上宇宙震荡、迷失在茫茫宇宙中):“什么都不知道,才是佛家最高境界。”他还说,从没立志当作家,年轻时想当旅行家:“很喜欢《徐霞客游记》,当时没有出游,后来周围走,现在根本行不到候机室,最多只能行5分钟。”最后他走上作家之路,纯粹是为了谋生。

盛赞推理小说作家陈浩基

《招魂》中提到召唤灵魂,当年倪匡就与好友古龙及三毛约定,死后以任何形式互通消息,因为他相信人死后,只是身体与灵魂分开,但对灵魂如何存在则一无所知:“古龙头七,就跟三毛一直等,等到天光到没出现,后来三毛也走了;我发梦见过很多新朋友,就是没有见到他俩。”他认为,灵魂是脑部活动产生电波能量才会见到:“人脑究竟如何运作,实在是一无所知,所以太空怎样,关你甚麽事,不如研究一下人脑。”

他写过不同文体,连电影剧本也写了400个,觉得推理小说比科幻小说难写,并点名盛赞香港推理小说作家陈浩基写得出色,甚至更胜日本的东野圭吾,他笑言,日本人写小说,主角一路行,经过几十间店舖,写了几万字,都可以跟主线全无关系,真是“闷到抽筋”。

创作小说,最重要的是好看

论及写小说,倪匡认为文字技巧和创意同样重要,但最重要是“好看”:“看亦舒的小说,随手揭去哪一页都可以读到尾,古龙、卫斯理那些就不可以了,总要读上五百至一千字才弄清来龙去脉;金庸的小说则拿上手便放不低了,他是世界上写小说最好看的人。”

怎样开始写小说?“马上开始!空想是无用的,动笔写就是了。”他提到,写小说可以先排人物表,设计角色、名字,然后性格、行为,那就可以编出故事。“没有灵感?看到街景,三五百字就先写下来,往后要用到街景,就可以拿来用。”他还叫大家写好的故事就留起来:“有天你成名了,出版社就会问你拿旧作出版了。”

倪匡曾说对《命运》附篇《十七年》感到满意,他亦深信性格决定命运,而命运是早有安排:“性格是改不了,一生有很多分岔路,性格决定行左右,与命运斗与不斗,都是性格。”他也提到:“好的小朋友教不坏,坏小朋友教不好,但小朋友好坏对社会的影响有多大?长大后,才论他究竟坏不坏。”

化痛苦为开心事

倪匡谈到《只限老友》为封笔之作:“我一直写作也不讲灵感,坐下来便写,写到这部时,第一天坐下写不到,第二天又不能,就知道配额用完了。”那是卫斯理系列的最后一部作品,时为2004年。

提到目前的退休生活,倪匡打趣说,数十年来,作家生活平淡:“晚上9时睡觉,早上8时起床,读报纸、看书,然后梳洗打扮,上午11时吃饭,然后午睡至下午3时,活动都在3时后。人家叫我写自传,都不知写什么好!”他还笑指,绝少80多岁老头子还这么能睡:“一抱枕头就睡著,一直发梦到睡醒。”然后又笑谈到这年纪,对生死处之泰然。

他说现在甚少答应出席活动,因为总会念挂家中的太太:“她现在行为如小朋友般,记性不好,她有时问我今天是星期几,我会答星期八,她静了一会,然后会说,那么明天是星期九,我们就相视而笑。”

他形容自己会把不如意事情转化为开心事,“身体的病痛是改变不了,但精神的痛苦可以用脑部去决定,用意志力转化,我可以做到。”说毕,全场拍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