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新动力对中国传统工业港区转型升级的启示 | 邵勇 赖鸿展 张青玉 | 时代建筑2019年第4期

原标题: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新动力对中国传统工业港区转型升级的启示 | 邵勇 赖鸿展 张青玉 | 时代建筑2019年第4期

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新动力对中国传统工业港区转型升级的启示

在深圳自贸区赤湾片区产业升级和空间布局的实践

Inspiration of the New Development of Singapore's Industrial Parks in Transformation and Upgrading of China's Traditional Industrial Port Areas

The Practice of Industrial Upgrading and Spatial Planning in Shenzhen Chiwan Free Trade Zone

邵勇 赖鸿展 张青玉SHAO Yong, LAI Hongzhan, ZHANG Qingyu

Abstract

文章简要地回顾总结了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背景和产业升级特点,对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五个阶段进行重点阐述,以新环境、新形势下促进新加坡工业园区升级更新的“新动力、新引擎”为切入点,为当前中国传统工业港区的转型升级提供有益的参考和借鉴。探索在深圳自贸区赤湾片区产业升级和空间布局的理想架构,力图营造一个产业功能聚集、现代服务引领、多元创新、功能复合、港城融合的现代科技新城。。

新加坡作为一个城市型国家,国土资源极度缺乏,截至2018年,国土面积为724.2 k,且多达23%的国土是填海造陆而成,就是这样一个需要填海补充土地资源的国家,在过去半个世纪里完成了发达国家需要一百多年的工业化进程,一跃成为世界发达国家和全球门户城市[1]。新加坡在20世纪60年代建国时期经历了政局动荡、经济贫穷和人民生活困难,现已成为国际贸易中转中心和东南亚重要金融中心、运输中心,也是世界第三大炼油、电子产品制造和生物医药研发基地。新加坡建国以来通过不断调整工业发展方向,适时地进行产业升级,开创了以港口为依托,以工业园区为载体的工业发展新模式,从而成为众多发展中国家学习的标杆和典范[2]

1 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背景和产业升级历程

新加坡经济的腾飞和以工业园区为载体的工业发展密不可分,造就了新加坡经济的快速发展。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政府清楚地认识到要让新加坡走上富裕之路,摆在面前的唯一办法就是走工业化道路。建国初期的传统商贸经济体系已不能为新加坡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加之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与新加坡在航运贸易上存在不可避免的竞争关系,新加坡又受到自身经济条件和地理环境的限制,工业化中的核心制造业很难自发地在经济体系中生存发展。因此,新加坡政府为解决制造业的发展瓶颈,提出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法,旨在在政府主导下发展制造业。1961年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成立,并主导拨款一亿新元对裕廊区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建立了新加坡第一个工业园区——裕廊工业镇。其中裕廊集团(Jurong Town Corporation,以下简称“JTC”)是园区开发和管理机构,主要负责工业土地的开发以及基础设施建设[3],其拓荒动工开辟土地,并兴建了一批标准厂房和主要的港口、铁路、公路、电力、供水等基础设施来辅助和支持发展工业[4]。时至今日,从新加坡统计局历年经济数据可知,制造业一直是国民生产总值(GDP)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国际大都市随着产业结构升级,其工业用地规模及工业行业平均用地在不断萎缩,而新加坡的工业用地不但没有缩小,反而在增长[5]。如今的新加坡已从传统转口贸易经济体转变为制造、研发与商贸结合的新经济体,其中政府主导的工业园区发挥着巨大作用,是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图1)。

图1:新加坡20世纪60年代裕廊工业区和如今的裕廊工业区

回顾新加坡的工业发展历程,工业园区发展和产业升级大致以十年为一个周期,共经历五个发展阶段: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资本密集型、科技密集型、知识密集型。在每一个阶段,以政府主导的工业园区都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引擎和新动力,政府还积极推出不同的经济政策鼓励企业参与管理和开发园区,又能精准定位产业发展方向,以应对外部经济形势变化和内部发展需要,并及时提出相应对策更新工业园区的发展模式。虽然中国的工业化发展因条件差异不能完全照搬新加坡模式,但新加坡每个阶段的发展模式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的大小城市都能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图2)。

