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华裔科学家:我的梦想破灭了,恐惧让我选择回国

原标题:在美华裔科学家:我的梦想破灭了,恐惧让我选择回国

本文选自bloomberg、新智元(ID:AI_era)、千人智库

对于一所小型研究型大学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2013年,威廉玛丽学院博士赵鑫获得了风险投资,将该校的一些纳米技术专利商业化。赵鑫在学校附近租了地方创立公司,雇佣了当地的毕业生,并同意在弗吉尼亚州威廉斯堡校区资助100万美元的新研究。

“这是每个人都想看到的——一个大学衍生品的成功故事,”该校技术转移主管Jason McDevitt说。

六年后,赵鑫的公司开始运营,但不是在弗吉尼亚州。该公司的研发和新专利注册已经转移到了中国。当时,在联邦特工追捕其创始人两年后,这家威廉玛丽学院的衍生公司离开了美国,检方指控他试图从佛罗里达大学走私机器臂到中国的一所大学。2017年12月,这些指控都被驳回,但遭受了严酷考验的赵鑫,决定放弃在美国的研究计划。

这位44岁的应用物理学家艰苦抗争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从持续的隐秘痛苦中解脱出来,并克服了2016年被捕的处境。这表明了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紧张关系如何给在美国工作的华裔科学家带来了风险。赵鑫只是越来越多决意离开美国,带着他们的技能和商业机会回到中国的科学家之一。

“我的梦想破灭了,”赵鑫说,“我来这里是为了自由和安全。现在,恐惧正在把我们推回到中国。”

负责此次调查的国土安全部的一名女发言人反驳了认为政府对赵鑫不公平的说法,她指出,赵鑫同意进入审前分流计划,包括30小时的社区服务。在像赵鑫这样的重罪案件中,联邦检察官很少提出审前分流,但在很多方面,他的案件就类似于文书工作问题。

全美每10项新专利,就有1项来自华人

美国的中国留学生

中国是赴美留学人数最多的国家。下面是2018年美国国际学生占比前10名的国家/地区。

来源:国际教育研究所

和成千上万中国最优秀、最聪明的人一样,赵鑫来到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并定居下来,成为美国永久居民。但他将美国企业家精神与中国资本和制造业结合起来,将自己的发明商业化的计划,成为了美国执法官员向中国科学家提出的严格审查的牺牲品。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Christopher Wray在今年4月的一次演讲中表示,过去10年来,华盛顿方面的担忧越来越升级。美国对此的响应是彻底的:联邦政府各机构已经动员起来反对潜在的中国工业间谍,警告公司和大学和其他有知识产权的人在与中国业务伙伴和员工打交道时要特别警惕,他们可能是Wray所说的“非传统”信息收集者。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甚至在打击与中国有密切联系的生物医学研究人员,比如休斯顿著名的MD安德森癌症中心。

美国华裔精英组织团体“百人会”懂事胡善庆(Jeremy Wu)说,赵鑫的回归符合被针对的中国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一种新兴模式。他说:“最终的结果是,我们把顶尖人才都赶走了。”

代价有多大呢?硅谷有一个笑话,如果联邦调查局以保护知识产权的名义阻止中国研究人员在美国工作,美国将不会有任何知识产权需要保护,加州大学哈斯汀法学院教授、百人会会长吴华扬(Frank Wu)说。就像2004年的电影《没有墨西哥人的一天》(A Day Without A Mexican)所描述的那样,由于拉美裔工人的突然消失,加州的经济陷入了停滞。

作为移民的发明家

从2002年到2011年,在发明家人数(即专利持有人)上,美国经历了净增长,而中国则是净减少。

资料来源: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衡量发明家的国际流动性:一个新数据库”

哈佛商学院教授、斯坦福大学出版社去年出版的《全球人才的礼物》(The Gift of Global Talent)一书的作者威廉•克尔(William Kerr)说,如今,美国每10项新专利中就有一项是中国姓氏,而1975年这一比例还不到2%。据联合国下属机构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编制的数据,2002年至2011年,中国有超过5万名发明家因移民而流失,而美国则迎来了专利注册量超过19万的净增长。

“除了他们自己的发明,华人融入了美国的整个科学机构,包括初创企业,”克尔说。“如果你破坏了这个生态系统,就会损害很多非常富有成效的关系,而这些关系一旦损坏将很难重建。”

越来越多华裔科学家遭针对

赵鑫的律师 Peter Zeidenberg 表示:“通过如此严厉的打击,我们正在将他们推向中国的怀抱。”Zeidenberg曾是一名联邦检察官,现在已经成为面临嫌疑的中国研究人员的首选辩护律师。他说,在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里,至少有5名他的客户回到了中国,其他人也正在考虑将回国“作为预防措施”。

