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清家族背景非常显赫,曾一度沉迷买彩票,如今对得起演员二字

原标题:海清家族背景非常显赫,曾一度沉迷买彩票,如今对得起演员二字

南京秦淮区有一处保存完好的清代古宅,它是目前存留的最大的民间住宅,被称作“九十九间半”,这就是甘熙宅第。

海清就出生在这座大院子里,她的母亲甘娟与她外公甘汝敏离开甘家大院的时候,海清刚出生。

海清母亲的祖上甘熙是晚清著名文人,与曾国藩还有李鸿章的父亲李文安是同榜进士。

甘氏一族为金陵望族,甘家自古以来就人才辈出,有武将也有文官。其祖先最早可追溯到战国的秦丞相甘茂,其后甘罗、甘宁、甘卓等都是著名人物。

甘家祖上就是一个戏曲艺术之家,上世纪三十年代, 甘贡三成为了甘家的主要核心人物。

他把“南京新生音乐戏曲研究社 ”搬进了甘家大院。

正因如此,当年梅兰芳等戏曲名流也经常光顾这里。

甘贡三精研戏曲,他的儿子甘南轩、甘涛、甘律之也是南京文艺界的名人。

可以说,这位老艺术家培养了第二代的京昆人才,并惠及了第三代,为京昆曲艺事业的延续做出了巨大贡献。

解放后,甘家大院逐渐被政府接管,甘家后人也都搬离了这里。

如今这里成为了南京民俗博物馆,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作为甘家的后人,海清从小就练习戏曲,每天早晨都会吊嗓子,练习基本功。

海清的外公甘汝敏是金陵美专的学生,擅长画国画,爱好京剧昆曲。

海清耳濡目染,小时候常常站在一旁,一边研磨,一边看外公写字画画,长大后也爱上了写写画画。

由于受家族文化的影响,海清从小在充满艺术气息的空气中浸泡,所以艺术的种子早早就在她心目中生了根。

9岁的时候,她将大人给的买冷饮的钱省下来,偷偷地拿了家里的户口本,报考了舞蹈学院 。

这个倔强的小女孩,注定一生与艺术结缘。

海清母亲成长的年代,甘家已经逐渐没落,往日门庭若市的场面已不复存在。

曾经的富庶门楣也成为了那个时代不光彩的烙印。

到海清出生后,她们家的日子已经非常不好过了。

因为家里穷,根本买不起雨具,所以海清小时候最害怕下雨天。

南京的天气,雨又特别的多,每到那个时候,海清心里都会很尴尬,和同学挤一把伞回家的滋味让她记忆犹新。

直到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舅舅才给海清买了一把蓝色带花点的雨伞。

这可把海清高兴坏了。

上学路上,天下着雨,但她舍不得把雨伞从伞套中拿出来,宁可被淋湿,也舍不得用。

后来外公又给海清买了一件雨衣,直到今天她依然记得雨衣的花样。

童年物质的匮乏,让海清对每一件心爱的东西都非常珍惜。

长大后,她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在国外看到漂亮的雨衣就会买给儿子,尽管儿子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因为热爱表演,所以海清在1997年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成为了黄磊的第一批学生。

大学毕业后,本以为此生将在艺术的道路上,一路高歌猛进。

但结果却是无人问津。

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没有人脉,不找关系,很难顺利接到好的戏。

再加上海清的长相在一众影视学院演员当中又算不上太出众,所以她有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戏可拍。

每天都在未知中等待。

那段日子,对一个对未来充满无限憧憬的年轻人来说,是非常痛苦的。

说不迷茫那是假的。

为了排解心中的苦闷,海清每天跑步,看碟,溜达花鸟市场,有时还会去公园练剑,晚上回家有时一个人看书到半夜。

在北京城朝阳门最繁华的小闹市里,海清像是活在了另一个世界里。

这种不被需要感,让海清一度非常痛苦,更要命的是,她不知道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

直到有一天看到费里尼的电影《八又二分之一》之中的一句台词说

​人生是苦的。

这句话让海清很震撼,她不禁反问,人生不应该是甜的么,怎么会是苦的呢?

