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情日记(41)--在你面前,我的语言已然苍白

原标题:民情日记(41)--在你面前,我的语言已然苍白

《民情日记》第41期,文章娓娓道来,似乎没有太多的情感起伏,但读来却让人有种莫名的感动……

在你面前,我的语言已然苍白

——上河口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募捐纪事之一

2019年7月20-21日初稿 星期六-日

2019年7月28日晚9:18定稿 星期日晴

上河口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募捐倡议发出很久了,得到了社会各界和上河口优秀儿女以及社会贤达很好的回应,但我的文章却无从下笔,因为留守儿童之家要长期维持正常运转,基金最基础的来源,应该是从上河口走出去的优秀儿女和上河口的社会贤达,他们目前已经做出了积极回应,今年暑期的高考奖励和留守儿童困难群体的慰问,也将由这部分人来担纲。村里村外,宾主之间,先写谁,我很有点犯难,最终我决定把这篇文章的“上席”让给那些尊贵的客人。

致敬!那些

吃着野藠腌菜稀饭的山里打工仔

倡议书发出以后,我很担心冷场,如果那样,将是一件很尴尬的事。冒冒失失地挨个“敲门”去化缘,往往“扰民”又伤己(我曾为此犯过惨重的错误,此生悔之不及矣),但又不能等着别人上门,要找一个万全之策,这尺度最难拿捏。

我隐隐约约地想起,好像我哪篇民情日记后面,有一段读者留言:想给姚书记帮点忙,不知怎么联系。看那微信名,很不熟悉,又不知道从哪里查起,只好搁下。这次我抱着尝试的心态,找我的一个号称“电脑”的学生戴必华打听(他记得住几百个人的电话号码,他的同学无一漏网),没想到这个学生立马报出了微信号主的大名:曹卫明,也是我的学生。他告诉我,卫明在厦门打工,热心公益,但家境并不宽裕。我说:那就算了。他不很肯定地回答:我还是给你联系一下吧。

当天晚上,曹卫明就加了我的微信。从聊天中我知道他现在家庭负担仍然很重,收入也并不很高,但公益慈善看准了的会努力去做,一年之中,常常多次组织或参与此类活动。他让我发一些资料给他看看。

很快,他就回了信,说帮我试试。哪知当天晚上,他就募集了2000多元,截止第2天中午就超过了募捐目标,达13000元。

我很惊讶他的组织能力和号召力,我问他用了什么高招?他说微信一分享,遇到点赞的人,电话就打过去:“点赞是要付费的哦,多少表示点!”他戏谑地称之为“史上最贵点赞”。我问他是不是一些做慈善的同道,他说:“不是,就是自己的老乡,都是一些打工仔。”

到这时,我才发现我中了他的“道”,我很惶愧。他说:“除了爱心人士以及真正的慈善家,只有打工仔才会深切感受到留守儿童的苦,才会这么爽快地捐钱。”我一时语塞,想想也许他们自己的孩子就是留守儿童,也许他们的父母家人钱都不够用……我感觉自己有点下不来台,但反念一想,事已至此,就郑重接受他们的深情厚意吧。唯愿他们的父母家人安好,唯愿他们的孩子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关爱,健康成长!

当天晚餐时节,曹卫明给我发了一张照片,一碗稀饭,一碗水煮豆角,一碟家乡的野藠腌菜,这就是他的晚餐。他告诉我,中午在厂里忙不过来,就是一碗方便面对付。我说这样不行,他说好多年了,一直都这样,身体还不错。有钱省下来做些慈善,心安也就体健。

这一众捐款者除了戴必华、杜勇军、赵美锋等是我的高中学生外,大多都是卫明的家人和亲朋好友,不少是慈利县三官寺人;赵美锋情况有点特殊,她老家赵家岗,个头不太高,皮肤白皙,文静内秀,单眼皮,眼睛有点美美的小眼袋,字迹秀美,作业很干净,就像她的长相一样漂亮。但毕业后就一直音讯杳然。再后来,知晓她的信息已是20多年之后,她已远嫁台湾(因务工与老公结缘),小家庭很幸福。三官寺、赵家岗均离张家界天子山不远,天子山,因土家族向王天子造反而得名,这里民风彪悍,淳朴刚毅,敢爱敢恨,至今古风犹存。

山里打工仔捐款一览

打工仔曹卫明的晚餐“牯牛挪荡(氹)”

时隔30年的感恩回馈

在曹卫明捐过来的善款中,最大的一笔是4000块,捐款者曹世勇,同样是我的高中学生。

曹世勇开始语文成绩特别是作文不怎么理想,但高考时语文居然还帮了忙,他说他的语文兴趣就是在我的手上提起来的。

想想那时候我有什么高招呢?方法有点笨,不过就是坚持和付出:每天一定读报,每两周一定一篇作文,每篇作文一定讲评,每个学生的每一篇文章只要有一句精彩的(像“我们吹着喇叭花走进夏天”之类),我一定点赞,最优秀的作文我一定用钢板工工整整地把它刻出来,奇文共欣赏……在教室的后面,有一个阅读栏,上书一副对联:“仰以察古俯以观今醒则忧滞梦则思变”(这在现在看来,或许有人觉得有点扯,但那时的我们就觉得这应该是一代青年的担当),里面张贴着学生的优秀作文以及各类阅读材料……

曹世勇说,从那时起,他就养成了关注国家大事和国际风云的习惯,特别是报纸社论和各类评论,日日必读,一直到大学、到读研都始终坚持。尽管他学的是理科,但最终工作中作用最大的恰恰是他的语文功底,现在每一天的工作都离不开它。而今天这笔捐款,算是他对30多年前我们的遇见的一种感恩和回报。

