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潜重洋(五)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梦潜重洋(五) | 长篇科幻连载

潜水艇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让她躺在水里,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完全不会湿?她意识到这感觉就像躺在被窝里一样,对,很像。

房泽宇,未来事务管理局签约作者,时装摄影师。酒醉时披上件黑色幽默,在舞台上演绎了场荒诞的秀。代表作《向前看》、《青石游梦》。

梦潜重洋

五 白夏

(全文约7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8分钟)

当诗迷雅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先看到的是一盏刺眼的晶灯,光线直冲着她,她用手挡住那刺眼的光,感觉晶灯后面好像站着什么人,是一个影子。

她只记得刚刚在地下室里找不到那个贼了,随后在观望管家房间的那条暗道时,一只手从水里伸出来,把她拽了下去。

“别动。”一个女人声音在晶灯后面传出来。

“你是谁!是那个贼吗?”诗迷雅用手挡着光大声回问道,这时她向身后看了一眼,看起来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房间,身后就是墙了,而身侧的地方也是墙,在这样狭窄的空间没办法把腿上的力量施展出来。

“桑奇呢?”那女人又问。

那是管家的名字,这女人为什么认识他,诗迷雅疑惑着,听她的口气也不太像个小偷。

“先告诉我你是谁?”诗迷雅不服气地问,“之后再告诉我你为什么认识他。”

“让我看看,你这身漂亮的衣服,难道你是那位大小姐吗?”

看来她对自己也有所知,诗迷雅想,但她的口气很不对劲,没有尊敬也没有挖苦,这让诗迷雅一时判断不出她是什么人。

“现在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诗迷雅说。

随后那晶灯一晃,不再照着她的脸了,而是照向了天花板,天花板很矮,把光反射下来,屋子顿时明亮了,是一间只有三平米左右大小的‘盒子’屋,又窄又矮。

面前的这个女人的确就是刚刚被她打晕的那个,她还穿着管家的衬衫,站在对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她迷离地眼神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看起来你也不像是从噩梦深渊来的人。”她表现得没有那么紧张了,“这是一个临时通道,但我不是来找你的,我和桑奇有个约定,他在哪?”

“我希望你知道在和谁说话,先回答我的问题。”诗迷雅咄咄逼人地问道。

可是那女人好像并不在乎她。

“这件事儿与你无关。”那女人往墙角看了一眼,那的地上开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口子,里面是一层水面。

“那好,那我也不会告诉你他在哪。” 她挺着胸脯站了起来,天花板很低,那女人只能半垂着头站着,但诗迷雅可没那么高。

“小姑娘,你最好放聪明点,你就要大难临头了。”那女人不紧不慢地说。

小姑娘?没人敢这样称呼她,但诗迷雅想,大难临头倒是真的,可她是怎么知道的?“至少你先告诉我你的名字。”诗迷雅往那水面走了一步,她不知道她为什么总看这里,而这下面又通向哪?

“白夏。”那女人说了自己的名字,“别兜圈子了,赶快告诉我桑奇在哪。”她有点不耐烦了,但她的声音很温柔,即使是不耐烦的语气,听起来也很动听。

诗迷雅决定先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她,看看对方的反应。

“他死了。”诗迷雅冷冰冰地回答道。

“给你个机会再重新回答一次。”那女人并不相信。

“真的,他死了,他昨天上了晶石号,随后和船的残骸一起漂回了海滩,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我警告你,巡逻队的人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

“他死了?真的?”

“难道我会诅咒自己的管家死掉吗?”

白夏皱皱眉,嘴里呢喃起来。

“怎么?你很难过吗?”诗迷雅继续探问,她想知道他们的关系。

“为什么难过?是吧,也许有一点……”白夏似乎在思考,“那好吧,那我的酬劳就由你来付。”

“酬劳?桑奇雇佣了你?”诗迷雅得到了有用的信息,看起来管家私下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他雇你做什么?”

