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名校录取理念在改变:拒绝功利,个人品质出众的学生更容易胜出!!!

原标题:美国名校录取理念在改变:拒绝功利,个人品质出众的学生更容易胜出!!!

美国名校中,有一个非常重要、却也非常有主观色彩的评判标准:即申请者的personal quality,个人品质。因为这个personal quality,美国本科的申请相比较于海外其他国家的大学申请复杂很多。

因为这个personal quality,简历近乎完美的学生对名校的录取也没有底气;因为这个personal quality,不知道有多少家长为竞争名校而焦虑万分。‍

哈佛大学Richard Weissbourd教授进行了一项十来年的研究。他让来自美国各地的1万名中学生排列出什么是对他们人生最重要的事情。研究结果显示,将近一半的学生认为成就最重要,30%把追逐幸福快乐当作最高理想,仅有20%多一点儿的学生觉得应该把关爱他人列为人生目标。

无独有偶,耶鲁大学的William Deresiewicz教授用“优秀的绵羊”来形容常春藤盟校里的未来“精英”:他们都很聪明勤奋,似乎时刻都保持斗志昂扬精力充沛,但同时又总是感到焦虑、压抑和茫然,缺乏好奇心和理想,他们只是在人云亦云的价值观裹挟之下,盲目而又顺从地向着一个方向前进:华尔街上的金融或咨询公司。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些未来的社会精英本应心怀天下,致力于实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可是当下他们却只专注于如何攫取更多的个人利益。那些不计个人得失、关注弱势群体的大学生仿佛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难道如今关爱他人成为小众的价值观了吗?

由此,2016年,哈佛大学教育学院推出了名为“Turning the Tide: Inspiring Concern for Others and the Common Good through CollegeAdmissions”(力挽狂澜:通过大学录取政策来激励学生关心他人和公共利益)的报告。这份报告得到超过120所大学和学院署名支持,这些学校既有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这些常春藤盟校,也有麻省理工学院、芝加哥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些顶级私校,当然更不乏公立名校的背书。

这篇扭转了美国一流大学申请大方向的报告,不仅是对美国教育理念提出的一个重要变革,实质上更是对美国社会多年来功利主义倾向的一个抨击。美国教育界的领导者已深刻意识到由于高等教育方向不当所导致的各种社会弊端,教育界期待培育出的未来精英们是充满同情心和社会责任感的。

课外活动是申请中重要的一部分,学校想要了解你的活动,是因为这些活动构成了学业之外的你。除了分数,你可以通过课外活动向大学展示你所热爱的事情,以及你在这件事情上所取得的成就。

富裕家庭的孩子花父母钱飞到世界各地,在欣赏异国风情之余,做一两个星期的义工,已经不再认为是有意义的课外活动了。参加五六个俱乐部,甚至自己创办一个假大空的俱乐部,也很容易被录取委员会识破套路。

课外活动应该怎么做?是应该在一个领域做到极致,还是全面发展?这些问题,耶鲁大学本科招生官Jeff Brenzel也经常被问到。他给的答案是:都可以。从高中生做课外活动的经验来看,这两种方式都行。

课外活动很简单,就是你在高中时期真正参与并享受其中的事,而不是努力想去讨好招生官的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只有当你真正感兴趣时,你才可能变得擅长做这件事,而且会努力做得更好。无论是一个活动,两个活动还是三个活动,无需在意这个活动是否别人也在做(因而无法突出自己)。

重要的是,你能从中得到什么?你是否享受这个过程?是否正在学习如何做得更好?是否做出新的尝试?如果答案是『yes』,那就对了。这就是你要在你的大学申请文书中谈论的。因为这是你所做的最好的状态,这也会吸引大学。

设计课外活动,第一得真是来源于自己的兴趣,是自己想做的事;第二要投入时间,不惧困难。其实学生在课外活动中战胜困难的过程,才是招生官真正想看的;最后,是要心系社会,有一颗公益之心。耶鲁大学的招生页面中这样界定招生官期待看到的学生们从事的活动:

Ivy高中时是学校的志愿部部长,她希望可以借助这个平台给学生们带来更多的便利。比如,她发现,学校的卫生间从不安放厕纸,同学们都需要自备卫生纸,所以就发生了不少忘带厕纸的“人间惨剧”。于是Ivy开始萌生了为学校卫生间装备免费卫生纸的计划。