图2:新加坡工业园区发展和产业升级不同阶段

1.1 开辟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阶段

20世纪60年代新加坡建国初期,国家前途相对未明,新加坡大胆提出了发展工业园区的计划。此时产业布局还未成型,产业空间需求还在试探阶段,初期选择密布沼泽、人烟稀少、远离城市中心的裕廊建立20 k的工业园发展工业。新加坡政府制定经济扩张刺激法案和土地征收法案来给予外国企业税费减免优惠,并允许政府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征收土地,如此奠定了吸引外部投资以及内部拓展的基础。一方面可帮助外资企业减少税金和租地成本,将企业有限资金用于产品生产和工厂建设;另一方面,政府建设基础设施,增加就业率,为快速工业化提供便利,以此形成了外企与政府共享繁荣、共担风险的运营模式。

当时发达国家正在寻求向海外基地转移低端制造业,新加坡抓住这一契机,开始大力发展劳动密集产业,在此主要考虑解决就业问题而非计较工业附加值。政府也在海内外进行了广泛的宣传,以吸引国内外资本到裕廊工业区投资。到1965年,裕廊码头开始启用,工业区内制造业不断开工投产,裕廊工业区开始有了全新的面貌。在规划裕廊工业区时,首先在紧邻港口的海岸线上发展临海的重工业,其次往内陆设置一般工业和轻工业,最后经过绿化景观隔离后才设置居住区,这样规划可以保证工业区和居住区适当分离,减少工业区对居住区的影响,在工业区周边还规划了配套生活设施,先进的规划理念中已经考虑到未来工业园区职住比的平衡。这一阶段是工业园区的起步和探索阶段。

1.2 面向技术密集型产业发展阶段

随着失业问题的解决及发展高附加值产业的需求,新加坡开始从劳动力密集型面向技术密集型转变。产业的发展同时也会促进产业空间的诉求已成为新加坡决策者的共识。根据新加坡经济发展局1980年公布的数据,制造业从1960年占GDP的13.2%增长到1970年的19.7%,再到1980年的22.7%[6],工业土地面积也从730 h增加到了1 377 h[14],再到1980年的3 345 h。在工业规模和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规划中的产业布局也渐渐成型,在1971年的新加坡概念规划中清晰地表达了产业空间总体布局。一方面产业区分布在新加坡中心“绿色中心环”的外围,即新加坡西端、北端和东端预留产业集群用地;另一方面则把新加坡的城市结构以“镇”层级关系和多中心划分,即新加坡新镇模式,在镇边缘设置轻工业用地,以实现就近就业、设施共享和缓解交通压力。

在发展制造业的同时,生产性服务业协同发展并支持制造业良好地渐进。在技术培训和科技研发方面,新加坡政府设立国家培训中心并与其他国家联合设立科研机构。在政策方面,政府实施三年的工资增加政策,变相地增加了园区内企业的运营成本,迫使企业改进生产工艺,逐步淘汰落后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发展技术型产业。在这一阶段,新加坡西部裕廊工业区中裕廊岛南部海岸线规划发展石油化工产业,北部双溪布洛发展木材加工和建筑业,东部紧邻樟宜机场发展航空产业[6],其中以裕廊化工岛和双溪布洛建材生产加工为当时的主要代表。

1.3 转化为资本密集型产业发展阶段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新加坡整体的经济结构已开始转化为资本密集型,产业结构由传统制造业为主向包含制造业和服务业的高附加值产业进化。工业园区的发展对营造产业的集聚区域与产业空间也愈加明显。在新加坡规划的长期性和统一性之下,宏观的产业空间布局不变,产业空间的演变为精细化集中发展专项产业而准备,同时也探索新的工业物质形态,其选址需以长远发展的原则反复考量,不仅要和已有设施结合,更要考虑将来的拓展空间与方向[1],并强调建立良好的研发环境。专项产业类型和新的工业物质形态也同时对工业园区提出新的要求,例如配套设施、容积率及厂房建筑形态等,晶片制造园和科学园便是此阶段的产物。政府功能主要是以调控“经济重组战略”为主,目标是使新加坡成为基于科学技术、技能、知识的现代工业体。