“没什么,帮他查看一些东西。”

“什么东西?我想知道清楚一些,毕竟现在是我来付钱。”知道了这层关系,诗迷雅觉得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不光是钱,还有承诺。”白夏说,“是海底石柱,我看到有人在上面绑了炸弹,他答应过我,会解决这件事情。”

“海底石柱?”诗迷雅又困惑起来,因为她从来没听过这种东西。

“你看。”白夏指了指自己的头,“我这一路十分危险,刚刚到这儿后就有人打晕了我,还把我捆起来,差点就要我命了。我没时间跟你说谎,你也别装出什么也不懂的样子,就像桑奇答应好的,赶紧把那件事儿解决了,我也要去找那个袭击我的人了,我要让他为此付出代价……”她说着把拳头锤到了墙壁上,发出一声很恐怖的动静。

诗迷雅冷静下来,这个女人好像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当然,诗迷雅的确知道她的头是怎么回事儿,但不会告诉她的。

“钱的话,没问题。”诗迷雅点点头,“但我确定我不知道海底石柱的事。”

“你不知道?桑奇没对你说?”白夏不大相信。

“看起来是他私下在做这件事儿。”

“这么说你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喽?”

“再提醒你一次,注意语气,我此时是望雾庄园里唯一的主人。”

“你?那就麻烦了,因为我没时间跟你解释这古老的问题。”白夏淡淡地皱了皱眉,“你只要知道,如果那些石柱爆炸了,海水就会倒灌上来,会淹没这里,到时候雾也会跟过来,海底也会乱成一团。”

“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是谁做的?”

“一些需要花很大功夫让能跟你说明白的人,好了,你能做什么?你有什么办法阻止这件事儿吗?”

“如果我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首先就得了解所有的事情。”

“所以我才说你是个可有可无的人。”

诗迷雅看着白夏,她好像一点也不想把事情告诉她,也许有什么事必须瞒着她,诗迷雅不能判断,至少这女人觉得她是无关的人,可诗迷雅不想是这样的结果,她现在是庄园的主人,得了解所有的事情。

“等一下……”诗迷雅思考着今天所发生的事,她一直预感这一切都不是巧合,现在似乎有什么浮出水面了,她得让这个女知道自己有能力介入他们不想让她知道的事,她忽然想到海滩上的那个人,以及海中的巨响和漫上来的海水。

“你说的石柱在哪?在金子滩吗?我刚刚在那听到过爆炸声,也看到海水向上漫了。”

“你说石柱爆炸了?”她问。

“我不知道,难道石柱在那附近吗?”

“就在那片海滩下面,石柱一坍塌,岩石就会沉到海沟里。”白夏又看了一眼墙角的水面,诗迷雅注意到,那水面有变化,在渐渐浅下去。

“果然是真的,石柱爆炸了,他们想毁掉西角城。”

“他们是谁?请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诗迷雅又抓住了一条信息,她看出这一切果然是有原因的,她要知道到底是什么。

“没有时间和你解释。”白夏依然不肯告诉她,“我们得赶紧走了。但桑奇说好会保护好那些柱子,他没有做到。”她向水面那边走去。

“等等!”诗迷雅叫住了她,“你还没有告诉我,而且我要怎么办,你这是要去哪?别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

“潜水艇现在没有能源带两个人。”白夏转过头说。

“什么?”诗迷雅没听明白,她说的潜水艇是什么?

白夏似乎也在思考,“那这样吧。”她说,“我把你送回去,之后我就要走了,我只能说你们望雾庄园一点信誉也没有。”

“别扯上我的庄园。”诗迷雅很不高兴她这样说,“这是管家私人的事,而且我什么也不知道,你还没有告诉我。”

“但你父亲知道。”

“我父亲,你认识他?”诗迷雅惊讶道。

“算是吧,很多年了。”

“他人在哪?”诗迷雅的心提了起来。

“我怎么知道,不是已经出海了么。”

“那么……你说他知道什么?”

“行了,小姑娘,看起来没人想让你掺合进来。”

但这次诗迷雅不想再让步了,她意识到父亲和管家都有事儿在瞒着她,而她已经决心要去寻找父亲,所以这件事她一定要弄清楚才行。

“我现在是这里的主人,他们答应过的事我也可以做到,我以望雾庄园的信誉担保。”

诗迷雅的语气相当肯定,但白夏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她只是用那迷离的眼神看着诗迷雅,嘴角轻轻笑了一下。

“对毫无了解的事还是别轻易下承诺。”她想了想,又瞥一眼脚下的水面,“但是真的没有时间了,过来吧。”她说。

诗迷雅走过去,她盯着那个口子,里面的水位在下降,但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她下去?

