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辞世:名片上只写着“化学系,教授”

原标题:“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查全性辞世:名片上只写着“化学系,教授”

查全性在会上建议:“一定要当机立断,只争朝夕,今年能办的就不要拖到明年去办。”

查全性生前照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图

文|新京报记者 肖薇薇 王洪春 实习生 曾培铭 冯惠濡

编辑 | 陈晓舒 郭琛 校对 | 李铭 卢茜

本文约2562字,阅读全文约需5

如今已是武汉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的林安,仍然记得42年前的场景:1977年冬天,湖北的天气还不算太冷。考生们一人一座,中间隔开。年纪大的考生已超过30岁,林安也是高中毕业3年后才得以参加这次考试。

这是恢复高考制度后的第一次高考。那年冬天,570万考生从山村、渔乡、牧场、工厂、矿山、营房、课堂奔向考场。

顺利入读武汉大学化学系的林安当时并不知道,每天穿着工装、骑着一辆破旧自行车上下班的本系副教授查全性就是“倡导恢复高考第一人”。

1977年的8月6日,在邓小平主导召开的全国科学与教育工作座谈会上,查全性力主高校招生必须通过考试。听取参会人员意见后,邓小平拍板恢复高考。

查全性是我国著名的电化学家,中科院院士,毕生从事电化学的教学与科研工作,所著的《电极过程动力学导论》先后七次印刷,是该学科被最广泛采用的研究生教材之一。

2019年8月1日5点08分,武汉大学查全性院士因病医治无效,在湖北省人民医院辞世,享年95岁。

他的学生在悼词中写道:“先生的一生,是智慧的一生,是永远想学、永远无法学尽的一生。

查全性年轻时照片。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图

化学系教授

查全性的名片上,头衔只有一个,“武汉大学化学系,教授”。

1947年,就读于上海大同大学的查全性,由于参加“反内战”学生运动被除名,他重新参加了考试,转入武汉大学化学系,三年后毕业留校任教。

父亲查谦曾在武汉大学物理系任教,查全性在采访中提到,“我的父亲很少管我,我也不大喜欢他管,我最后选择了化学而没有选择物理,部分原因就是不想受他约束。

1957年,查全性赴苏联莫斯科大学电化学研究所留学,师从电化学之父弗鲁姆金院士,学习电极过程动力学,回国后在武汉大学建立电化学研究所。

在20世纪60年代的夏天,武汉最热的时候,查全性带头在实验室维护电化学仪器,他天天去,一待就是一整天,年轻的老师们也参与进来,“我们那时候除了会做实验,都是仪器修理工”,他的学生、武汉大学化学系教授周运鸿说。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查全性和学生讨论实验。受访者供图

而当时的背景是,1966年,高考制度正式被取消,全国高等院校停止招生,大学教育几近瘫痪。直到1970年,国内部分高校以“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和学校复审”的方式,从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及下乡知青中招生。

“查老师那时常对我们年轻人说,不要参与外面的运动,有时间就在实验室研究”,周运鸿感慨道,“那几年实验室的人反而过多,该毕业的没毕业,没有办法分配工作,只能留在实验室”。

“一次促成高考恢复的座谈会”

1977年8月4日,刚刚恢复工作不到一个月的邓小平,主持召开“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这个为期五日的座谈会邀请了来自科学院系统和高等院校的33位专家学者。

时年52岁的武汉大学化学系副教授查全性是其中之一,此前他对会议内容一无所知。

在座谈会上,邓小平多次强调:这次请大家来,就是想听听意见。题目就是科研怎么搞得更快些更好些,教育怎么合乎四个现代化的要求,征求同志们的意见。

查全性在接受《长江日报》采访中说,一开始,会议的气氛十分微妙。“大家都知道,有些情况肯定会发生变化,大家也期望能够有好的变化。但是这个到底到什么时候变,需要多长时间真正拨乱反正,大家都还捉摸不定的。

查全性在笔记本上写了一个大纲,他的发言是:招生是保证大学质量的第一关。当前新生质量没有保证,原因之一是中小学教学质量不高,二是招生制度有问题,主要矛盾还是招生制度。现行招生制度的弊端首先是埋没人才,一些热爱科学、热爱文化、有前途的青年选不上来,一些不想读书、文化程度又不高的人反而占据了招生名额。