Zeidenberg的另一位客户王春在曾是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OAA)最多产的气候科学家。作为全球变暖和飓风相互作用方面的世界知名专家,王春在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获得了NOAA研究和科学大奖。2017年,他被指控犯有8项联邦重罪,包括欺诈和补充他在NOAA收入——他在中国海洋大学担任长江学者的三年时间里接受了2100美元。

他辞去了NOAA的职务,回到中国工作,把妻子和孩子留在了佛罗里达州。去年,他接受了一项协议,并承认了一项兼职罪名。他在被捕的四天后被判处了服刑时间。在法庭上,美国地区法官说,王犯了“某些错误”,但他对自己被起诉而不是接受审前分流表示遗憾。

今年5月,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解雇了一对神经科学家夫妇的团队,理由是该团队据称没有披露他们在中国的所有研究关系。这对夫妇,李世华李晓江都是美国公民,他们在埃默里大学有一个实验室,有15名研究人员,主要研究阿尔茨海默氏症等神经退行性疾病。在过去的两年里,李晓江也在中国的暨南大学有一个实验室,在那里他对猴子进行实验,研发亨廷顿舞蹈症的基因疗法。

这样的大型动物研究在美国备受争议,而且很难获得资助,但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主任克里斯托弗·罗斯(Christopher Ross)说,“这对开发药物非常有价值,因为猴子的大脑与人类相似。”罗斯与这对夫妇合作撰写了几篇论文。“美国取消了李教授的亨廷顿舞蹈症的研究是一个重大损失。”

这对终身教授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被解雇了。埃默里大学立即关闭了他们的实验室,没收了他们的数据和电脑设备。四名中国博士后研究人员被要求在30天内离开美国。

李晓江说,他在自己发表的论文、简历和资助文件中都披露了他在中国的所有研究联系。“每个人都知道我在中国工作,”他说。罗斯说,这对夫妇被解雇的唯一理由是没有完全披露他们在中国的关系,“这似乎极不成比例,并引发对大学程序和学术自由的质疑。”

埃默里大学发言人Holly Korschun拒绝就李氏夫妇一案置评。埃默里大学发表了一份书面声明,没有透露这对夫妇的姓名,但表示,两名获得NIH资助的教员未能充分披露外国资金来源和他们在中国的研究范围。报告指出,埃默里大学“非常重视自己的义务,即做好联邦研究经费的管理者”,并遵守所有披露要求。

由于在埃默里大学的几项有前景的研究被迫中止,李教授现在已经把所有工作都转移到了中国。费城托马斯杰斐逊大学的神经学家戴安·梅里(Diane Merry)说,在美国的人们会非常想念他们。梅里说:“李教授夫妇通过与其他科学家的合作和支持,帮助塑造了这个领域,为指导未来的研究提供了批判性的思考和判断。”“他们致力于找到治愈这些疾病的方法,这是无与伦比的。”

陷害胁迫,美国对华裔科学家设下关卡

另一方面,赵鑫在中国获得硕士学位,并在2000年开始在威廉玛丽学院攻读博士。2006年获得博士学位后,他在美国能源部杰斐逊实验室担任了7年的材料科学家。2012年,他因为开发了石墨烯基超级电容器——一种薄如纸张的纳米材料,可储存比传统锂离子电池多数百倍的能量,充电仅需几秒钟——而获得了世界技术网络颁发的最高能源奖。

赵鑫设计的石墨烯传感器

次年,在深圳投资人的支持下,赵鑫与人共同创办了一家公司,将他的发明商业化。赵鑫和家人决定留在弗吉尼亚,他与威廉玛丽学院就专利许可和研究协议进行了谈判,后者拥有赵鑫博士期间的研究专利。他的计划是磨练基础技术,并与美国的产品开发人员合作,同时在深圳生产原材料级的石墨烯纳米材料。

当在中国建工厂时,麻烦开始出现了。2016年,赵鑫从位于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的Hine Automation LLC购买了一只价值3万美元的机械臂,名为装载锁(load lock)。该设备通常用于芯片制造行业,将晶圆送入或移出真空室进行加工。赵鑫要求Hine Automation将这些设备运送给威廉玛丽在成都的姐妹大学——中国电子科技大学的一名教授。赵鑫聘请了这位教授作为顾问,负责将这个设备与处理室结合起来。

Hine Automation遇到了问题。该公司的CEO Scott Craver在2016年3月通知赵鑫,该机器没有许可证不能运往电子科技大学,因为电子科技大学在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制实体名单上。赵要求将设备运至教授家中进行组装,并在给Hine Automation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设备将“最终在深圳投入使用”。

三周后,赵接到一个自称David Mills的男子打来的电话。Craver事先告知赵,Mills可能会打电话来,并向赵保证,可以信任Mills来帮助解决出口问题。根据他们的通话记录,Mills提出要修改文件,让他的名字出现在装载锁的买家名单上,而电子科技大学将不再被识别为这台机器的目的地。

赵表示反对。“我保证我们不会送去那里了,”他告诉Mills。“那不是真正的目的地,而是一个中转站。”

后来发现,Mills是一名联邦特工的假名。在政府提交的录音中,他对赵的态度相当无情。

“我永远不会对第一个地址做任何记录,”他对赵鑫说:“我们要把它隐藏起来,你明白吗?”

