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一阿拉伯分支,他们素以忠诚闻名,以色列任其成员为王牌旅长

原标题:中东一阿拉伯分支,他们素以忠诚闻名,以色列任其成员为王牌旅长

德鲁兹人是中东地区一个少数民族,他们在民族划分上属于阿拉伯人分支,属于欧罗巴人种,全球大概只有100多万人。德鲁兹人没有自己独立的国家,主要分布在叙利亚豪朗山区,大约有80万,还有13万德鲁兹人生活在以色列境内,其余生活在黎巴嫩、约旦等国。德鲁兹人信奉的宗教,虽说也是从伊斯兰教中脱胎出来的,但是他们与穆斯林不同:不缴纳天课,不封斋,不行割礼,不朝圣,实行一夫一妻制,保留较多的拜火教习俗,只过宰牲节和阿术拉节。独特的宗教信仰和生活方式使德鲁兹人成为阿拉伯人中一个特殊群体。

有史学家认为,德鲁兹人源自成吉思汗孙子旭烈兀的西征兵团,旭烈兀攻占过巴格达和大马士革。公元1259年,蒙哥意外战死,旭烈兀退回中国争夺汗位,留下两万部队驻守大马士。就在旭烈兀率蒙古大军走后不久,埃及苏丹率领阿拉伯与北非联军进攻留守的两万蒙古军。很快,这两万蒙古守军就被打败,败下阵来的蒙古军人化整为零,到处流窜保命,分散在叙利亚和黎巴嫩境内。这些幸存下来的蒙古军人,他们成了德鲁兹人的祖先。上千年来,在中东这样复杂的地缘政治格局下,特鲁兹出于自我保护目的,整体军事素养要高于其他族群,而且宗教教义要求成员必须忠于所在国。

由于忠诚和尚武闻名,德鲁兹出身的军人,都在所在国家军队中发挥着超乎其人口比例的作用。在叙利亚军队中,德鲁兹人被阿拉维派视为可以依赖的伙伴,可以进入军队核心圈,以及掌握高科技和重武器。以色列建国初期,在北方的迦密、加利利坐落着德鲁兹人的村庄,大约生活着六七万德鲁兹人。为了对国内阿拉伯人进行“分而治之”,以色列政府将德鲁兹人视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宗教团体,德鲁兹人可享有宗教法庭自治并成为以色列义务兵役制的实施对象。德鲁兹人也没有让以色列人感到失望,在历次中东战争中,都表现出了他们高度忠诚和英勇善战。

尽管根据自己的教义,以色列德鲁兹人这样做并没有问题,但他们还是承担了叛徒的骂名。叙利亚的德鲁兹派曾多次呼吁,希望以色列的德鲁兹人不要加入以色列军队。1967年,以色列从叙利亚手中夺取了戈兰高地,而当地2万居民大多是德鲁兹派。戈兰高地是叙利亚西南部一块狭长地带,西与以色列接壤,居高临下,从戈兰高地可以俯瞰以色列加利利海和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对以色列的国家安全造成巨大威胁。在历史上,叙利亚数次利用这块高地对以色列发起攻击,想一举消灭以色列。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中,叙利亚没能夺回戈兰高地。

1974年,叙以两国达成军队《脱离接触协议》,在戈兰高地东侧设军事隔离区,由联合国观察员部队进驻。1981年,以色列宣布吞并戈兰高地,国际社会不予承认。联合国安理会当年通过的第497号决议明确表示,以色列将其法律、管辖权和行政机构强加于戈兰高地的决定是“完全无效的、不具国际法律效力”。然而,为了争取戈兰高地的德鲁兹人,以色列开出了非常有诱惑力的条件,以使他们愿意接受以色列的国籍。在以色列统治下,虽然生活在戈兰高地的德鲁兹人条件较好,但绝大多数拒绝接受以色列公民身份,他们表现出一贯的忠诚,从心理上只认同叙利亚,并愿意与以色列人划清界限。当然,叙利亚也一直从未放弃试图夺回戈兰高地。

然而,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戈兰高地越来越多年轻的德鲁兹人申请以色列公民身份。为了增加争取的筹码,2013年10月以色列国防部做出一项重要任命,任命德鲁兹人加桑·埃利安为戈兰旅旅长,这在以色列历史上是破天荒的。戈兰旅成立于1948年,是为纪念二度血战戈兰高地而取名的,该旅以骁勇善战著名,在以色列独立战争中,该旅从最北方的黎巴嫩边界,一直打到最南方的红海之滨,赢得了以色列国防军第一旅的称号。后来,戈兰旅成为以色列军队的一个符号,只要有战争,戈兰旅一定在最血腥、最前沿的地方。加桑的任命在中东地区引起很大震动,随着时间推移,戈兰高地的德鲁兹人已经成为叙、以博弈的焦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