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高压反腐:60天抓了55个官,19个充当“黑社会保护伞”

原标题:黑龙江高压反腐:60天抓了55个官,19个充当“黑社会保护伞”

7月4日,黑龙江省公安厅食品药品和环境犯罪侦查总队总队长张齐彬被查,张齐彬是两个月来被查处的第55名官员。

张齐彬被查的两天前,黑龙江举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性战果新闻发布会。发布会通报说:截至6月30日,全省共打掉涉黑涉恶犯罪团伙529个,其中涉黑犯罪组织48个,破获刑事案件6696起,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5138名;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2037件,涉及2911人,已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142人,移送司法机关216人。

这是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在我国最北方的省份——黑龙江的成绩。黑龙江省政法委副书记、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副组长郝伟夫说:特别是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进驻以来,在姚增科组长的带领下,迅速开展各项工作,全省上下深切感受到中央督导组政治站位高、工作作风实、纪律要求严、督导力度强、取得战果大,充分展示了督导进驻前与进驻后的不一样效果。

郝伟夫并没有夸张。6月5日,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督导黑龙江省工作汇报会在哈尔滨召开,带队的是姚增科。

素有“反腐干将”的姚增科是一位老纪检。资料显示,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政治经济学系政治经济学专业的姚增科,1983年就进入中央纪委第三纪检室,长期从事纪检监察工作。

在中央纪委工作多年后的2015年1月,身为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的姚增科空降天津任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直到2016年10月,姚增科跨省到江西,任江西省委副书记,去年1月,姚增科再次履新江西省政协主席。

一年后的2019年4月8日,离开纪检工作三年的姚增科披挂上阵,带领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督导安徽省。

两个月后的6月5日,以姚增科为组长的中央扫黑除恶第14督导组转战黑龙江。九天后的6月14日下午,七台河市政府副市长杨子义被查,官方称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实际上,杨子义是督导组下沉九天来,拿下第十个黑恶势力保护伞。6月10日,伊春市教育局原局长张更利被查,通报称其为以柴喜文为首的黑恶势力犯罪团伙充当“保护伞”。当天,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府党组成员、副区长刘东,呼兰区腰堡街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胡树河,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洪军,呼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调研员朱涛等4人因为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被查。

两天后,虎林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孙宝东被查,通报称其为以郑云部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同一天,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富拉尔基分局局长杜治林因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主动投案。

6月13日,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协原主席孙绍文也因为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事实上,最令人震惊的当属哈尔滨呼兰区。统计显示,哈尔滨市呼兰区在9天内有多达12名官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落马,直到区委书记朱辉被查,哈尔滨呼兰区因充当涉黑组织“保护伞”而落马的干部已达13人。

本以为已经收尾,但到了7月2日,哈尔滨市呼兰区委原副书记、政府原区长于传勇应“涉黑保护伞”而落马。

事实上,此次扫黑打伞被拉下的官员,只是黑龙江反腐的其中一环。自从2019年5月5日至今,已有55名官员被黑龙江纪委通报落马,平均每1.1天就有一位官员被调查。

如此密集的官员落马实在让人心悸。尤其是“心中有鬼”的官员,或许大家此刻都在暗下思量:下一个是谁?

通报被查日期

姓名

职务

事由

7月2日

于传勇

哈尔滨市呼兰区原区长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30日

朱辉

哈尔滨市呼兰区委原书记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29日

蔡立嵩

海伦市公安局向阳派出所原所长

严重违纪违法

6月27日

于金才

鸡西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

严重违纪违法

6月26日

谢立群

佳木斯市人防地下过街工程管理处原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6月25日

贾耕田

林甸县公安局原局长

违纪违法

并为恶势力团伙充当“保护伞”

6月24日

司丙文

庆安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22日

张鹏江

中国石油独山子石化分公司北京联络处原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6月22日

付德新

中国石油独山子石化分公司党委原书记

严重违纪违法

6月21日

于长春

佳木斯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原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6月20日

刘文滨

哈尔滨市公安局香坊分局安埠派出所所长

严重违纪违法

6月20日

石波

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采气分公司副经理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9日

包学军

鸡西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8日

高岩

哈尔滨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巡视员、民盟哈尔滨市委主委

严重职务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7日

袁红军

嫩江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违纪违法

6月16日

张淑华

哈尔滨市呼兰区原环保局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6日

武红光

哈尔滨市呼兰区生态环境局副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6日

王明杰

哈尔滨市呼兰区建设管理局原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6日

樊大勇

哈尔滨市原环境保护局呼兰分局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6日

侯玉

哈尔滨市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原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6日

