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大变局:盒马鲜生+医药健康?

原标题:新零售大变局:盒马鲜生+医药健康?

近日,中国医药集团旗下医药电商平台运营公司国药健康在线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药在线”)与上海盒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盒马”)达成医药新零售合作伙伴。双方的合作借助载体自动售药机——“盒药箱”。国药在线提供药品及药事服务,盒马负责物流配送服务,为门店周边3公里的消费者,提供半小时内的配送上门服务,满足消费者紧急用药的需求。

(左为国药在线CEO王乐天,右位盒马鲜生总经理赵家钰)

盒马鲜生提前布局医药新零售

这是盒马第一次与医药健康企业达成的重要合作,但并不是盒马第一次涉足“医药圈”。

早在2017年,盒马鲜生CEO侯毅在云栖大会新零售峰会上就曾透露,盒马已经在生鲜、餐饮以外,增加了药品、急需用品、3公里硬件场景用品,推出类似便利店的服务,还会推出24小时电商应急服务系统,以此构建盒马3公里30分钟的服务网络。

去年3月,盒马便相继上线“SOS家庭救急”与“盒尔蒙”成人用品频道,销售退热贴、创可贴、验孕棒等一二类医疗器械,并提供30分钟配送上门服务;

今年5月,深圳盒马变更经营范围,又新增了第三类医疗器械的批发、零售业务。据了解,此前,深圳盒马也已具备二类医疗器械经营资质;

如今,与国药健康在线达成合作,近120款非处方药品在盒马鲜生App上线。

这一系列动作都在诉说盒马对医药领域的野望。

有行业人士认为,对于像盒马鲜生这种走流量变现模式的领头者来说,尽可能扩展品类是一直以来的策略,我们可以发现盒马的边界已经从果蔬、副食食品、生鲜扩列到日用百货,然后从保健食品、计生用品拓宽到今天的医药与医疗器械。但回归到商业本质,一家企业或者某个巨头进入一个新场地后,市场与消费者普遍更聚焦的点不是企业本身而是其走进的这个场地,所以盒马入场后的重心是它看中的场地——医药新零售。

医药新零售,未来走向如何?

2016年,中国零售业正面临着重新洗牌。同年10月,马云和雷军几乎在同一天提出了“新零售”,随之便成为了热词。

与传统零售最大区别是,新零售是一种线上与线下深度融合,以消费者为中心,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物流系统,将会员系统、支付系统、库存系统、服务系统全面打通,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销售方式,同时实现了半个小时内必达的外送服务。

新零售的出现,使得人们的消费模式从线上或线下转变成线上+线下,商家的生产销售模式也不只是传统的零售模式,将消费者带到店里,引导消费者在线上下单、线下体验,更加人性化,也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劳动力,提高服务生产效率。

而医药行业也是同样的逻辑。医药新零售作为一种新的业态,依托于传统药店的供应链或传统药店本身,利用新零售的手段来扩大它的获客渠道,提升服务质量以及优化用户体验。国药在线CEO王乐天预测,在医药分家、互联网医疗、处方外流等政策的影响下,医药新零售未来一定会在医药市场上占据自己的一席之地。

医药新零售的方式相较于传统药店,或社区、医疗机构内的药房,是一种补充。在国药在线CEO王乐天眼中,目前,医药领域各路玩家都在尝试和摸索新零售行业。

“以今年的医药器械展为例。你在现场会看到满场的售药柜,这就意味着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无人售药柜投放市场。风口越来越明显,大家以此作为药品销售的延伸,都在进行尝试。”

国药在线与盒马的合作,既符合新零售企业站在消费者角度拓张品类的需求,又符合医药行业探索新零售的需求。

同时,在本次合作中,一方面,国药在线基于背后强大的供应链,盒马基于强有力的配送体系,可以快速将药品送达消费者手中。另一方面,国药在线背靠国药集团,在全国各地拥有线下合规的GSP药店实体,可覆盖盒马目前所有门店。