“没什么好隐瞒的,”赵回答说,“因为我会给你另一个深圳的地址。它离电子科技大学有1000英里远,所以肯定……”Mills打断了他的话。

“但是你要明白,”Mills插话道,“为了让我安全、舒适地完成这件事,你不要再提你和我讨论过另一个地址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我明白,”赵回答说。“我想说清楚,那个地址已经不存在了,忘了它吧!那只是过去的误解。”

赵鑫的律师Zeidenberg说,在那个时候,“政府本应该立刻结束调查,就在他们挂断电话的时候。”Zeidenberg律师当了17年的联邦检察官。但案件才刚刚开始。

赵鑫说,他最终指示 Hine Automation把设备运到他的联合创始人在香港的一家贸易公司存放,直到深圳的工厂准备就绪。但他并不知道,这些设备被扣留在坦帕机场。在香港,美国商务部的一名出口管制官员访问了新地址,发现那是一家公司的狭小办公室,只有一个房间,这家公司是销售用于玩具和圣诞装饰的布料、丝带和绳子的。

该官员写道,在那个地址“绝对不会使用”装载锁。赵鑫飞往香港解释说,他的公司正在附近租赁额外的空间来组装设备,但这显然增加了官员的怀疑。他的报告总结道:“这个设备仍有被转移到被禁止的最终用户手中的风险。”

在乘飞机经纽约肯尼迪机场返回弗吉尼亚州时,赵鑫被美国国土安全部门的调查员Eric Jones扣留问话。Jones没收了赵的电脑设备。赵鑫说,Jones的说辞是他有搜索儿童色情作品,并承诺一个月内归还电脑。Zeidenberg说,最近,中国科学家和工程师经常在往返中国的途中在美国机场被拘留和搜查。“他们经常以色情作为借口,”他说。

几周后,赵鑫再次接到化名David Mills的人的电话,并重申电子科技大学绝不是装载锁的最终目的地。“不知怎的,造成了一个误解,”赵鑫说。他问能否把机器运到弗吉尼亚。

Mills邀请赵鑫在坦帕见面。2016年8月16日,赵鑫抵达坦帕机场时,Eric Jones在机场门口将他逮捕了。赵鑫吃惊地发现,他以为“Mills”是个不想露面的货运中介,竟然陷害了他。开车去皮内拉斯县监狱的途中,Jones和赵鑫坐在后座上,并对戴着手铐的赵鑫说:“看,有那么多在美国的中国人为中国政府工作,如果你了解什么,要让我知道。”“这会对你有帮助。”

在赵鑫的传讯中,联邦检察官说他是一名可疑的间谍,如果被释放,他将在中国经纪人的帮助逃离美国。在监狱度过了两个晚上后,法官才保释他。

花了整整一年时间,以及11万美元的法律费用,美国才不情愿地撤销了此案。Zeidenberg说,一名检察官告诉他,司法部的一些高层对这个结果并不满意。他说:“这类案件涉及居住在美国的中国人,是政府的首要任务。因此,即使是像这样的烂案件,也会搞得更久。”

赵鑫说,他对美国的法律体系失去了信心,他不想让自己或员工因为试图在美国和中国建立一家先进的技术公司而面临风险。对威廉玛丽学院来说,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打击。衍生一家先进公司的成功故事和数十万美元的研究资助计划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令人失望的是,环境似乎正在推动他们离开,”该校技术主管McDevitt说。

赵鑫的个案只是冰山一角,美国对华裔科学家的针对和设下的种种关卡,正在破坏现在的研发和创业生态,而一旦破坏,将很难重建。

原文: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19-07-18/u-s-targeting-of-chinese-scientists-fuels-a-brain-drain

用人文化的视角介绍中外科技的历史,展示科技领域的前沿动态和深度思考,以及发展趋势,为科技工作者和关注科技的公众打造一个纯净的心灵家园。本微信号转载的文章观点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微信号观点。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标注来源作者,倡导公益,只为分享价值,与商业利益无关,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科坛春秋精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