“我不会游泳。”她说。

“用不着会。”白夏拽住她胳膊,诗迷雅感觉身子一轻,冷不丁被白夏一把推进了水里。

就像刚刚一样,诗迷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可刚才只是一瞬间,现在可没那么快了,她看到眼前忽然就黑乎乎的一片,心脏像马上要跳出来,两只手不停挥着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但什么也没有,她看到身边到处是水。

就像死亡要降临一般的恐惧感,她脑袋里瞬间就只剩下了尖叫。

“行了,别闹了。”白夏对她说。

诗迷雅感到眼前明亮了起来,回到脑袋的第一个想法是——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但她很快发现不是这样,她看到白夏就躺在她身边,可她们的确就是在水里,能看到气泡还在眼前乱窜,她下意识得摸了摸身子,衣服是干的,水也没有涌到嘴里来,她再仔细一看,好像有一团发光透明的东西把她们包裹住了。

她这才把嘴合上,睁大着眼睛看从面前穿过的水流。

她能感到身体正在水中向上浮。

她再看白夏,她面前有一片蓝色的光,就在那张包着她们的透明膜上,上面有各种的奇怪线条在闪光。白夏用一只手按住了它们,随后把它们划到身体右侧,那些平面的光条就像长在膜上似的,随她的手指而动。

“这里是哪?”诗迷雅惊讶地大声问道。

“潜水艇。”白夏淡淡地回答,“这件事也没人和你说?”

“没有!但什么叫潜水艇?”莫名其妙的事情一下来的太多了,诗迷雅陷入到了迷茫中。

“能否换一个稍微简单点的问题?”白夏再一次没有解释。

但诗迷雅的心砰砰直跳,真是奇怪,潜水艇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让她躺在水里,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完全不会湿?她意识到这感觉就像躺在被窝里一样,对,很像。就像有一层柔软的被子覆盖着她,她越这样想越觉得很相似,暖洋洋的,呼吸毫无阻碍,如果非要形容一下,那就是天冷的时候把头扎进被窝,而鼻子露在外面的感觉。

“你说对了,水的确涨上来了。”白夏说着,和诗迷雅并排从通道上方穿过了一个开口。

“你为什么能说话?”诗迷雅感到不可思议,她和白夏好像被这层膜带着走一样。

“难道你不能?如果不是哑巴,人都可以说话。”白夏很平淡地回答道。

“但我们不是在水里吗?”

“是潜水艇,我记得告诉过你一遍了,等等……让我找一找……”

白光忽然熄灭了,紧接着在面前又出现了一道光柱,就像有一个透明的晶灯在向前照射一样。这时白夏身子一歪,打了一个滚,诗迷雅的身体也连带被翻转了过去,由躺着的姿势变成了爬着,透过这道光她看到身边到处是浮起来的杂物,她们悬在这些杂物中间,在一间屋子里。

翻转的时候诗迷雅很自然地尖叫了一声。

“安静点,我没办法认路了。”白夏在黑暗中抱怨着。

她向前伸起手,那只手像从这膜中透了出去一样,穿进水中。但诗迷雅发现,那手臂上依然有一层膜存在,覆盖了浅浅的一层,只不过变得很薄很薄了。白夏用手推了推浮在面前的一张木桌子,随后那桌子就在眼前慢慢漂开了。

诗迷雅感觉自己此时像一条鱼,一条僵硬的鱼,在这种情况下她一动不敢动,唯恐把这层膜弄破了。

就在这时,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同沉了下来。

它们相互挤压,开始把她们围得密不透风,她们两人也随它们一起下坠。紧接着,诗迷雅看到眼前出现了一张地板,随后她就爬到了上面。

等她再仰起头,一张木床正压在她的身体上。

白夏双手向上一抬,那床竟被她掀飞了,砸到了另一边的墙上。这可不是常人的力气,诗迷雅对此感到非常震惊。

“我管这叫深渊怒吼。”白夏的语气里似乎有些得意,但诗迷雅记得她并没有吼。“不过在潜水艇里你也能做到。”她点了点膜上一块三形的图案,那层透明的膜开始从她俩的身体上退开了。

