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孙宇晨们代表不了所有90后!

原标题:对不起,孙宇晨们代表不了所有90后!

撰文 / 富姐

编辑 / 饺子

01

孙宇晨今天发道歉信了。

在称病爽约巴菲特饭局,接着被媒体曝出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洗钱、涉黄涉赌”、“进入边控名单”,而互联网金融办公室也建议警方对其立案调查之后,孙宇晨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翻转。

这封道歉信篇幅很长,对象也很多,不仅向监管机构道歉,还对公众、对媒体、对王小川进行了道歉。原因是为“自己的不成熟的营销与言行、局限与渺小、恶俗的炒作与营销行为”。

孙宇晨道歉并不让人意外,但如此彻底和卑微,多少让人有些惊讶。

但从行文来看,这封道歉信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聪明的学生给老师写的检讨,有点“别管那么多,先认错再说”的意思。但过于急切和低声下气之下,反而让人觉得,这更像是迫于形势的不得不低头,而不是出于本心的真实悔意。

富姐数了下,这份道歉信中,光是“监管机构”这个词,就出现了9次,还专门用一个自然段表达了对监管机构的歉意——“是监管机构长辈的大格局与大警醒让我明白了社会责任,社会影响的重要性!”

富姐的闺蜜吐槽,有些人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可一世,天不怕地不怕,但真到了紧要关头,怂得比谁都快……

富姐说,这是因为孙宇晨真正在乎的,并不是人设崩塌,而是法律盖章啊。

这不,就在一个月前,他花456万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离吃饭的日子还早着呢,这个波场场主就已经给自己制造了一波又一波话题。

从要给巴菲特“装币”,到碰瓷攻击曾质疑他的王小川和王思聪,从给小鹏汽车维权车主赞助1000万,到得了肾结石放了巴菲特鸽子……这些天,你想在新闻里想绕过这个名字,几乎是不可能的。

坦白说,富姐对孙宇晨这个人并无恶意,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只要不伤害他人,不违法犯罪,爱怎么着是每个人应有的自由和权利。

但富姐实在没办法接受的是,孙宇晨身上到现在都还贴着撕也撕不去的“90后代表人”的标签。

“湖畔大学首位90后学员”“马云唯一的90后门徒”“90后创业领袖”……这一连串定语,每一个都被孙宇晨主动、或是由媒体们特地加上了一个“90后”的前缀。

看看孙宇晨的言论,更是俨然以90后的代言人和意见领袖自居,不认同他观点的年轻人,已经被他开除了“90后国籍”,被清出了青年人的行列。

他回怼王思聪说:靠爹的还敢骂靠自己的,80后还敢骂90后,搞个直播就倒闭的敢骂还在创业的,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他在IDG组织的安卓世界开发者大会中宣称:所以90后代表的是一种价值观,认同就是90后,如果不认同的就不是90后。

他在腾讯组织的“产品家沙龙:90后企业家专场”上说:一个人是不是90后,是由他的心态决定的。因为在我的朋友中也有很多人还是要进大国企和考公务员,我觉得他们已经被开除出90后的国籍了。

他嘲讽曾经的偶像韩寒:他跟不上我们90后的时代了,本质上还是太懒了,很不给力。自从生了孩子,基本可以被清出青年人的行列了。

而这样的一个90后,无疑将给中国年轻人做出一个极坏的示范!

02

富姐先带你简短回顾一下,作为一名“90后青年创业者”,孙宇晨成长的轨迹是否值得效仿,其所作所为是否符合社会期待?

  • 高中为了加分而去研究新概念作文评审风格;
  • 读书时在北大校内和网络上极尽表演“自由主义公知”,为自己吸引来痴迷“90后”概念的知名媒体报道;
  • 留学美国时抄袭他人文章遭到曝光后,“自由主义公知”人设崩塌,于是就彻底转向拜金,相信金钱才是唯一真谛,之后削尖脑袋向一切有铜臭的地方钻去;
  • 国家鼓励创业,社交网络很火,就开发个打擦边球的社交软件;
  • 眼看比特币火了,就开始梭哈;
  • 最后,他终于进入投机者们的狂欢垃圾场——中国币圈,靠着“90后创业者”的标签以及各种背书和套路,发币大赚一笔。

有些人创业靠资本,有些人靠权力,有些人靠技术,而孙宇晨说他靠着“奋斗”走向成功。但在他的字典里,这俩中国字跟你理解的意思完全不一样。

孙宇晨口里的“奋斗”,更多指的就是投机,他至今29年的人生就是由各种投机行为构成的。说他精致利己都是表扬他,他就是个纯粹的投机者。

这样的行径在如今这个最需要踏踏实实做事情谋发展的时代,显得更加刺眼,也更加危险。

试想,当一个渴望成功的年轻人看到孙宇晨这样能赚大钱,是否还会更踏实的去参与创新创造,将时间投入到真正产生价值的实体经济中去?

那些本就越发急功近利的年轻家长们,是不是又觉得找到了一条光宗耀祖的捷径,甚至把这个等同于应该大力提倡的“奋斗精神”?

富姐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事实上,在90后中,孙宇晨的同道者和跟风者已蔚然成众。这些一夜爆红的年轻创业者,在以高调张扬、标新立异的形象亮相后,又迅速地陨落、消失。

比如孙宇晨“前妻”、曾因在中国传媒大学开办情趣用品店而出名的马XX,先做电商、再做保健品微商的98年创业者“神奇少女”王XX,声称要拿出1亿分给公司员工的“超级课程表”创始人余XX……

当制造噱头、过度营销似乎已经成为了他们创业的重要驱动力量,这些曾经知名的90后创业者,离了不起的企业家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

尤其是,孙宇晨这一次还傍上了巴菲特,将中国年轻人的形象带到了国际舆论场上。试想一下,如果真见到了巴菲特,带着中国90后创业先锋人设的孙宇晨的行止,会不会让全世界形成一种“中国年轻的科技精英都是这副样子”的公众错觉?