值得一提的是,国药在线拥有自己的IT能力,而盒马背后又拥有阿里系IT的支持,双方在系统对接,底层技术架构方面又可实现数据的精准对接。为下一步利用大数据技术对用户进行画像,进一步开展健康管理服务,提供底层的技术支持。

国药在线CEO王乐天预测到,随着互联网医疗政策的进一步明确,将会为医药新零售行业带来新的创新元素。

医药新零售已成巨头们争夺的重点

实际上,医药行业很早之前就已经是互联网企业的必争之地了。

1998年上海第一医药开通了网上商店,这是中国第一家医药电商,而此后借着互联网的东风想要进入医药行业的玩家逐渐增多,无论是药企还是互联网企业,只是由于医疗本身的局限性,医疗电商起得早赶得晚。

直到2015年,中国医药电商交易规模由2010年的1.5亿元,激增至2014年的68亿元,并预计当年医药电商的交易规模将达到百亿。同时截止2015年7月,全国拥有《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的企业有429家,相较于商务部头一年年底底统计的353家,半年来新增了76家,增幅高达21.53%。

彼时O2O风口正盛外卖平台三分天下,于是美团与百度外卖也加入了卖药队列中:百度外卖增设药品业务与其他两个主营业务形成“三马车”的布局,美团则是选择与叮当快药当一条绳上的蚂蚱。这两家外卖平台想依靠自身掌握的流量和配送优势,去占据医药电商的制高点。但这些外卖平台所售的药品目录较为有限,且药品多为一些保健型的大健康产品和价格低廉的OTC类,利润空间有限,物流成本过高,盈利状况令人堪忧。

2017年,马云在杭州云栖大会上说,纯电商时代即将结束,随之而来的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新零售时代。于是从这一年开始,新零售持续引发了行业的改革,在阿里、腾讯等巨头加持之下搅动着市场格局,其中最让人满怀期待、最让人关注、也最让巨头想挑战的便是中国医药零售。

去年,阿里健康投资实体药店漱玉平民大药房,而阿里在商业生态下进行布局来构建医疗健康的服务闭环;

京东则是发挥其物流优势,与好药师等建立战略合作去完善医药线上销售服务体系;

腾讯依旧是打用户流量牌,结合智慧城市的布局进行医疗健康上的多维度资源整合。

与此同时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Q3在线外卖市场季度监测报告》也显示,本地生活服务从餐饮外卖向全品类服务拓展的趋势明显,其中以饿了么为代表的外卖平台正在发力商超便利、鲜花水果以及医药健康等新零售服务。

除了BAJ、外卖平台,还有康美、叮当、萌医生等也在纷纷布局医药新零售,毫无疑问,在新零售这个战壕中,医药新零售已经变成巨头们争夺的重点。

此次接入国药在线,于盒马而言,标志着“盒区房”( “盒区房”指的是盒马鲜生门店周边3公里内的房子可以享受最快30分钟送达的上门配送服务)的再度升级。盒马也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提供生鲜商品的新零售平台。从进口海鲜、白菜价鲜花到家居清洁,再到送药到家,盒马提供的是社区生活服务的一站式解决方案。

于国药在线而言,此次与盒马达成合作,也标志着国药在线加紧探索医药新零售的步伐。国药在线将借助其自身的互联网+属性,进一步探索线上+线下的药品销售模式,进一步拓宽销售渠道。

于药品而言,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模式和新零售技术,打破了所有传统局限与时空维度,“无论是孩子晚上发烧急需退烧药,还是临时胃疼需要胃药,用户只需借助盒马APP,配送员最快三十分钟内,就会将药品送达。”

本文部分内容来源:北京商报、亿欧、鹿鸣财经、动脉网、新零售分会、经七纬五

「大健康产业领军者课程」

长江商学院 2019重磅首发

「大健康产业领军者课程」

聚焦大健康产业实际问题

洞察供需矛盾

解读政策红利与红线

加乘前沿科技

链接头部资源

打造优势产业生态圈

让我们一起创造

大健康·新未来

叶老师 13816206727

刘老师 1356072746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