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不是一回事

原标题:“名”“字”不是一回事

古人不能上网,无缘为自己取网名,因此,也就没有机会享受今人穿着多件“马甲”骂人的“乐趣”,但是,古人却有自己的“马甲”——字。

《礼记·檀弓》曰:“幼名,冠字。”人一生下来就得由父母起个名,这个名称为“小名”或“乳名”。等长到20岁,可以挽起头发戴上帽子成人了,还得由父母郑重其事地为其举行“冠礼”,再给他起个名,这个名就叫“字”,也叫“表字”。这表示他“有为人父之道,朋友等人不可复称其名,故冠而加字。

因而,古代平辈之间甚至一般关系的尊长对晚辈都应该以“字”来称呼对方,以示尊重,自称则必须用“名”。因此,“字”虽然是自己的,但却是为外人称呼自己的时候准备的,自己从来不去使用。刘备、关羽和张飞都可以称诸葛亮为“孔明”,但诸葛亮本人却只能自称为“亮”,不能自称“孔明”。

除此之外,名与字之间还有别的不同功能:“名以正体,字以表德。

婴儿出生伊始,父母和长辈显然无法断定其将来的德行如何,因此,为孩子取“名”一般都选用意思比较宽泛的字。待孩子长大,至弱冠之年,其个性、禀赋包括缺点已为外界所了解,此时,长辈再为其加冠表“字”就有了表扬、劝诱、敦促之意。《白虎通义》云:“闻名即知其字,闻字即知其名,盖名之与字相比附故。”“名”与“字”或相补、或相承、或相反、或相关、或相近,二者在意义上往往存在着相同、相近、相关或相反的关系。如杜甫字子美(甫,男子美称)、韩愈字退之,岳飞字鹏举、唐寅字伯虎又字子畏……这些皆为意义相关、相补。

名、字之外又有号,名、字一般是父母师长给的,自己不能随便更改以示对长辈的尊重。号则是朋友取得或自己拟的,自由发挥的空间较大,更能表现出强烈的自我意识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