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常败将军胜保:凌迟陈玉成,力挺慈禧,却被慈禧赐死

原标题:晚清常败将军胜保:凌迟陈玉成,力挺慈禧,却被慈禧赐死

号称“满万不可战”,“日行千里”的东亚第一雄师八旗劲旅,入关没多久就沦为一帮拿着鸟笼到处溜达的纨绔子弟,连基本的骑射本领都丢失了。三藩之乱时,八旗子弟不敢主动迎战叛军,绿营成为主力;太平天国运动时,八旗基本等同于废渣,武昌、南京驻防八旗被太平军全歼,一个不漏。不过,八旗子弟再怎么差,总是有一两位拿得出手的猛将,僧格林沁、多隆阿、塔齐布等就很能打,也很耐打。除了这三位,胜保也算是晚清八旗悍将一枚,虽说他经常打败仗,可屡败屡战,从不服输;他曾将英王陈玉成活捉,将其凌迟处死。但是,胜保仗着在“辛酉政变”中力挺慈禧之功劳,为所欲为,又喜欢评论同僚,以致得罪太多人,后被慈禧赐死。

胜保,瓜尔佳氏,满洲镶白旗人。名字中虽有个“胜”字,却经常打败仗,人称之为“败保”。陈玉成临行前还大骂一顿,说他打仗不行,清朝无数精兵悍将被他挥霍殆尽,实乃朝廷之罪人。赵雨生在《被掳纪略》中记载陈玉成痛斥胜保的一段话:“尔胜小孩,在妖朝第一误国庸臣。本总裁在天朝是开国元勋,本总裁三洗湖北,九下江南,尔见仗即跑。在白云山踏尔二十五营,全军覆灭,尔带十余匹马抱头而窜,我叫饶你一条性命。我怎配跪你?好不自重的物件!”一语道出胜保军事水平之低下。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胜保雄心勃勃,心里素质也非常强大,失败一千次就再战斗一千次,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无论对手多么强大,他都敢上前拼命,虽然结果都输了。对此,我们只能这么说,胜保你是好样的,是典型励志哥。

1851年1月,金田起义爆发,太平军横扫八旗、绿营,广西清军统帅压根抵挡不住,往往一触即溃。对此,胜保表示很不屑,直接参劾钦差大臣赛尚阿“广西贼势猖獗,广东、湖南皆可忧。赛尚阿督师无功,请明赏罚以振纪纲。河决不治河员之罪,刑轻盗风日炽,应明敕法以肃典常。臣工奏摺多留中,恐滋流弊。一切事务,朱批多而谕旨少。市井细民,时或私论圣德。”一副贤良之面孔跃然纸上,咸丰皇帝非常喜欢。1853年3月,太平军杀进南京,城内八旗子弟全部被杀,江南清军闻风丧胆。此时,胜保奉命率兵南下剿贼,与钦差大臣琦善在扬州建立“江北大营”,阻止太平军北上中原,威胁清朝统治中心。然而,林凤祥一顿猛打,胜保所部溃败,北伐军顺利渡江,一个月不到就杀进河南。

林凤祥北伐军杀进河南,急坏了咸丰皇帝,于是他让胜保赶尽从江北回援,组建一支机动军团,阻击太平军。胜保很主动,收到命令后,立刻北上作战,在怀庆郊外连续与林凤祥激战,可没有一次胜利。虽说如此,胜保还是比其他各路清军强很多,直隶总督纳尔经额在临洺关惨败后,胜保提督直隶军务,与僧格林沁一起追击北伐军。在天津郊外,胜保主动攻击北伐军,又被林凤祥猛揍,从此开始玩龟壳战术,试图困死北伐军。相对于胜保,僧格林沁斩获颇多,还在阜城击毙北伐军三号战将吉文元,深得咸丰嘉奖。此时,胜保不满,与僧格林沁闹起了矛盾,相互之间不再协同作战。对此,咸丰只好让胜保去高塘,追击李开芳;僧格林沁则留下来继续攻打连镇。然而,胜保1万八旗铁骑,硬是拿不下400人驻守的高塘,还天天伸手要钱。