幸亏,这顿饭吃不成了。

而在这件事上,中国的媒体和投资界也难辞其咎。

一个明明只是每个时代都会出现的个体,却都被放到了90后的大筐子下,“90后互联网下的蛋”、“时代青年”等偷懒描述,硬把孙宇晨安放在了代表一代年轻人的位置。

如果媒体们这么做是因为“傻”,那力捧孙宇晨的投资机构就躲不开“坏”的质疑。一个个投资人冠冕堂皇地说什么“抢夺90后就是抢夺未来”,这是在告诉我们,中国90后的未来就是这种人把握着?

面对这样一个以营销炒作起家的人,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曾经说过,如果波场超越了以太坊,“我会对人类失去一大部分希望”。

03

如果真的要选出一个真正有资格代表当代90后的创业者,其实并不难。

比如生于1990年的王锐旭,他创办的大学生兼职招聘平台兼职猫,目前已拥有2600万用户,覆盖283个城市,年均匹配用工人次超过1亿次,估值接近10亿元。

2014年全国两会前,李总理邀请各界人士和基层代表座谈,为《政府工作报告》提建议。王锐旭作为在校创业大学生,成为受邀代表中年龄最小的一位,那一年他不到22岁。

比如,生于1990年的徐持衡,是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兼主任工程师,自初中起开始接触机器人,因奥赛保送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实验室,与汤晓鸥教授结缘后,成为商汤科技001号员工。

目前,徐持衡团队开发出的人脸识别技术准确率已经首次超越了人眼,公司顺利融资6.2亿美元。

再比如,生于1994年的李国琛,在校期间创立“校亿乐”,瞄准大学生生活领域,上线仅一年营业额达1200多万元。校园创业一炮而红后,李国琛带领团队又打造了城市名片GO永州App,并在国内不少创业大赛中斩获大奖。

毕业后,李国琛回到家乡山东沂蒙,把创业领域瞄准了教育信息化和乡村振兴,推出“知点云”SaaS平台,目前在全国范围已有152所学校、11万用户使用。

这三位90后创业者,都来自于前几天《中国青年报》一篇题为《90后正在成长为创新创业的中坚力量》的报道。

这些90后创业者,他们不靠炒作包装自己,不追求不道德的财富,在旁人的诧异中,默默的做着非常有价值的事情。他们也许一生不会被媒体曝光,也许永远不会有人在微博上转发要为他们生孩子,但他们仍在不断推动着这个世界的进步。

对90后来说,到底什么是成功?是不是一定要创业、上市、出名才叫成功?

中国90后青年调查报告 / 易观智库

孙宇晨们对于成功的定义就是财富、名气和权力。而王小川在微博驳斥孙宇晨的一句话说得挺好的,“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贡献的英雄,才能永垂不朽。”

但其实,这样的总结仍然不免狭隘。这几个标签虽可折射一些人身上的特征,却无法代表所有90后新青年。

04

一位97年生的姑娘对富姐说过:“我们90后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出生于1990-1999年之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代表得了所有的90后。”

最近几年,舆论圈似乎形成了一个共识,每当有事情发生,就把90后拉出来鞭笞一遍。生育率低,90后被抨击没有“家国情怀”;结婚率降低,90后被抨击不孝自私;“95后7个月就离职”,90后又被说自尊心强,吃不了苦。

联系到之前90后秃掉的头、垮掉的胃、熬过的夜、出过的家、裸过的贷、整过的容……在中国的舆论场上,这一届90后简直就是要“垮成渣了”。

但其实,没有哪一个90后,愿意被这样莫名其妙地“代表”。

因为,90后的每一个个体,都有不一样的个性。

就拿孙宇晨来说,他从小就是极有个性的叛逆小子。在其大学同学 GQ总编何瑫《风口上的孙宇晨》报道中,高中的孙宇晨语文考试只写作文;英语考试用中文答题;历史考试填空时,反面人物一律填上班主任的姓名,反之则代以自己的名字:孙宇晨。

因为,90后的每一个个体,都有不一样的价值观。

富姐认识的年轻人中,也不乏艳羡孙宇晨者,认为他“年纪轻轻,在没犯法的情况下变得很有钱”,是个天才,希望自己能变成孙宇晨;有支持者将他视作偶像,认为孙宇晨“聪明且懂营销”,将孙的每次蹭热度之举,都视作公关学习范本;甚至即使波场前COO刘明曝光“孙进入币圈伊始,都不知道什么是ERC2.0”时,仍有拥簇者辩护,至少孙宇晨有着胆识与魄力。

正是因为大多数90后都有自己的个性,所以这个年代里我们恐怕找不到90后的代言人。90后中有楷模,也有人渣,哪一代人又不是这样呢?

正如鲁迅所说:“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以年代划分人群是最没依据的事情,试图用贴标签的形式给一代人下定义,是最偷懒的的行为。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作为时代这棵大树上结出的果实,90后在喧闹中成为引人瞩目的高音,某种程度上彰显着这个时代的意志:崇尚什么,纵容什么,轻视什么,压制什么。

富姐希望,当年的年轻人都像鲁迅先生期望的那样,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