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线传媒逐梦动画圈:《哪吒》需要彩条屋,国漫需要王长田

原标题:光线传媒逐梦动画圈:《哪吒》需要彩条屋,国漫需要王长田

作者:猪九诫

出品:百略网

国漫崛起,从来不是靠一句一句口号喊出来的,它需要很多彩条屋,还需要很多王长田,更需要源源不断地烧钱。

2015年暑期档,一部《大圣归来》刷爆了年轻人的朋友圈,凭借着良好的口碑发酵和源源不断的自来水宣传,一举拿下了国产动画电影票房总冠军,收获将近10个亿的票房。

从那以后,我们喊了很多年的国漫崛起,但是却再也没能见到下一部《大圣归来》,直到《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出现。

01 踏着七彩祥云而来的彩条屋

2013年以前,王长田几乎没怎么看过动画片,尽管身为光线传媒的创始人,但是和年轻人聊天时他却发现,大家谈论的动画片他一部也没看过。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

但是这并不影响王长田将目光投向动画,当时已经在电视领域深耕十余年,电影事业也搞得蒸蒸日上的光线传媒,就差动画这一块高地了。于是王长田开始恶补动画,在不断发掘优秀动画人才的同时,也在加速光线影业在动画领域的布局。

彼时虽然国漫崛起的口号尚未大规模普及,但是腾讯已经在动漫领域成为先行者,当时腾讯动漫所支持的《狐妖小红娘》、《中国惊奇先生》、《尸兄》、《一人之下》等作品已经开始掀起了国漫风潮。

不过腾讯的布局,首先是从漫画连载入局,然后切入到网络/电视动画改编,但却迟迟没有进入动画电影领域。

王长田的选择是,跳过这一切,直接布局动画电影。

2015年,在《大圣归来》上映之前,王长田便率先投资了导演田晓鹏所拥有的“十月文化”,并且在霍尔果斯注册了“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

《大圣归来》上映以后,迅速发酵成为爆款,就在其上映三个月之后,王长田带着自己的彩条屋正式亮相,在宣布彩条屋影业成立的同时,还公布了彩条屋影业未来将出品的22部动画长片名单。

在这份名单中,有我们熟悉的《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秦时明月》,还有《大圣归来》导演田晓鹏的另外两部长片:《深海》和《大圣闹天宫》等等。

为什么忽然想要做动画?

或许是从《大圣归来》中发现了动画电影的巨大潜力,又或许真的只是想为中国动画建一个“彩条屋”,按照王长田的说法,他希望“这幢屋子能为中国动画人遮风挡雨,成为中国动画的大本营。”

“他们已经在动画界摸爬滚打十年,二十年,有才华有热情,我觉得他们非常有必要被大众认识,他们接下来必将成为中国电影界最耀眼的一股力量。“

这是王长田在彩条屋影业成立暨“XXL超大号想象力”战略发布会上的开场白,按照王长田的规划,他希望未来彩条屋能够冲击国产动画的半壁江山。

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彩条屋影业的发展却呈现出一条不完美的抛物线,整整高开低走了三年多,被不少人戏谑为王长田“动画梦醒”。

02 高开低走,王长田动画梦醒?

2016年,彩条屋影业成立的第一年,凭借着《大鱼海棠》的5.65亿票房,以及光线影业发行的《你的名字》的5.76亿票房,王长田的动画梦算是开了个好头。

但是在后续的三年间,除了《大鱼海棠》的票房尚且看得过去之外,彩条屋影业参与出品的国产动画长片几乎全部扑街。

当初《大护法》上映的时候,高达8.0分的豆瓣评分一度被看好,但是很可惜,其过于深涩难懂的主题,以及主打成人的方向都限制了票房的发挥,最终只获得了8760万的成绩。

当然,最惨的不是《大护法》,而是《大世界》,这部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的

口碑佳作,最终以261万的票房惨淡收场。

另一部号称国内首部青春题材动画电影的《昨日青空》也没能复制当年《你的名字》的奇迹,最终票房停留在了8382万。

大圣似乎再也不会归来了。

此时再回想起王长田当年所说的“希望彩条屋影业能冲击国产动画半壁江山”,似乎显得有些讽刺。但是历数近几年来上映的国产动画电影成绩,其实王长田的这个愿望并没有落空,只是这江山太小。

当然,要说彩条屋这三年多是失败的,倒也不然,至少在口碑上来看,基本都达标了,仅有的一部没有过及格线的,是试水的《我叫MT之山口山战记》。

如今国产电影评分节节下降,但是彩条屋参与制作出品的几部国产动画长片却基本上都达到了豆瓣评分6分以上,说实话这个成绩并不差。

但是面临一贯的叫好不叫座,如何在艺术和商业之间做好一定的平衡,如何让动画电影能够突破幼儿向的壁垒,这不仅是王长田和彩条屋需要思考的问题,同样也是摆在整个国产动画行业面前的难题。

