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日(八)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紫日(八) | 长篇科幻连载

不怕死并不能解决问题。很多东西不是对与错,良心或同情这么简单。我们合作是各取所需

再发芽,八九年生人,喜观影、读书,以编故事为乐。常想象在末世的残酷环境中,人的改变与坚守。希望能在神奇的设定、有趣的情节中,塑造鲜活的人物。代表作《记忆手术》、《大王的影子》。在“不存在”公众号及《漫客小说绘》发表过作品。

紫日

八 合作

(全文约3000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一没入水中,整个世界就完全静了下来。能看到四周有光,水波的纹路,还有憋不住吐出的气泡在往上冒。而自己在慢慢下沉,无论怎么扑腾也无济于事。

梅勒斯那家伙不是说水位很低么?不会淹死在这里吧,这死法可真奢侈。

潘达开始有点害怕。像一个人走夜里的小道上,背后有什么东西在一言不发的跟着自己。想加快脚步摆脱掉,还小跑了起来,于是呼吸也变得急促。

但吸进来的却是水。气管和肺像被火烧一样灼痛。又像为了灭这火一样大口大口的喝水。但呛水的剧烈痛苦很快就过去,除了肚子有些涨外,只是张大嘴喝着水,有种正在呼吸着水的错觉——还从没有这么痛快的喝过水呢。就这样平静了下来。

不知不觉已经沉到了底,软绵绵的淤泥踩在脚下又从脚趾间冒了出来,让脚趾头有些痒痒。四周的光线暗了,只有幽幽的蓝光在头上不远的地方。意识还是清醒着,一些感觉甚至比平时更加灵敏。有种慵懒、缓慢的舒适感,没有一点惊慌、紧张。真想就这样睡去,不用再那么累了。

恍惚间,母亲生病去世时嘴唇干裂、形貌枯槁的面容又出现在他眼前。那正是一个艰难的断水期,家里连最后润一下喉咙的水也不剩,人人自危,也无法借到……你怎么能就这样睡去?

“哗!”又是半桶水把潘达泼醒,跟着一顿沾了盐的鞭子的抽打。

“呸!”潘达吐出一口嘴里的血水,“你们真够浪费的。”

“还嘴硬!”又是响亮的两鞭。

潘达被反绑在柱子上,胸前已经像被灼伤过的后背一样,没有空余的地方再留下新的鞭痕了。这间囚室已经有很久没启用过,两个卫兵也是头一次执行这种任务。

“把鞭子也给你过过瘾,我挥的胳膊都酸了。”

“先缓缓吧,别给他打死了。”

“那还不是他活该。胆大包天,竟然敢擅闯禁地!这小子到底是从哪溜进去的?我们守着入口,实在没走过神啊。”

“你小点声,长老吩咐过,此事不可张扬,也没叫你问东问西的。再说,你一下子就把他打死了,他倒痛快,你以后拿什么过瘾?”

“这……倒也是。”

“白长老到!”听到外面这一声传令,没来得及赶出去迎接,白长老走得快已经进来了。两人连忙行礼。但白长老没理他们,径直走到潘达身边解起了绑他的绳子。

“还不快来扶着他!混账,谁让你们动起鞭子来了?”

“不是……”这话刚出口就被另一人用眼神制止了。两人虽然摸不着头脑,还是过去扶着潘达靠在墙边的一块石板上。那石板本来是用作行刑的下一个科目的。然后蹑手蹑脚的退出去,知趣的关好了门。

“伤的重不重?这些小子真是不知分寸。”白长老带着亲切的笑容,语气就像是在安慰他走路跌跟头磕破皮的小孙子。

潘达没有答话。他手咬牙用手肘撑着石板慢慢站了起来,他的手腕已经失去了知觉。虽然伤痕累累,但在白长老面前的仍然是一副有着旺盛生命力的年轻躯体。体型匀称、肌肉饱满健美,有一种带着进攻性的美感。唉,我毕竟是老了……白长老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不过这个念头在白长老心中也只停留了叹一口气的时间。

“芮芮他们人呢?”潘达问。

“咳,这个不急。”白长老收起了假笑,“你是个聪明人,我们就用聪明人的方式说话。”

“比起您的老谋深算我还差的远。”

“看来在禁地的谈话你都听见了。”

“幸好我的耳朵还不聋。”

“没办法,立场不同。若是你处在我的位置,一样会那么打算。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有人说出去也不影响多少实施效果……如果你真的听清楚了,就该明白我不是冥顽不化的人。我一直在寻求变革——从这方面说你和我是同道,只是阻力太大。现在非常时期有了机会,我们可以合作。”

“今天才知道不对,突然良心发现开始同情我们?我不信,再来一顿鞭子也不信。”

“年轻人,我不计较你的无礼,你也该成熟点了。我知道你胆子大的很,不怕鞭子抽,脑子一热也许连死都不怕。我也就不会拿这个胁迫你。可是不怕死并不能解决问题。很多东西不是对与错,良心或同情这么简单。我们合作是各取所需。”

“我有什么值得被需要的?不是正好可以当做一个断水的好借口?”

