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科技学院外国语学院三下乡||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原标题:河南科技学院外国语学院三下乡||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伴 是最长情的告白

“你们将要成为的人啊、要承担的事,我不知道。

我无法给你定下一个目标路

我想做的只有陪伴着你一起在寻找的路上”

——卢安克的歌《留守》

(文 李姝锟)

仿若大梦初醒。

离开董堤小学已经数日,但我和孩子们的距离从未走远,我们相互陪伴的每一幕都珍藏在彼此的脑海之中。

还记得初次上课时我的青涩,我渴望着把“外面的世界”通通告诉他们,奢求着让他们站立在高速运转的世界中央,汲取着宇宙的精华。无疑,这让我进入了迷失岛。当我重新调整方向才渐渐进入正确的轨道,我撕掉预先贴在他们身上的“标签”,深入他们的内心探索另一片世界。后来,我明白:他们,本就是自己的世界。

镜头一:

小莹:我多干一点俺爸就好弄了

下午放学之后,碰巧遇到上田帮忙的小莹兄妹。哥哥骑着电车,前面站着六岁的妹妹后面坐着十一岁的小莹。不留他们拒绝的机会,我跟着过去。

从泥泞颠簸的土路走过,十分钟后到了大棚。小姑娘拿着剪刀剪高处自己好多的干枯瓜藤,从上向下捋,小小的手掌摩擦着藤架。我无措的站在旁边,帮不上什么忙。

“你们今天要把这些干完吗?”“不是哩,干到黑,能干多少是多少”“你们经常来吗?”“不是,出瓜的时候得来看瓜,不介光有人偷”哥哥姐姐没停下手中的动作,小妹妹光着小脚丫在没过大腿的干草间玩耍着。黄昏映衬着他们认真的侧脸。

镜头二:

小志:希望姐姐不打我,弟弟能够完成作业

我们制作了一个梦想箱,投递自己的愿望。然而,有的孩子却不知道写什么愿望。我引导着,比如一个美丽的裙子、一个可爱的水晶球、一本有趣的书……最后,她写下的是上面的愿望。

这个姑娘初引起我注意是因为打架,当找她谈话时一声不吭眼里噙着泪水——打架是因为在学校受到欺负。进一步走入她的内心我发现了她生活的另一面:这是一个缺少母爱的女孩,家中姐弟三人,都还是孩子却都在照顾着失智的妈妈。姐姐五年级辍学,弟弟已经九岁依旧不能流畅表达自己。本应是在母亲怀中撒娇的年纪,如今他们肩上扛起来的是另一片星辰。

这些孩子有着和同龄孩子一样的天真又肩负着另一份责任,他们依旧是那个可爱的孩子。他们在不同的家庭中受到不同境遇的关爱,他们的父母都深爱着孩子,只是别无选择。

这是他们的成长轨迹。这让我想起柴静《看见》中在广西大山深处义务支教十年的卢安克,他说“说出来的都是假的,做出来的才是真的”他们最需要的是陪伴。

我们生活在同一片穹顶之下。深入他们的内心,听一听深处的声音,不用惯性臆测推断他们的世界,深入之后你便会发现一片生机盎然的天地——他们,本就是自己的世界。

如今,我的联系人中新添了一群叫着我老师的孩子。我的孩子们,老师从未走远。努力读书,你们的世界才刚刚开始建立,老师陪伴你们成长,加油!我的孩子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