对于胜保,咸丰失望了,于是下令将其撤职,发配新疆“锻炼”,攻击高塘任务交由僧格林沁。胜保去新疆不到两年,两淮一带“捻军”活跃,咸丰只好恢复胜保职务,让其督师剿灭贼寇。胜保打仗不行,可招降纳叛还是很给力,苗沛霖和李昭寿相继被收买,淮北形式表面上一片大好。此时,英法联军登陆天津,而后直接杀向北京,沿途清军一败涂地,丝毫不敢抵抗。但是,胜保不一样,他很英勇,与僧格林沁一起集中蒙古、东三省马队3万余人在通州八里桥迎战7000现代化装备的英法联军。此战,胜保身先士卒,拿着弯刀冲入敌阵,被洋枪击中左额,鲜血满面。所以,八里桥之战虽然惨败,可胜保之英勇还是朝廷留下深刻印象,毕竟满洲八旗敢拼命之人不多了。

咸丰驾崩后,端华、载垣、肃顺等八大臣专权,无视慈禧,还经常羞辱她。胜保非常恼火,公开支持慈禧,叫板八大臣。胜保上奏:“柄操之自上,非臣下所得专。皇上冲龄嗣位,辅政得人,方足以资治理。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等非不宣力有年,赫赫师尹,民具尔瞻;今竟揽君国大权,以臣仆而代纶音,挟至尊而令天下,实无以副寄讬之望,而餍四海之心。”“嗣圣既未亲政,皇太后又不临朝,是政柄尽付之该王等数人。其讬诸掣签简放,钤用符信图章,以此取信于人,无如人皆不信,民碞可畏,天下难欺。”除了表态支持,胜保还亲率京营4000前往承德,武力拥戴慈禧,致使八大臣不敢轻举妄动,为慈禧、恭亲王部署“辛酉政变”赢得时间。换句话说,胜保力挺慈禧,与她站在同一条战线。

胜保力挺慈禧,慈禧也没亏待他,再次授予其钦差身份,南下剿灭“捻军”。胜保到达安徽后,原先叛降的太平天国奏王苗沛霖再次投怀送抱,并献上陈玉成作为礼物。胜保很高兴,希望陈玉成能投降,高官厚禄少不了,但被拒绝,于是胜保在河南延津县将其凌迟处死,并霸占陈玉成妻子曾氏(后胜保被抓,曾氏又被德兴阿霸占)。有了慈禧支持,胜保开始飙了,在安徽经常批评同僚,与曾国藩、官文、袁甲三、李续宜等关系非常差。此外,胜保在安徽“养寇自重”,只要愿意归降,一律保荐高官,还划出地盘给他们征税,当“土皇帝”。苗沛霖、李昭寿等劣迹斑斑之人,打着朝廷旗号为非作歹,打家劫舍,强占民女,以致民怨沸腾。胜保如此,慈禧自然恼火,后果很严重。

为了缓和内部矛盾,慈禧将胜保调往西北剿灭起义军。胜保一到西北,又摆起官架子,处处得罪同僚;还经常无视朝廷命令,自搞一套。胜保常言,古语有云:“阃以外将军治之,非朝廷所能遥制。”“汉周亚夫壁细柳时,军中但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打仗不行也就算,还想拥兵自重,自比周亚夫,真是搞笑。更狠的是,胜保从不怀疑自己实力不行,认为打败仗是因为没有实权,调动不了省内军队所致。为此,他直接向慈禧要官,而且是实名,“若欲使臣专顾西北,则非得一实缺封疆,不足集事。”胜保此言是想当陕甘总督之节奏。对此,慈禧非常不满,于是向将其内调回京,好好混子日就算了。可是,胜保不干,直言:“欲缚保者,可即执付‘司败’,何庸以言为饵?唯纪辛酉间事,非保则诸公何以有今日?”暗示慈禧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胜保拥兵自重,得罪同僚,又自以为是,慈禧终于决定痛下杀手。1862年底,慈禧密令多隆阿前往西北,将胜保解除兵权,押解回京。次年8月,慈禧赐予胜保三尺白绫,命其自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