1977年,科学和教育座谈会在北京召开。全体参会人员合影留念,第三排左八为查全性。武汉大学官方微信公众号图

彼时,教育部全国高等院校招生工作会议刚刚结束,已经形成了1977年高校招生方案,依然沿用“自愿报名,群众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十六字方针。

但查全性在会上建议:“一定要当机立断,只争朝夕,今年能办的就不要拖到明年去办。”这一番话,引起了与会人员的强烈共鸣,大家纷纷发言,建议对现行招生制度采取一个大的改革。

邓小平问坐在身边的教育部长刘西尧:今年就恢复高考还来得及吗?刘西尧说,推迟半年招生,还来得及。邓小平听了,当场决断:“既然今年还有时间,那就坚决改嘛!把原来写的招生报告收回来,根据大家的意见重写。这涉及到几百万人的问題。今年开始就改,不要等了!

“知识分子的天职是推翻成见”

1977年的冬天,中断11年的高考恢复,共计570万学生报名,他们中有工人、农民、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

查全性没有主动和同事、学生谈起过他在会上的发言,只在之后的一次聊天中,周运鸿记得,他轻声说了一句,“终于恢复高考了”。

武汉大学档案馆馆员、校史馆主要策展人之一吴骁还记得,查全性一直保存着1977年8月7日中国科学院、教育部汇编的第9期《科教工作座谈会简报》,其中记载了查全性向邓小平的谏言。吴骁曾借用这份简报扫描,查全性嘱咐他:“小心保管,别弄丢了,用完之后快点还给我。

那一年高考录取了新生27.3万人,查全性在工厂当工人的大儿子和下乡的女儿在这一批参加高考,分别考上了武汉大学的物理系和化学系。

他曾在采访中反复强调,“我偶然参加了推动历史进程的活动,其实我也是受益者”。

到2008年,83岁的查全性依然在指导研究生做实验,他不久前出版了在化学电源研究领域的重要论著《化学电源选论》。在大连参加的一场学术报告会中,连PPT都是他自己制作的。

在林安的印象中,查全性总是穿着工装,骑着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上班,跟普通的老师没什么差异。

在学生眼里,查全性少有情绪波动的时候,“他很平和,让人亲近,从不大声批评谁”,他的学生、武汉大学化学系教授陈胜利回忆,“但他遇到学术上不严谨的地方会直接指出来,不管是谁,从不含糊。

实验之外,他喜欢在家里听音乐和养花,家里的两个书架摆满了收集的唱片,平房院子花草养得生机勃勃,周运鸿去他家里,他颇有兴致地介绍,“这首歌很好听”,他喜欢听交响乐、邓丽君的歌,爱看老电影。还拉着周运鸿看院子里的郁金香,“好不容易养活了,今年又开花啦!

聚餐时,周运鸿给查全性夹菜。受访者供图

2017年10月6日,林安作为武汉大学77级校友代表看望查全性,见面地点在湖北省人民医院。

那次会面,查全性精神似乎不错,留存的照片里,身着红色格子衬衫、黑色无袖毛衣的查全性显得有些清瘦,脸上、脖子上布满皱纹,眉毛稀疏,但眼里盛满笑意,嘴角咧开。

这一年的冬天,1977年参加高考的熊晓鸽,也特意登门拜谢查全性,握着92岁的老先生的手,鞠了一个躬。他为查老准备了一副题字:“知识分子的天职是推翻成见”。

本文部分内容引自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邓小平决策恢复高考,改变一代知识青年命运》、《长江日报》、武汉大学新闻网)

作者简介

肖薇薇

正在找选题

E-mail:517524197@qq.com

洋葱话题

你是哪一年参加的高考?

后台回复关键词“洋葱君” ,加入读者群

被执行死刑的赵志红,未被最高法认定为“呼格案”真凶

有障碍的“无障碍”之路

失守的童年 | 西安两岁幼童之死

既然在看,就点一下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