在这个阶段由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东南亚各国经济的崛起,新加坡的劳动密集和技术密集型产业几乎没有了竞争优势,依靠之前的产业基础,将产业活动转向提高生产效率和高附加值是明智的抉择。到1984年,跨国公司每年投资在资本密集型制造业上的资金达到了17亿新币[6]。JTC作为新加坡工业园区开发和管理的先驱,开始规划新的工业园区来应对高附加值的产业类型。这也直接推动了“科学园”这一新的园区类型的出现,其除工业用地外,还包括办公和研发等空间。新加坡第一个科学园是在1980年设立的新加坡科学园区,临近新加坡国立大学,主要用于制造业的科技研发,除担任制造生产活动的任务外,也具备更高的生产服务水平[6]

1.4 迈入科技密集型产业发展阶段

随着中国、南亚新兴市场在20世纪90年代的崛起,科学技术在不断更新换代,新加坡乃至全球许多国家在经济转型上都存在压力。新加坡政府采取的经济策略是向“经济上游”升级,其在工业园区中表现为产业集群和提高土地产业产出率,即加大对研发的重视、产业链的全面发展和最大化利用土地。具体表现在1991年的新加坡总体规划图中,依靠教育资源和产业基础规划了南北两条科技走廊。在此阶段,产业空间也不断优化,依据产业链发展的需求进行调整,土地容积率也再次提高,厂房建筑形态为了最大化利用土地而出现叠加厂房和斜坡式厂房。新加坡土地政策此阶段同时也在改革,“21世纪工业用地计划” (IP21)提出通过协商与自愿性集体回购的方式,用市场价格回收低附加值、低容积率的用地,再更新这些土地用于引进高附加值的产业集群。

在这个时期,新加坡在电子、石油化工、精密工程行业得到高速发展。由于国土面积狭小,发展工业需要大量土地资源,通过填海扩张成为工业发展空间新的选择。JTC开始对裕廊南部的7个小岛进行填海合并工程,合并后的总面积达到了9 k㎡,建立了裕廊化工岛。整个产业布局围绕炼油产业,发展基础化工、中下游石油化工等产业,将整个石油化工产业链整合起来,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在填海的同时也充分利用现有的空间,通过创新设计最大化利用现有土地和对旧工业区进行更新,引进升级土地产出率更高的产业。JTC在1992年也对裕廊东的旧工业区产业用地进行更新,开发了新加坡的第一个国际商务园(IBP)[7],成为新加坡工业园区转型发展的新代表。此现代制造业综合园区的特点是与传统工业相互联系,交通便捷,基础设施齐全,长远规划,集商业和办公于一体,提供合作和创新的平台,以此促使工业园区向“经济上游”升级。

1.5 进入知识密集及创新型产业发展阶段

2000年至2019年,面对国际经济环境的变化,科技创新已成为新加坡、中国等国家提高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相应地,新加坡在这个阶段一方面牢牢抓住知识经济和科技创新的价值与投入,另一方面则以长远规划的态度应对未来可能的变化。在产业规划和工业园区的发展方面表现为需重新考虑新的物质形态来迎接和处理未来复杂而多变的经济活动。因此,新加坡的规划管理体系在此作出调整,重新区划土地用地体系和增添白地理念[8],增加灵活性。调整后的新型产业用地功能高度混合,可以兼容商务、商业、研发、低污染轻工业和休闲娱乐等功能,为工业园区的选择和未来发展提供多样的可能性。

在此背景下,为应对产业再次升级以适应知识经济和科技创新的需要,新加坡最新尖端产业园区的代表——纬壹科技城(one-north)应运而生,打造集工作、生活、学习、休憩为一体的综合知识型科技园区。纬壹科技城代表了新加坡目前最新的知识型产业园区特点和发展趋势,包括[1](图3、图4):

(1)提倡和贯彻知识创新理念;

(2)多功能混合,纵横一体化,打破单一功能分区,除了满足产业用地以外,生活配套服务占有较大比例;

