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风度的扪虱而谈

原标题:魏晋风度的扪虱而谈

魏晋南北朝时期,士人颇有个性,后人称之为“魏晋风度”,其中既有“清谈”、“隐逸”、“拟古”之类的风气,又有“服药”、“狂饮”、“放诞”等狂放行为。这些士人忽尔清言,或徜徉山水,或归隐田园;忽尔任诞,或醒醉不分,或扪虱而谈。

“扪虱而谈”与名士王猛有关。王猛字景略,生于晋明帝太宁三年(公元325年),卒于晋孝武帝宁康三年(公元375年)。少贫贱,博学,尤好兵书,倜傥有大志,不屑细务,人皆轻之,但猛悠然自得。晋穆帝永和十年(公元354年),桓温北伐入关。王猛披着粗布衣服去见桓温,“扪虱而谈当世之务,旁若无人”。这就是“扪虱而谈”的由来。

按理说,无论是谒见还是会客,都应当衣帽整齐举止典雅,可王猛在见桓温这位大将军时不仅不修边幅,居然还摸着虱子挠着痒痒,这也太不像话了。事实上,如果对那个时代的社会风尚有所了解,我们对这些行为就不难理解了。

魏晋南北朝时期,士人流行服用“五石散”。服用这种本来是治疗伤寒的散剂后,全身发烧,之后变冷,症状颇像轻度的疟疾,所以服后一定要散步,大量吃冷东西,和热酒,穿薄衣服,洗凉水澡。另外,服用这种散剂后,人的皮肤特别敏感,很容易被磨破。新衣服比较硬,魏晋名士也就大多痛恨新衣服,而喜欢穿柔软的破旧的、没有浆洗过的衣衫,如此便容易生出虱子来。

那时,名士们一遍谈天,一边把手伸到衣服里捉虱子,都被认为是典雅的事情,所以扪虱而谈也就成了一种名士作派。

与王猛一样,名士嵇康身上的虱子也不少。他自称:“不涉经学,性复疏懒,筋驽肉缓,头面常一月十五日不洗,不大闷痒,不能洗也。每常小便,而忍不起,令胞中略转,乃起耳。”他长期不洗头、不洗脸、不洗澡,以至于浑身生虱,这样的风度在当时被当做时髦。所以鲁迅先生就说过:“我们看晋人的画像和那时的文章,见他衣服宽大,不鞋而屐,以为他一定很舒服,很飘逸的了,其实他心里都是很苦的。

由魏晋士人服用“五石散”,想到了现在有些人吸毒,本来是害人害己的事情,偏偏有些人就上了瘾,甚至为此铤而走险。魏晋士人那样举止,好歹还留个“风度”,而如今的吸毒者,别说风度了,连命都会搭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