侯立君

哈尔滨市税务局第二稽查局执行科科长

严重违纪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4日

杨子义

七台河市副市长

严重职务违法

并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

6月14日

肖民

北安市庆华工具厂管委会副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3日

孙绍文

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协原主席

为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2日

孙宝东

虎林市公安局原副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2日

杜治林

齐哈尔市公安局富拉尔基分局局长

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违纪违法

6月11日

田兴业

齐齐哈尔市建华区委副书记

违纪违法

6月10日

刘东

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府党组成员、副区长

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0日

胡树河

呼兰区腰堡街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

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0日

王洪军

呼兰区国土资源局副局长

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0日

朱涛

呼兰区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调研员

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

严重违纪违法

6月10日

张更利

伊春市教育局原局长

违纪违法

6月7日

黄玉峰

绥化市房产管理处副处长

严重违纪违法

6月7日

荣光

鹤岗市人防办原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6月4日

武伟

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对黑龙江省人民防空办公室原党组书记、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5月31日

周幼华

七台河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5月30日

王占德

省自然资源厅矿产资源保护监督处处长

严重违纪违法

5月28日

赵平

绥化市公安局党委委员、调研员

严重违纪违法

5月28日

宋泽刚

哈尔滨市人民防空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

违纪违法

5月28日

李洪义

通河县原副县长

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

违纪违法

5月27日

姜林奎

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

严重违纪违法

5月24日

许彦春

黑龙江海事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严重职务违法

5月22日

鲍君章

原双鸭山市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5月21日

孙太凯

哈尔滨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资产保全部部长

严重违纪违法

5月21日

赵世雷

原哈尔滨物业供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严重违纪违法

5月16日

任凤仪

齐齐哈尔市国资委原主任

严重违纪违法

5月15日

尤天武

鹤岗市交巡警支队原支队长

严重违纪违法

5月15日

李长志

哈尔滨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村镇建设处副调研员

严重违纪违法

5月15日

陈卓卓

哈尔滨市棚户区改造工作办公室处长

严重违纪违法

5月13日

宋朝晖

原哈尔滨市国土资源局哈高新区(松北)分局副局长

严重违纪违法

5月10日

武凤呈

黑龙江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农业林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严重违纪违法

5月10日

张贵明

哈尔滨物业供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严重违纪违法

5月9日

赵红军

庆安县公安局政委

严重违纪违法

5月8日

张连福

双鸭山市大地城市建设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

严重违纪违法

5月5日

刘立

鸡西市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

严重违纪违法

图释:2019年5月至今黑龙江省纪检委通报的被调查官员名单

根据黑龙江纪检委官网公布的消息统计,从2019年5月至今,短短2月时间,黑龙江省内落马官员的数量为55人,其中涉黑落马官员的数量为19人,占比34%。

统计过程中发现,上述19位充当“黑伞”的落马官员的被调查事由存在微小不同:虽然都是“黑伞”,可黑的程度并不相同,其中,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充当保护伞的落马官员为11人;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落马官员为3人;为黑社会集团充当保护伞的落马官员为5人。

据公开资料显示,黑社会集团、黑社会性质组织和黑恶势力,三者在组织程度、经济特征、危害程度均不相同,存在区分。

梳理还发现,上述55位落马官员所涉部门众多,包括公安局、国土资源、税务、环保、住建、城管、检察院、农村信用社、供暖、街道办等部门。

涉黑落马官员最有缘朱辉、于传勇。在上述统计的55名落马官员中,2名特别有缘的“黑伞”官员是哈尔滨市呼兰区委原书记朱辉、哈尔滨市呼兰区原区长于传勇。首先,二人都呼兰区正局级干部;其次,二人在呼兰区工作期间搭过班子,一个是区委书记,一个是区长。

再次,朱辉还是于传勇呼兰区长一职的前任。最后,俩人同期被查,朱辉于6月30日被通报调查,而于传勇则在7月2日落马。除此之外,朱于二人还曾于2018年5月,在签字上报确认贫困人口数量时审核把关不严,精准扶贫识别不准,同期均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除朱于二人之外,上述其他落马涉黑官员之中,也有其他官员存在紧密关联。如胡树河与刘东,两人搭班长达6年。2010年4月,刘东曾担任呼兰区城管局局长,与其搭班的副局长正是胡树河,直至2016年11月刘东出任呼兰区副区长。

对于外界,特别是哈尔滨当地的官场来说,呼兰区党政干部的“团灭”令人胆颤,如果知道姚增科在安徽的“战绩”,相信一些官员永远也不想见到他。

来源:黑龙江纪委监委网站、法制晚报、人民网、为民说事、 法苑参阅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