(3)紧凑开发,结合TOD交通模式减少不必要的交通用地;

(4)土地使用率最大化,预留发展备用地以满足未来发展需要;

(5)大生态小环境,公共空间及绿地系统与城市总体规划相融合,将区内景观系统融入整个城市的绿地系统和公共空间中,并提出以活力社区和共享空间为理念,利用交流催化科技的升级,激发创意的火花。

图3:新加坡工业园、产业园分布图

图4:纬壹科技城

2 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新动力和产业空间发展趋势的启示

在新加坡不同的工业园区发展阶段,总是伴随着工业发展和产业升级。通过有效的产业规划和管理框架,以政府主导和市场自由经营相结合的策略,灵活的产业政策和集群导向的工业园区开发策略,先进的工业园区规划理念和不断创新适应产业发展需求,建设了不同阶段的工业园区和产业园,为新加坡工业发展提供了空间载体,也为其经济腾飞提供了新动力和新引擎[9]

在发展工业园区和转型升级道路上的新加坡并没有停止脚步,始终砥砺前行寻找世界经济的发展新趋势和新高点,不断调整自身定位和发展方向,选择适应新形势下满足自身发展需求的工业园区模式。2019年3月,新加坡市区重建局发布了2019年新加坡总体规划草案,该草案是指导新加坡未来10至15年的发展蓝图,总体规划的重点方向包括:(1)营造包容、绿色的街区,为人们提供社区公共空间和服务设施;(2)创造就业,打造本地枢纽和全球门户;(3)提升公共交通水准,建立便捷高效交通体系;(4)重视历史文化,复兴人们熟悉的地方;(5)创造面向未来的能力,发展可持续和韧性的未来城市等五个方面(图5)。

图5:2019年新加坡总体规划方案

从新加坡五个工业园区发展阶段和2019新规划蓝图中可以看出,新加坡自始至终在打造更好的社会和经济环境来支持与振兴产业和发展新区域的增长,而产业和新增长又反过来促进社会和经济环境更好地发展。相比之下,中国与新加坡在很多方面都存在差异,如土地资源、制度政策等,但也有一些相似之处,如土地管理等方面。虽然中国很多城市之间的工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然而经济和产业发展是其共同目标。新加坡在短短的五十几年里,从贫困到富有,从低端到高端,从无到有,其发展经验为正在高速发展的中国城市提供了参考和借鉴,特别是在城市更新方面提供了新思路、新办法,其中包括如下7个方面。

(1)政策更新:未来经济需要更超前、更宽松的政策来支持新的想法和创新。工业园发展前期由新加坡政府主导产业园开发,后期政府推出开发商在特殊区域有权灵活地调整用途不需要政府主导,政府只是作为监管和政策制定者。

(2)土地更新:最大化利用土地空间,紧凑开发,土地资源稀缺引导新加坡向“地下、空中、海上”发展,如在“地下”建设基础设施,向“空中”提升建筑形态,向“海上”延伸土地空间等。

(3)规划更新:规划与管理手段不断创新以适应现代产业发展需求,注重整体规划、提前规划、眼光长远,不以现有需求为限定,未雨绸缪,有较大的灵活性、动态性去适应变化,为智慧园区、创新园区或更多新园区的出现提供最佳的平台。

(4)功能更新:多功能兼容性地发展土地,一方面结合TOD交通模式开发用地,规划中综合考虑产城融合;另一方面不断创新和发展产业集群,如在纬壹科技城、新加坡科学园和新加坡国立大学(NUS)的创新集群的基础上,将会增加新用地Dover知识区的补充,知识区为教育、研发、经济和创业活动提供充满活力的空间,也为新加坡未来经济和园区发展提供了新动力。

(5)产业更新:注重产业链的打造,发展产业集群,发展高新技术服务业和文化创意产业,又不“落下”制造业,制造业可以提供大量的就业,也是城市经济发展的动力源。如今新加坡制造业已经超越了传统生产和销售,企业将其知识密集型和服务导向的活动与其核心制造活动放在一起,以优化运营和最大限度地提高生产率[5]