03 魔童降世,光线传媒或成暑期档唯一赢家

7月14日,光线传媒披露了上半年的业绩预告,净利润同比下滑了95.02%-95.97%,为8500万元至1.05亿元,尽管去年上半年的高额利润和出售新丽传媒部分股权有关,但是这个利润下滑的幅度还是堪称惨烈。

然而和其他传媒公司比起来,光线传媒已经算是“赢家”了,截止目前(7月26日)公布业绩的16家影视概念股中,有6家出现了首次亏损,5家净利润下滑超过了50%。

当然,这还只是上半年的数据,伴随着这个暑期档多部国产大片被先后撤档,许多影视公司下半年业绩好转的希望同样渺茫。

由于这个暑期档实在太过萧条,不少人此前都将目光聚焦到了同样是光线出品、邓超导演的作品《银行补习班》上,此前曾经有预测称该片或将成为暑期档最大赢家,票房有望超过30亿。

但是这次邓超和俞白眉的合作依旧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该片目前口碑依旧毁誉参半,上映一周以来斩获票房6.2亿,基本无望成为爆款,业界对其最终票房预期已经下降到了10亿元左右。

拯救光线影业的并非《银河补习班》,而是《哪吒之魔童降世》。

《哪吒之魔童降世》自从7月中旬点映之后,口碑就一直在不断发酵,各大社交平台上充斥的“自来水”甚至隐隐有超过当年《大圣归来》的气势。

网友创作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同人作品

7月20日,趁着点映,独自前往电影院看完了全片,现场上座率90%,大部分人一直等到了最后一个彩蛋,遂以为,《哪吒》必将成为下一个爆款。

关于电影,这里就不吹了,或许数据更有说服力一些。

截止上周日我走出电影院的那一刻为止,《哪吒之魔童降世》豆瓣评分8.7、淘票票评分9.5、猫眼评分9.7,如今经过一周的口碑发酵,豆瓣评分还在继续上升。

当年《大圣归来》、《大护法》虽然也被称为国产动画良心,但是在剧本的完成度上依旧有所欠缺,而这次的《哪吒》除了特效上有所长进,更重要的是补齐了以前剧本的短板。

今天《哪吒》正式上映以后一个半小时,其票房迅速突破了一亿元,这个痞里痞气的大头哪吒,很可能将在《大圣归来》之后再次打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并有望冲击20亿元的票房新高。

但是就和哪吒怀胎三年才生出来一样,《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制作发行同样历经波折,如果从2015年彩条屋影业成立开始算起,整整制作了4年,要是再算上导演前期的筹备时间,其制作周期可能超过了10年。

所以还是那句话:国漫崛起,不是靠一句一句口号喊出来的,它需要很多彩条屋,还需要很多王长田,更需要源源不断地烧钱。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04 国漫需要王长田

此次《哪吒》上映之前,我去搜导演的名字,上面写着:饺子,08年曾经拍过一部16分钟的动画短片《打,打个大西瓜》。

没了。

但是鲜为人知的是,那部16分钟的短片,曾经被不少人称为“史上最牛动画短片”,末了还不忘加一句:没有之一

尽管只拍过一部16分钟的短片,但是和彩条屋支持的另一群新人来说,饺子已经算是小有名气了,然而下一个机会,饺子依旧整整等了十年,直到今日的《哪吒》。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片尾的最后一个彩蛋中,电影播放了彩条屋下一部动画长片《姜子牙》的预告片,导演程腾,同样也是动画新人,没有百科词条,也没有个人简介。

彩条屋即将出品的另一部动画长片《凤凰》,也有望于今年上映,导演毛启超和饺子一样,此前没有拍过任何动画长片。

不胜枚举。

我一向认为,中国的影视文化要真正崛起,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资源更多向年轻人倾斜,而不是给某些冥顽不灵的老头子反复炒冷饭。

今天,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特地去查了查内地电影票房排行榜。

第一名《战狼2》,导演吴京,70后;

第二名《流浪地球》,导演郭帆,80后;

第三名《唐人街探案2》,导演陈思诚,70后;

第四名《我不是药神》,导演文牧野,80后;

第五名《西虹市首富》,导演闫飞、彭大魔,年龄未知,是两名开心麻花的年轻导演。

而所谓的第五代导演,无一上榜。

所以王长田成立彩条屋影业,敢于扶持动画新人,敢于让年轻人有不断试错和创新的机会,我觉得这就是国漫崛起的希望。

一言以蔽之:《哪吒》需要彩条屋,国漫需要王长年,中国电影需要年轻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