这个看似简单的计划,却遭遇到了重重困难。Ivy一开始筹划在全校募集资金,经过一次民调,她发现同学们捐款的意愿并不强烈。之后她又把目光投向了回收废弃塑料瓶,并且寻求与学校的环保社合作。但是发现学校早已进行了对塑料瓶统一回收的工作,回收的收入也另有他用,好不容易找到的资金渠道就这么断了。

经过一系列内部政策申请和外部拉赞助,终于有一天,学校里的所有卫生间都安装上了带有广告盒的卫生纸。在申请学校的时候,Ivy自称厕纸姐,以“My Toilet Paper Complex”这个吸引人眼球的题目,以及幽默轻快的笔调,侃侃而谈自己为争取“最基本的人权”的斗争过程,最终她获得了全美排名第九的文理学院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面试官Andy的认可。

美国的教育体制下,非常看重孩子领导力的培养和展现。

耶鲁大学的网站上引用了前耶鲁大学校长金曼布鲁斯特的评论:

“在耶鲁的帮助下,应试者最终是否能够在他的领域内成为一名领导者,这将是我们招生时最有力的判断标准。如今我们的目标还是一样,强调我们所需要的学生是在我们的帮助下能够成为他所追求的领域中这一代人中的领导者。”

普林斯顿大学的系主任珍妮特拉温瑞泊艾在纽约的Timesis上说过类似的引人注目的话:“我们需要学生具备能够使得他们成为他们领域和群体中领导者的品质。”

所以,同样地,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招生网站上,领导能力被显著地列在课外课程那一栏:“ 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在学校和群体中有影响力的一群人,所以告诉我们你所领导的活动、兴趣爱好、特殊技能以及参加的其他课外活动。”

但是中国学生容易对“领导力”这个词理解错误,认为领导力主要体现在可以领导多少人的团队做事。事实上,美国高校更在乎你如何利用有效的资源和团队,去影响他人,为群体造福。

北京四中的一名同学花了四五年时间,由浅入深地专注于北京水文状况和人文特点进行分析,撰写出被业界评价具有“极高水准”的论文。而后又将论文中所提出的解决相关问题的方法,作为建议提交给政府相应部门。正是这项只是基于热爱而非出于让自己的申请材料更光鲜的研究活动,让该同学获得了一所以培养学生领导力闻名的美国名牌大学的青睐。

由此可见,领导力会在潮流之外体现出独特气质。这种气质所产生的示范效应及其对周围人们的感召、对人们思想认识的影响,也正是领导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如,塔斯茨大学文理学院的前院长罗伯特斯滕伯格在他的作品《21世纪的大学招生》中提倡的:学生能否进入大学建立在未来的领导能力和社会中的活跃程度的基础之上。然而,斯滕伯格很确定地告诉我们:“领导能力不是指在某一领域成为权威,而是做出积极的有意义的贡献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能够保持自己的独特性。”

这些给我们2020年的申请者很大的启示:

美国名校的录取理念正在发生变化!!!

《经济学家》说:“美国大学入学负责人们对中国学生千篇一律的义工活动陈述感到了厌烦。” 美国宾州大学招生办负责人曾问中国学生:甘肃是否很穷?因为他们在审核中国学生的申请材料中看到,三人中就有一人写到去甘肃做过义工。这在美国大学看来颇有些作秀的成分。名校会鼓励学生从细微之处去关爱他人和社区,而不是跑到千里之外修房子。而这些,体现在文书、推荐信中,有真情实感和反思,反而更能打动录取官。

长长的炫耀式的志愿者清单将不再为申请者加分。相反,大学招生办倾向于学生在申请材料中陈述不超过4件志愿者经历。这几件为数不多的志愿者经历应是对申请者有特殊意义的,并从申请者的个人角度分享这个经历给自己带来的意义。

在陈述这些志愿者服务的过程中,学生应该意识到一味强调自己的领导力未必会被招生办看重,招生官将更加看重这些经历和感受的真实性、多元性和道德性。

你对你投入时间做的事情,展现出深深的执著与真挚的热爱。你追寻真心向往之事的无上愉悦—而非连篇累牍陈列活动的简历—将会让你具备更强有力的资格。

注: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属于原作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