正因为此刻她就在品味着人生之苦,所以才会对这句话如此动容。

这句不经意的台词,影响了海清的人生,让她从此开始走上了追求生命真相的道路 。

未来对于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来说,充满了沉重的不确定感。

就在那段时间里,海清开始养成了一个让她沉迷的习惯——买彩票。

几乎每天都会去买,彩票站就在自己租的房子楼下的小卖部。

因为那段时间买彩票的经历,后来无论走到哪里,她都能敏锐的发现藏在犄角旮旯里的彩票站。

在她心里,在买到彩票之前,就已经料到不会中了,但还是抑制不住继续买下去的冲动。

后来和妈妈讲起这件事,母亲说她花冤枉钱。

而她却振振有词的说,你觉得是冤枉钱,可对我来说却是希望。

海清说,当时可能是因为买彩票的10元钱,是她唯一能Hold住的事情了

这个行为,持续了很长时间,那个“万一要是中了”的思想,一直支撑着她买下去。

直到生了孩子当了妈妈后,她才停了下来。

海清一直说黄磊是自己的贵人,不单是因为黄磊是自己的恩师,更因为黄磊曾在人生重要路口上,指给了她一个方向。

30岁那年,正当游离在演绎圈之外的海清,还在百无聊赖的买彩票之时,黄磊推荐她去出演了一部电视剧叫《双面胶》。

正是因为这部戏,让海清有了知名度,她积攒了多年的力量终于得到了证明。

七八年的时间,有人大红大紫,更多的演员还是过着籍籍无名日子。

有人转了行,有人退居二线、相夫教子。能坚持下来的人,多数都是对演员这个行业有情怀的。

因为在《双面胶》中的精彩表现,海清的片约从此不断。

接下来的《蜗居》,还有《媳妇的美好时代》让她彻底火了起来,更被封以“国民媳妇”的称号。

站在领奖台上的海清,此时深刻的理解了,山冈庄八在《德川家康》中的那句话:

“人生就是忍耐,不停的忍耐,等到机会降临的时候,奋勇而上 ”

她获奖后的感言是:

我这一路走过来,有的人是坐着电梯看到风景,有的人是坐缆车,有的人是抬轿子。

我很幸运,我是双腿一步步迈上来的”

她还说“我很幸运,因为我在被生活打磨的时候,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风景”。

走到这一步,差不多用了十年的时间。

海清的性格爽朗、利落,真诚中又有一些大条。

作为演员她对自己是非常有要求的,这些年从未听过有关她的绯闻和负面消息。

在这个真人秀泛滥的时代,很多演员感受到了冲击。

随之因娱乐而出道的演员也越来越多,烂片的底线也被越刷越低。

海清说,真正的演员其实很少,明星多一些,真正的演员对表演是有恭敬心的

出道多年来,海清很少上娱乐节目,为数不多的几次也是因为朋友关系好,实在不太好拒绝。

她从心底里排斥真人秀。

她说:“真人秀是当今演员逃不过去的一道坎,除非你的腿足够长,能迈过去这道河沟,很多人迈步过去都会沾,自己也会”。

的确,在这个全民娱乐的时代,各种流量明星承包了热搜,赚足了人们的眼球。

反而实力派的演员们的生存空间被压榨的越来越少。

苦哈哈研究剧本,一年多辛苦拍出的作品,最终还不如很多娱乐明星一天聊天打屁的收入多,这就是很多演员的现状。

这是一个过度娱乐化的时代,也是考验一个演员耐性的时代。

海清相信真人秀的时代会过去的,她的笃定一如当年9岁时报考舞蹈学院时一样坚定。

成名后,很多人请她做导演,做监制。

但海清都拒绝了,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

但自己并不后悔,因为对那些真的不感兴趣。

真正让她着迷的只有表演。

有人说她这样的人是一条道走到黑。

海清却相信,这一定是条光明的道路,而且越往深走,离表演的真谛就越近。

41岁的海清,过得平静又感性,目前的她不再像年轻时那样患得患失。

对于个人成就,生老病死等人生大事,她看得非常通透。

小时候的梦想,是希望自己的名字能够留在电影史册上,但现在这些在她眼中都不重要了。

她依然坚信人生是苦的,在这趟苦旅中,海清努力将自己的心变得宠辱不惊。

因为向往自由、无拘无束的生活,所以在梦中经常会梦到自己是只展翅高飞的鹰。

在梦中她无数次的飞跃山顶,飞过森林......

也因如此,海清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滑翔伞。

她曾在尼泊尔玩过一星期的这个运动。

梦中经常出现的场景,真的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飞翔在高空时,那空气、那风都是无比真实的。

那一刻,自己放佛进入了另一个空间。

著名节目主持人易立竟称海清是个“努力探究生命实相的人,这样的人要有智慧和勇气如实的观察和对待周遭的一切,这不是一条容易的路,她正在这条路上小心翼翼的前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