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过藩篱叛逃后,他始终无法翻越“心中高墙”,最终选择自杀身亡

原标题:跃过藩篱叛逃后,他始终无法翻越“心中高墙”,最终选择自杀身亡

二次大战以后,德国和柏林被苏联、美国、英国和法国分成四区。1949年,苏联占领区包括东柏林在内成立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首都定在东柏林;而美英法占领区则成立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首都设在波恩。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成为东西方两大阵营交锋的最前沿,各为其主,各不相让。随着冷战紧张气氛的提升,1952年起,民主德国关闭了两国之间的边境,只有东西柏林边界仍然开放。于是,大批民主德国公民经西柏林前往联邦德国及其他西方国家,造成大量技术人才和劳动力的严重外流,加上柏林的特殊条件,柏林也成为间谍的乐园,政治性的暗杀事件也时有发生,严重危害民德的安全,引起民德政府极大不安。

1961年8月13日凌晨2点,民主德国政府关闭了东、西柏林之间的边界。边界刚刚封锁时,人们试图向西逃亡,西边的人们欢呼着,场景酷似一场田径比赛。边界关闭后,民主德国开始建造一条把这个城市分开的长墙,这就是当代史上有名的柏林墙。到了8月15日这天,柏林墙还只是一个雏形,仅仅是铁丝网路障,还没有变成后来的混凝土墙,一些东德士兵守卫着路障,禁止民德公民奔向西柏林。当天下午4点,东柏林公民游行示威,抗议政府修建柏林墙,不时向士兵们咆哮;西柏林人则隔着铁丝网,向彷徨的士兵们喊叫“你们也过来吧!”突然,一个头上戴着钢盔、身上背着长枪的民德士兵,甩掉步枪大步跃过铁丝网,4秒钟内成功奔向了西柏林。

这个士兵名叫舒曼,当时是民德人民警察机动部队一员。在舒曼跨越铁丝网后的几十个小时内,又有9名守卫成功逃到西柏林。不过,舒曼跃过藩篱逃往西柏林那一刻,被当时在场的西德摄影师雷宾拍了下来,命名为《跃向自由》。很快,这张照片登在了德国《图片报》头版上,之后又出现在全世界媒体上,成为冷战时期最著名的影像之一,被西方当作“奔向自由”的象征而广为流传,而舒曼的名字也由于这惊天一跃而被载入历史。对舒曼而言,越过带刺铁丝网很容易,但背叛自己的社会主义祖国并不那么容易,从此他的心中垒起一堵无法逾越的高墙。此后28年内,民德大约有5000人成功逃脱,共有61人因穿越柏林墙被边防哨兵枪杀。

飞跃柏林墙令舒曼名噪一时,他成为了西方人眼里的英雄,但他并不以此感到骄傲和自豪,“我不是英雄”成了他的口头禅,很多媒体向他发出采访请求,也被他婉言拒绝了。舒曼在西柏林过得并不如意,他更换了多份工作,生活一直不稳定,还染上了酗酒的恶习。当时,舒曼和留在民主德国的家人还能保持书信联系,但是那些来自双亲的信件都是在“史塔西”特工的监视下书写的,其中不乏劝他迷途知返的词句。实际上,“史塔西”确实有计划将舒曼弄回国。舒曼也曾萌生了归国的想法,但是就在他准备办理过境手续之前,西柏林警方识破了“史塔西”的计划,于是舒曼打消了归国的念头。

后来,舒曼被送到巴伐利亚州金茨堡,起初在一家医院当男护工,在那里他与女护士库尼贡德相识相恋,结婚生子。再以后,舒曼在当地一家奥迪汽车工厂工作,从此稳定下来。1986年,舒曼还以那张著名的照片为背景留了影,照片上的舒曼神情阴郁闷闷不乐,恐惧和妄想一直困扰着他的生活,除了无意识的名声压力之外,还与抑郁症和酗酒者进行斗争。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被拆除的那一刻,舒曼才表示感到了真正的自由。1990年德国统一后,抑制不住思乡之情的舒曼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但是他的亲朋好友们却表现得很冷淡,自柏林墙筑起的那些年,也在他与亲友之间树起了一道高墙。

虽然家乡的人们对他态度和蔼,但都不愿与他过多接触,尽量避开他,更有人将他当作叛徒,拒绝与他谈话。舒曼内心凄凉地感觉到,尽管他可以自由地在东西方旅行,但他永远也无法真正“回到”位于德累斯顿和莱比锡之间的家乡了。“叛逃者”的骂名沉重地压在他的肩头,让他寝食难安,与家人的关系也日渐恶劣,最终走上了不归之路。1998年6月20日,深度抑郁的他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走进住宅附近的树林上吊自杀,结束了生命。沧海桑田,2009年德国统一20周年,在舒曼当年翻墙处,柏林竖立起一座以雷宾那张照片为原型的舒曼雕像,如今,那飞身一跃的塑像已经成为了热门旅游点,柏林还可以买到以舒曼为题材的各类纪念品。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