(6)环境和基础设施更新:注重绿色与可持续发展,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是未来发展的前提条件,创造适宜高品质生活和工作的环境是产业发展的软实力,完备的基础配套设施是产业发展的硬实力。

(7)人才和文化更新:积极引进优秀人才,海纳百川;重视历史文化,发掘历史文化价值,这是人们耕耘和收获的间接反馈,是未来社会健康发展的精神支柱,也是产业发展的强大靠山。

3 从传统工业港区到现代产业新城的转变

3.1 规划背景

新加坡的工业园区新动力和产业空间发展趋势对中国传统港区的转型升级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同样经历了在短短几十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其自身在不断地进行产业升级和空间优化。如今“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为深圳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也同时带来了挑战。深圳前海蛇口自贸片区作为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的一部分,为这一区域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依据深圳前海蛇口自贸区的综合发展规划导则,前海部分将依托自身“深港合作”先导区的定位,发挥自贸区政策的叠加优势,进一步促进深港要素流动和服务贸易便利化;而蛇口部分作为自贸区中地域最小的片区,也将充分发挥地缘优势,打造深港联动示范基地。两者优势互补、齐头并进,实现前海蛇口“1+1>2”的效果。

2015年,面积为3.42 k的赤湾片区作为重要的传统港区和产业聚集地划入深圳蛇口自贸片区内,如何更好地让赤湾片区在自贸区内发挥和构筑积聚效应,同时又能辐射带动周边区域,成为空间和产业规划重要的思考方向和着力点。因此,在规划中将借鉴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和产业升级的经验,对赤湾片区未来的可持续发展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图6)。

图6:赤湾片区规划用地范围及区位图

3.2 项目概况

自贸区的设立和发展必然带动产业新一轮的转型升级,赤湾片区的更新势在必行。产业升级将带动传统工业港区的转型升级,对原有工业港区中某一衰落的区域进行拆迁、改造、投资和建设,以全新的城市功能替换功能性衰败的物质空间,使之重新发展和繁荣。一方面是对客观存在实体的改造;另一方面是对各种生态环境、空间环境、文化环境、视觉环境、游憩环境等的改造与延续,包括邻里的社会网络结构、心理定势、情感依恋等软件的延续与更新。

赤湾片区背靠大小南山,面向伶仃洋,自然人文资源丰富,优越的地理位置、交通优势和深圳雄厚的经济条件将为片区带来巨大的发展动力支撑。围绕现状条件结合自贸区发展要求重新定位赤湾片区的产业发展方向和空间布局,为“自贸区时间”寻找新的制高点。在未划入自贸区前,赤湾片区只是传统工业港区,产业功能单一落后,通过借鉴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经验,系统地规划和转型升级等多种方式,把赤湾片区打造成为中国现代文化创意产业示范基地和现代海洋科技新城(图7)。

图7:赤湾片区规划用地范围及区位图

3.3 五大更新促成赤湾片区从传统工业港区转型升级为科技新城

3.3.1 政策、土地、规划更新

在大的政策背景下,赤湾片区划入自贸区已成为政策更新的一部分,由此驱动赤湾片区做出更多改变,促使深圳前海蛇口自贸区的产业功能更完善、规划布局更合理。赤湾片区从边缘化到协同发展,从自给自足到新要求和新态势下的转变,从传统的工业港区到成为蛇口区块发展的重心之一,这一系列的改变都是得益于政策的更新。随着政策的更新,片区的用地性质和土地承载量也随之更新。蛇口区块大部分区域通过多年的发展已经是建成区,通过梳理赤湾片区现有用地,以最新的政策为依据,重新调整用地比例和性质,增加容积率,改变片区风貌,最终调整出可开发用地61 h,更新用地性质10 h,增加建筑面积60多万平方米,在寸土寸金的深圳自贸区中是极其稀有和珍贵的,为赤湾片区的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更大载体和发展空间(图8、图9)。