“事情已经起了变化,还不明白么?断水的真正原因你们已经看到了。这个秘密要是传出去,所有人都要马上完蛋。”

“那干嘛不把我们杀掉算了?多省事。”

“要是灭口能行,我肯定毫不犹豫。不瞒你说,你的那些伙伴们——可真不少,已经聚在一起找我要你的人了。你要是死了,他们非拼命不可。”

潘达的眼睛在刚才受鞭刑时也不见多眨一下,现在却红了。

“我要你带他们回去,安抚他们的情绪。我放你们几个走,不用我提醒,你们绝对不能透露禁地的秘密。作为交换条件,我今天就安排一次放水。”

“我要的是真正的改变,而不是施舍!”

“虽然我是大长老,但不是我一个人说了就算。形势凶险,我也是尽力而为。要我们长期配合好才行。至于改变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你做的怎么样了。”

“你能作出保证吗?”潘达沉思了一会问到。冷静的想一想,这确实是目前唯一可行的办法。潘达不敢冲动,他清楚这不是只为了他一个人。

“这还要我教你?我作出保证又如何?不过是一句话。今天我可以这样说,明天也可以那样说,什么都保证不了。要和人谈条件,终究还是要看你的实力。你不是有那么多伙伴么?不过要让他们都听你的可不简单。”是要做出改变,我也差不多该放手让位了——白长老没有再抗拒这样的想法,近来他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你去摆平你的人的时候,会感谢挨的这顿鞭子的。”

这场对话,白长老从始至终也没有提过他和梅勒斯达成的协议,他本来就是要放他们走的。

潘达被守卫交给芮芮他们后,就由林克和罗罗一左一右搀扶着走在回去的路上。

“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芮芮气的浑身发抖,不停的重复这句话。嘴唇咬破出了血她也没发觉。

“只是点皮肉伤。换得大家洗个澡,还是蛮划算的。哟!”被地上的一块石头一拌扯到伤口,疼的潘达龇牙咧嘴。他在朋友们面前一下子就放松下来,做不到装作满不在乎了。

“还喝了个饱,有赚到!下次换我挨鞭子。”林克觉得和他想象中的后果相比,这简直值得庆贺。

“不错,就这么办,我们轮着来。”潘达边说边笑,“芮芮你怎么流眼泪,被吓坏啦?别哭了,就算哭也不能给你特例……”

“你刚才说,我们还要替他们骗自己人?”罗罗的声音带着怒气,他忍到现在才打断他们。

“那是为了大家好,不得不撒谎。潘达他不是解释清楚了吗?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林克说。

“这还不是一面之词,谁能作证?”罗罗说。

“你阴阳怪气的讲什么呢?”林克说。

“没事,不用保留,想讲什么都讲出来。”虽然经过白长老的提醒,潘达有一些心理准备。但他没想到会在这一步就遇上困难。罗罗也是和他从小玩到大,最可靠的几个伙伴之一。

“我只知道我亲耳听见他们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不把这个消息通知大家,到时候真的会毫无防备就被消灭掉。”罗罗咬牙切齿,”已经忍耐够了,大不了就拼个同归于尽吧!”

“你以为我挨顿鞭子就屈服了?”潘达说。

“你看看他背上的伤痕!他连被太阳烧死都不怕,还会怕什么?”芮芮说。

“长老们的谈话我们不是都听见了吗?不要小气,要给足够多的好处,要给跻身贵族的通道,摆平为首的——你,为他所用。是不是这样说的?”罗罗说。

“你在怀疑我?你父亲……”不畏艰险,一心为大家着想,再多苦楚也觉得值得,却落得个不被信任。潘达想起铁匠,只觉得心里的疼更甚于鞭笞时肉体的疼百倍,以往他无论面对什么事都没有过这种感受。

“收买你,他们会开出什么样的条件?高人一等,永远不会再忍受饥渴,不用再过看不到头的苦力劳作生活……威逼利诱下你怎么能做到这么坚定?”罗罗大喊着说,“我不是怀疑你,我是怀疑在这种情况下会怎样的我自己!”

接下来的路程在一片沉默中度过。还是林克和罗罗搀扶着潘达,芮芮走在旁边,但没有人再说话。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被释放的消息已经被鞭打潘达的那个守卫告诉了叶长老。

“那个老家伙真的是老糊涂了,里外不分,不适合再待在大长老的位置上了。”叶长老来回踱着步子,突然猛拍一下墙,“时机差不多了,就在今天动手!还有潘达那个小子,绝不能放过这个祸根。你不是很受拥戴、很能蛊惑人心么?那我就让你代他们去死,看你愿不愿意!”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再发芽的其他代表作品:

紫日(一)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二)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三)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四)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五)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六) | 长篇科幻连载

紫日(七) | 长篇科幻连载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微博@不存在科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