白夏从地上站了起来,把地上的那膜像纸卷一样卷好,随后那团透明的东西缩小,变成了一条,她再把它在腰上绕了一圈,两边相扣,成了一条半透明的腰带。

诗迷雅也站了起来,她这才认出来,这里是管家的房间,显然这被水淹过了,不过现在水已经退了。

“按理说水不应该会退。”白夏用手顺了下头发。

可现在诗迷雅完全是痴呆状态,她还沉浸在刚刚的奇幻经历里。

她看着白夏腰上那圈怪异的透明物,潜水艇到底是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说过,但她这时看到那东西中有一颗晶石,不过已经相当黯淡了。

白夏向暗道那里看,随后她摇了摇头。

“水退了。”她说,“很奇怪,我得找个有水的地方才能走,我们上去看看。”她从脚下乱成一团的杂物上迈过去。

诗迷雅追了过去,她有很多问题想问她,但回到这里后她马上想到了另一件更需要立刻解决的事。

“既然你是雇佣兵。”诗迷雅说,“那我现在要聘用你,这要发生一场战争了,是阶级战争,我想雇你和我一起保卫这座城堡。”这个女人既然能让管家聘用,那她也可以,她那些特别的能力没准能用上,在此时此刻,阻止那些暴徒冲进来才是最紧要的,紧张与急迫此时又回到了诗迷雅的身体里。

△ 被浓雾包围的忘雾堡(绘画:房泽宇)

“战争?你是说噩梦深渊的人在这儿?”

诗迷雅没听过什么叫噩梦深渊,但她知道有一群想要颠覆贵族的人,或者只是其中几个人,那个戴着镯子的人,得把他先揪出来。

“对,是一个戴着发光手镯的人。”诗迷雅顺着她说道。

“投影手镯?”

诗迷雅分辨出了她语气中隐藏的惊异声,投影,她认为没错,就是那个。

“对,是那种镯子,他们是你说的那个深渊的人吗?是什么?一个组织?”

“是一些怪物。”她说,“那他们在哪?”

“我不知道,在一群暴民之间。”诗迷雅觉得她们说的就是同一些人,所以这女人看来的确知道这里面的内幕,“对了,你要多少钱?加上管家答应你的报酬。”她可不能随便放这个知道底细的女人回去。

“这件事儿不光是钱。”白夏对她说,“我得好好想想……但我确实需要晶石。”

“可以,要多少?”诗迷雅还不知道其它的钱放在哪,但肯定能找到,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满足她所要的数量。

“差不多要……一百只角螺粉那么多吧。”白夏想了想说。

诗迷雅有点不敢相信。

“你没有吗?”

诗迷雅没有立即问答,她先在腰间摸了一下,发现那布包还在腰带上挂着,她打开它,看到里面还有两颗晶石,于是掏出了其中一颗,“这个够吗?”她拿着那晶石问道,她不知道白夏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一颗晶石差不多能装满两百只角螺了。

白夏看着那晶石没有说话,她看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诗迷雅。

“我看出来了。”白夏说,“你的确是这里的主人。”她走过来把晶石接过去,把它往自己腰上的潜水艇腰带上一扣,喀哒一声,晶石闪烁了一下,把里面黯淡的那颗挤了出来,随后固定在刚刚的位置。

确定吗?诗迷雅心里嘀咕着,这也未免太便宜了一些。

“你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这下就安全了。”白夏轻快地拍了拍手,随后向诗迷雅挤了挤眼睛。

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没有见过世面,诗迷雅忽然有了一种高贵的自豪感,一颗晶石竟然真的就足够了。

“但我说了,不光是钱的问题。”白夏从管家房门走出去,诗迷雅跟上她,一起走向楼梯那,走廊上现在全是水迹,显然刚刚被淹过。

诗迷雅现在不想问任何问题了,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楼梯那里,可一直走到楼梯口儿,也没有人从上面下来,倒是有一片呻吟声,很多人的呻吟声从楼梯上传下来,诗迷雅向上探望。

“你不上去吗?”白夏好奇地问。

“要看看情况。”诗迷雅小声回答。

“你在怕什么?”