图8:赤湾片区规划总平面图

图9:赤湾片区规划效果图

3.3.2 功能更新

从功能单一能到功能复合,现代工业园区的功能不仅是满足单一功能产业发展,而是功能复合型的现代产业新城[10]。新加坡从2000年后开发了一批具有创新性和高品质的产业新城。如纬壹科技城就集中体现了新加坡工业园区发展的新趋势和新特点。赤湾片区在功能更新上借鉴科技城规划经验,转型升级传统的散杂货码头、堆场功能等。片区更新后将汇集集装箱码头、高端仓储、文化创意、总部办公、海洋科技、高端居住及商业公共配套,成为具有现代化港口功能的海洋科技新城。

3.3.3 产业更新

深圳的四大支柱产业是文化创意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现代物流业和金融服务业,其中深圳文化创意产业2017年实现增加值2 243.95亿元,占全市GDP比重超过10%,基础雄厚。赤湾片区现存产业是传统港口产业,要从传统港区到科技新城,借鉴新加坡工业园发展经验,应注重灵活的产业集群导向,完善产业链的打造,发展先进制造业、高新技术服务业和文化创意产业。赤湾片区依托原有的区位优势、自然人文资源、良好的经济基础、便利的交通条件,强化整合原有港区产业类型,倡导大力发展海洋科技产业和文化创意产业。赤湾片区以此充分发挥丰富的文化资源和科技资源制造优势,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加快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建立创新的开发机制,突出文化创意产业和海洋科技产业的产业集群、特色优势和区域核心竞争力,着力培育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

3.3.4 环境和基础设施更新

在新加坡工业升级的各个历程中,一方面提升产业空间的经济效率来最大化利用有限的土地,另一方面则大方地留出绿地,大力营造绿色公共空间和适宜的工作环境。从传统绿植到全局景观,借鉴纬壹科技城的建设规划中注重打造生态、工作、生活为一体的空间形式,以利用自然环境高于更新自然环境的手法,保留原有地势风貌、原始绿地景观作为景观轴线和视线通廊,将景观融入每个产业组团中,营造出多元的景观聚合体。在赤湾片区规划中也充分考虑原有小南山,赤湾山等自然景观资源,梳理出景观体系和视觉通廊,打造出宜居宜业宜游的生态产业新城。

3.3.5 文化更新

新加坡是城市型国家,建国也只有短短五十几年时间,其城市历史遗产的总量、类型和涵盖的历史时段并不算丰富,但在今天的新加坡,城市历史资源成为这座城市中一个不可或缺的层面,与城市空间、社会文化和普通新加坡人的日常生活密不可分[1]。中国的历史文化资源十分丰富,华夏文化五千年源远流长,深圳也拥有众多富于岭南特色的历史文化资源。赤湾片区从传统文化到创新工坊,拥有深圳市最具价值(多元素、多层次、多时间跨度)的传统文化节点和历史文化古迹群,其中包括宋少帝墓、赤湾妈祖庙、南山炮台、文天祥公园等。在赤湾片区文化更新上,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相互组成了片区独特的文化脉络和根基,在实践中充分挖掘传统人文文化元素、营造特色文化空间,创新性地衍生出创新工坊、“吃厢玩坊”、妈祖文化非物质遗产组团等新的文化创意节点和产业组合形式,以展示赤湾片区文化更新的新气象。

4 结语

新加坡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前瞻性的产业升级转型并不是偶然的,原因在于不同的经济发展时期中,工业园区和转型升级始终是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和动力。从劳动密集型的初级工业园区,到第二代的技术性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园,再到科技和知识密集型的科学园,以及现代产业新城,能够持续升级转型是依托新加坡在各阶段的政策更新、规划更新、土地更新、功能更新、产业更新、环境更新、人才和文化更新等一系列的措施完成的。中国正处于产业发展的转型阶段,是工园区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和现代制造业的关键时期,城市更新问题也在日益凸现,借鉴新加坡发展经验,将为中国的城市更新以及各类工业园区发展和产业升级提供富含新创意和新动力的思路。

(图片来源:图片均由作者提供,其中图1、图4来自:JTC网站;图2、图3、图6~图8来自:盛裕集团;图5来自:URA新加坡重建局)

注释:

① 根据Date.gov.sg网站资料,新加坡通过填海造地,国土面积每年都有变化。参见:http://www.date.gov.sg/

② 根据JTC网站资料,裕廊集团(原裕廊镇管理局)是新加坡贸工部下属的官方机构,成立于1968年,是新加坡最大的工业地产发展商。在过去的四十多年间,裕廊集团开发并管理着38个各类园区,拥有超过7 000家本地和跨国公司的客户群。裕廊集团属下的园区包括特殊工业园、高科技园区、石油化工及生命科学园等。参见:http://www.jtc.gov.sg/

③ 白地,由于市场瞬息万变,规划无法准确预测未来土地市场的发展,因此新加坡市区重建局于1995年提出“白地”概念。“白地”允许开发商在不突破建筑总量且满足政府要求的基本配置的情况下自行决定其余建筑面积的用途。

④ 纬壹科技城充分展示了新加坡在知识和创新密集型经济领域取得的成就。根据edb.gov.sg 网站资料。

⑤ 参见http://www.ura.gov.sg/

⑥ 参见https://surbanajurong.com/

⑦ 深圳南山集团委托盛裕集团规划的赤湾片区总体规划和城市设计中,提出“吃厢玩坊”的设计构思,以餐饮、娱乐休闲为主的综合商业配套组团契合赤湾片区的“赤”和“湾”的谐音。

[1] 王才强,沙永杰,魏娟娟. 新加坡的城市规划与发展[J]. 上海城市规划,2012(3):136-144.

[2] 朱介鸣.城市发展战略规划的发展机制——政府推动城市发展的新加坡经验[J]. 城市规划汇刊,2012(4):22-27.

[3] See-Toh Kum Chun. Planning Industrial Estatesin Singapore[C].Singapore: Singapore Institute of Planners, 1998.

[4] JTC. Industrial Land Plan for the 21st Century[M]. Singapore: Jurong Town Corporation,1988: 8-24.

[5] 腾锡. 新加坡制造业空间布局及形成机制研究[C]. 广州:持续发展 理性规划——2017中国城市规划年会论文集(14规划实施与管理), 2017.

[6]腾锡,沙永杰. 新加坡产业空间发展历程及启示[J]. 上海城市规划,2014(4):77-82.

[7] Planning & Urban Design (China) JURONG International. Singapore Planning Experience in China[M]. Beijing: World Book Publishing Company,2012: 1-9, 210-235.

[8] Wong Tai-Chee,Yaplian-Ho Adriel. Four Decades of Transformation,Land Use in Singapore,1960-2000[M]. Singapore: Eastern University Press, 2004: 59-90.

[9] 李国镇. 新加坡城市研究[M]. 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1996:35-70.

[10] Zhang Qingyu, Shao Yong. City-Industry Integrated Planning and Development in Singapore[EB/OL]. (2019-05-24)[2019-5-30] https://surbanajurong.com/perspective/city-industry-integrated-planning-and-development-in-singapore/.

完整深度阅读请参见《时代建筑》2019年第4期 新引擎:引领城市群发展的国家级新区与新城,邵勇、赖鸿展、张青玉 《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新动力对中国传统工业港区转型升级的启示:在深圳自贸区赤湾片区产业升级和空间布局的实践》,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单位:新加坡盛裕集团

作者简介:邵勇,男,新加坡盛裕集团 首席规划师,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与设计学院 硕士,新加坡规划师协会 注册会员;赖鸿展,男,新加坡盛裕集团 规划师,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与设计学院 研究型硕士;张青玉,男,新加坡盛裕集团 总监,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规划 博士

完整深度阅读请参见《时代建筑》2019年第4期 新引擎:引领城市群发展的国家级新区与新城,邵勇、赖鸿展、张青玉 《新加坡发展工业园区的新动力对中国传统工业港区转型升级的启示:在深圳自贸区赤湾片区产业升级和空间布局的实践》,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作者单位:新加坡盛裕集团

作者简介:邵勇,男,新加坡盛裕集团 首席规划师,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与设计学院 硕士,新加坡规划师协会 注册会员;赖鸿展,男,新加坡盛裕集团 规划师,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与设计学院 研究型硕士;张青玉,男,新加坡盛裕集团 总监,新加坡国立大学环境规划 博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