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 | 喝酒助事

原标题:刘兴亮 | 喝酒助事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我爱喝酒,到了这把年纪,不必讳言了。

酒真是好东西,能让人无端从各种情绪的泥泞中解放出来,感到日常难得的欢愉。即便没有忧愁的人(有这样的成人吗),酒后也会更快乐。

人常言:借酒浇愁愁更愁。这句话我不同意,它的逻辑是不通的。喝酒的当间,愁肯定减轻不少,至于酒醒后发现压力依然——喝不喝它都在,起码喝的时候暂时消失了会儿吧。人无非就是偷得一时乐!

酒有时也坏事,至少喝醉了伤身体,有人还闹酒炸。

酒壮怂人胆。平时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酒后都能超常发挥。有的人一向唯唯诺诺畏手畏脚,酒后给领导打电话,一说就是几十分钟,谈得都是宏伟蓝图五年计划。有人平时打麻将从不胡,要是打「醉麻将」必有超乎平常的胜迹。

酒还能短时间改变人的性情。桀骜不逊的人,酒后变得和蔼可亲;寡言慎行者忽然大开其口,一改往日刻板。过去讨厌的人,坐在一起喝几顿酒,不知什么作祟,眼前的人可爱了许多,香喷喷的。

酒还让人无所遁形。生活中心口不一的人不少,这类人要么滴酒不沾,要么酒后露馅儿,让周围的人发现「真正的他」。所以说,喝酒能喝出「奸臣」、「忠臣」来,不是没有道理。

真性情够坦荡的人是不怕喝酒的。

02

有的人酒量不大,但是沾酒就豪气冲天,一会儿就把自己「放倒」了,我喜欢这类人。

有的人酒量巨大,走到哪儿都睥睨众生,像一个不见底的大水缸,我也喜欢这类人。他们善后。

有的人喝了酒,喜欢讲黄色笑话,捏异性的小手,我觉得这样很不好,其实他很清醒。

有的人酒后与全世界作对,恨不得五十里外一口气吹开天安门,世界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要灭这个灭那个。其实他平常胆小怕事,老受气,妻管严没跑。对这样的朋友我很爱护。

喝酒是个奇怪的过程,开始是人控制酒,喝着喝着就是酒控制人了。

酒前与酒后的感觉也大不同。在奔赴酒桌的道路上,内心暖洋洋的,生活一片祥和欢乐,觉得有什么美好的事物在等待着自己;酒后则是翻江倒海的病态,整个人枯萎,如同霜打的茄子。

喝酒的人都记吃不记打。记吃又记打的人不可爱,过于理性,这是中国人不擅长的事。

03

中国白酒适合中国人,白酒里我还是觉得汾酒的清香最好。

洋酒也有高度的,虽然都是蒸馏酒,但他们的储存方法不同,出来的味道迥异,我喝不惯。

葡萄酒据说很养生,富含各种元素,是上帝的血液,可是照例要遵守一些仪式,比如用高脚杯——低脚杯就不行,必须有脚,而且是高的,得碰,出响。一想到喝酒还得格外留心这么多细节,算了。

啤酒在夏天是不错的选择,当然,我们都不可避免地喝出啤酒肚了。过去我们喝普通燕京,就是普京,也喝青岛,近年还有雪花和哈尔滨。中国人自己的啤酒就这些,味道乏善可陈。

啤酒还得数德国和比利时这类东欧国家的,最好是修道院啤酒,味道馥郁芬芳,喝过以后就开始怀疑人生,再也不想喝国产啤酒了。

04

下酒菜似乎是中国特色的一个词汇。

洋酒很多无需佐餐,啤酒更不用说,拿起来往嘴里倒,下去并不觉得不顺。白酒不同,比如草原白,一口进去泥沙俱下,必须马上吃口菜,否则无以为继。

下酒菜最好的是富含脂肪的各类肉食,烤肉,烧肉,肥肠,炖肉,猪耳朵,鸡爪,都行。其次就是油炸食品,花生豆,炸丸子,炸豆腐;再其次就是各种小凉菜,花毛一体必不可少,蒜拍黄瓜和凉拌菜心都不错。

但我以为,中国最厉害的下酒菜是松花蛋,一颗松花蛋切成弯月形,嚼一口,整个世界都凝固了,非得白酒才能解开。

松花蛋是最厉害,但我最喜欢的下酒菜还得是花生米。有时,三五好友聚会,没有什么丰盛的饭菜,但是,只要有一样菜,其他的即使没有也没关系,那就是花生米。

年轻气盛的那些岁月,只要有花生米,我就能喝下一斤白酒。拥有花生米和白酒,就是拥有全世界的感觉。

孔乙己知晓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我却知晓花生米有六种做法:五香花生米、麻辣花生米、老醋花生米、卤花生米、油炸花生米、芹菜拌花生米。作为一名山西人,首选自然是老醋花生米。

05

在家独酌与在外喝酒是两回事。

家里独酌基本因陋就简,通常速战速决,自己感觉稍微到位就无心恋战了,何况老婆孩子都会来烦你,老婆劝少喝,孩子一遍遍的问喝完了没有。

​出去喝就大不然,那都是要喝出一片天地的心态。喝什么酒在哪儿喝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喝。高质量的酒友意味着稳定可靠的社会关系,喝的是心智、性情、品味和格局。说远了。

其中最要命的是异性酒友。假如有一天,有个女的忽然约我单独喝酒,我心下肯定战战兢兢。此时她们基本上处在狂喜或狂愁的两端,肯定要往死了喝,还要「述衷肠」,数落命运的不幸和他人的无情,喝多了摊在当场,令我像猫一样无所措身。这种事遇到几次以后,我真怕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