世勇是个苦孩子,3岁多就没了爹;初二时,妈妈瘫痪在床;哥哥本来以优异成绩选拔到慈利二中初中部,因家境实在太过艰难,心事太重,便中途辍学在家,成为供养一家六口的主劳力,同时挣钱供养世勇读书。世勇考上大学,哥哥难以承担昂贵的学费,幸得一些亲朋好友的资助,得以完成学业。“从此,感恩,伴随着我的人生的每一步”,世勇说。

广州大学志愿者在上河口开展感恩教育

不能忘记的一、二、三

《上河口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募捐倡议书》发出以后,我所收到的第一笔钱,是上河口村外出务工青年孙小红捐的,这几乎没有悬念,因为他是我的“铁粉”,也因为他不想村里的小朋友,像他一样留下一个大学的遗憾。他是我第一篇公开发布的民情日记《上河口的早晨》未出镜的主角,也是上河口第一个村民组织群“上河口种养殖群”的组建者和群主。本来他高中成绩不错,因高考失利,未能考上大学,但只要复读,考个好大学没有任何问题,因为家里姊妹多,他便把梦想埋在心底,加入了南下打工的洪流,并独力攒钱为家里修了一栋房子。在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初,他曾在家里待过一段时间,想回来发展,但各种开支远远超出他的预期,又因为38岁了,个人问题还没有解决,只好再次离开家乡,为此我曾经感叹过好长一段时间。

我总觉得,他人太过实诚,很担心他找不到女朋友,因为他曾经告诉我,有比较开放的女孩子曾向他主动表白,他有点懵,怎么能够女孩子先表白呢?居然拒绝了。从内心里讲,我对他的这种纯粹、可靠是赞赏的,但我心里又难免嘀咕,这年代你还这样老实,这样老观念,不打光棍才怪呢。不过,几个月前,他突然告诉我,他已找到他的另一半,国庆节就要结婚,路子嘛,当然是媒妁之言。但这速度真有点大出意外,也许正应了农村里的一席土话:婚姻未动,再急也白急;姻缘到了,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我这里先送上满满的祝福吧。

第二笔钱是我的大学同学熊光明女士所捐。上大学时,她和她老公(同班同学)家里我都去过,大学毕业后,有一段时间联系比较紧密。她不仅人靓,而且性格开朗,心地善良,一如她的名字给人光明。她写得一手好文章,曾在长沙晚报发过作品,班上粉丝不少;我因为村里工作忙,难得有时间去一一关注和点赞,但她对我这里的关注,几乎从来没有缺席。她的作品主要写乡土,写家乡的小人物和“大人物”,写常德皇木关一带的风土人情,是一幅乡村风俗画,又是一部地方风物志。有同学建议我按照光明的模式,去写一写上河口单个的人,写一写村干部的奉献和付出,写一写自立自强的贫困户,写一写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的典型,写他们的创业,他们的奋斗。这是很好的提议,但现在我还真的无法完成这份作业,当然,以后肯定会有的。

第三个对我的募捐倡议给予热切回应的是阿雅,不过不是捐款,而是1对1的帮扶提议,这是我没料到的意外之喜。阿雅,也是我们的大学同学,当时在班上她是一个美丽的存在,从容澄澈,从不张扬,一如春花照水,给人心灵的宁静;走路永远轻柔和缓,文学作品里的莲步轻移,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现在她已经退休,但仍然在一所学校发挥余热,想象在这个浮躁的世界,她的学生有福了。

打工仔曹卫明(前排左一)参与慈善活动

最深不过桑梓情

在我决定向上河口在外的优秀儿女化缘之前,我们的村干部多少有一些犹豫。“这些优秀儿女在外打拼不易,我们以前对他们有一句交待:今后村里除了架桥修路以外,绝不给他们添一点负担。”但我想这事总得有人做,总得有个开头,再说没走出去,不尝试,又怎么知道不行呢?

我首先找了村里的一名区政协委员、做水产的杨国清,他立即在电话里给了我肯定的答复,但他实在太忙,面谈是一约再约。后来我们俩在桥南一条马路边见面,时间不到10分钟,听了我的设想之后,他很爽气:“这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啊,今年高考学生的奖励资金,我会邀一些人一起解决,同时请村里将一些家境困难的留守儿童录一个名单,我们看能不能给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原介福优秀儿女你能拜会最好,不能拜会的我解释一下,应该不会太为难。”

按照杨国清的指点,我先后拜会了上河口原介福片区优秀儿女柳六顺、王腊前等,都是可亲可敬之人,他们的事业算不上大,但心胸都足够宽阔:“下一代的事,再难我们都会支持一点。”

王腊前的工厂,厂区环境优雅,干净整洁,但当我坐到老总办公室时,发现里面的设施相当简陋,那天光线暗淡,居然连电灯都没开。他告诉我,他所在的豆奶行业,近年市场萎缩得厉害,他做得还算平稳,但感觉还是有些吃力。

我写的这些,看来有些闲,但并非闲话,只是想借此告诉将要受到资助和奖励的上河口的孩子们,他们所得到的一切,并非理所当然。心怀感恩,回馈家乡和社会,这是他们一生应有的姿态。

在原上河口片区,有一个组,近年一直有一个习惯,每年春节,文际宏、李汉明等优秀儿女及年轻后辈,一定要对70岁以上的老人集体看望慰问。对于留守儿童之家的建设,文际宏表示:“虽然我们能力有限,但只要村里组织,只要德喜支书一声召唤,我们立马前驱。”

最后我要特别说一句,我无法在这篇文章中将上河口所有在外优秀儿女和社会贤达的承诺一一展现,只能留待下一篇去写吧;同时因各种原因,我没能一一拜会或向他们亲自致电,特此致歉!

桥南市场志愿者在上河口开展结对帮扶对象暑期走访慰问

白狼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