“有一群暴徒要抢我的城堡,是一场战争。”

“人和人之间没有战争,只有斗争。”

“那是你看得书太少了。”诗迷雅冷冰冰地回答道。

“我知道你说的那种战争。”白夏说,“但是战争是大场面,雾鸣岛没多少人,如果发生战争就是自我毁灭,顶多只能算是小冲突吧,你刚才也说了,是一群暴徒,那可不算是战争。”

“你是雾鸣岛的人?我没见过你。”诗迷雅知道自己大多数人都不认识,但她还是想试探一下,这女人好像一直在找借口隐藏着什么,很多问题她都没有回答。

“不,我不住在这儿。”白夏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防备,也许可以利用这一点,诗迷雅想。

“但我说的战争,只要是阶级之间的就算。”诗迷雅走上去一步。

但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决定,因为楼上很热闹,不是打砸的声音,虽然有很多人的走步声,但更多的是痛苦的呻吟声。

“你上去探查一下。”诗迷雅转头对白夏说。

“我不是你的奴隶,是雇佣关系。”白夏不愿意听她的指挥。

“我雇佣了你,难道你不听我的?”

“你搞错了,我不是雇佣兵,我只是想了解现在是什么情况,你放心,我会跟据自己的判断行事的,好了,别扭扭捏捏的了,我们一起上去。”

诗迷雅无可奈何,她并不是因为胆小,而是因为自己是这里唯一的主人,她不能让自己有任何闪失。

但她也知道躲在这里终究是毫无办法,她和白夏开始向楼梯上走,随着越走越近,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但她没有听到炸弹声,也不知道桑象是否已经引爆了晶石炸弹,也许到处都是支离破碎的尸体,她预判着,可这是那些人应得的,想造反就是这样的下场,不过她也确实没有闻到烟和血腥的味道。

诗迷雅躲到那座巨大的雕像身后,探出一点头,可之后的景象完全出乎她的预料,就在她的面前的脚下便坐满了人,大厅的地上也全都是人,大部分人都躺在地上,痛苦地张着嘴。其它的人要么在这些人之间穿梭着,要么相互搀扶着,一片嘈杂之中听不清每个人说的话。

但没有一具尸体也没有血。

“桑象——”

诗迷雅发现了他,桑象正扶着一个人,把那人放到墙角。

她叫他的声音其它人也能听到,但现在没人在意,每个人都像生病了一样,混身无力、垂头丧气地叫唤着。

桑象转头看到了诗迷雅,“迷雅小姐!你去哪了?”他一脸惊喜地跑了过来。

“我在到处找你。”到她身边后他开心地说道。

“看起来可不像。”诗迷雅鼻子哼了一声。

“是……那是因为地下室被海啸淹没了,但我找过你。”

“不是海啸,是海底石柱——”她看到桑象脸上露出迷惑,明白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儿,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但这是她的计划一部分了,她要找出知道这件事的人,现在她排除掉了桑象,“好了,以后再和你解释,别说出去,现在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这些人是那些暴民吗?”

“不知道,我看到他们被水冲过来,他们在水里向我求救,所以我把他们救了上来。”

“真有你的,所以你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

“我没办法分辨,迷雅……但他们在求救……”桑象顿住了,他看到了白夏,“她是……”

“你好,我是白夏。”白夏向他伸出手,桑象愣了愣,赶紧把全是水的手在裤子上蹭了蹭,伸过去与她的手握了握。

“我是她的……”

“仆人。”诗迷雅接上去说。

“好的。”白夏对她笑了笑。

但是让这些人呆在城堡可不太妙,诗迷雅不能分辨出这些都是什么人,似乎有上百人,因为走廊上也全是躺着的人。

她完全没想过如此高贵的地方会被平民这样糟蹋,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他们真的成功了。

不过很快,诗迷雅在这些人中认出了一些,巡逻队的那些人也在,他们正在指挥着,在帮助这些人。

看到他们在这儿诗迷雅稍微安心了一些。

“现在外面怎么样了?”诗迷雅走向窗户,她想看看情况,可这时她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她看着那扇窗,窗外本来能看到一片屋顶,但现在能看到的只是幽暗的天空。

等她走到窗边时,她发现更不对劲儿了,在窗子下方竟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雾,雾到处都是,无限延伸到远方,像幻境一样,仿佛城堡现在是在云上了。

桑象走到她身边,也看着那片云雾,“迷雅小姐。”他忧心忡忡地说,“不知道为什么,在海啸来之后,城堡——它就在水中浮起来了。”

诗迷雅看着窗外,身体瞬间凝固住了。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房泽宇的其他代表作品:

梦潜重洋(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三)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四) | 长篇科幻连载

我家镇外的山顶,挖出了通向宇宙的星门 | 科幻小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