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贫困生的“奶酪”?!美国大学录取又一丑闻,为拿助学金,家长作假转移监护权

原标题:谁动了贫困生的“奶酪”?!美国大学录取又一丑闻,为拿助学金,家长作假转移监护权

自从美国爆出史上最大的招生丑闻以来,富人为了自己孩子上名校各种秀下限的操作一波一波被曝光,我们也一次又一次地震惊。

“辛格案”爆出后,就有熟悉内幕的爆料者向《世界日报》称,除了升学造假外,申请助学金造假也很泛滥,采用乾坤大挪移的方式,让一些学生符合助学金申请资格。

有些家庭住着百万豪宅,开着豪车,根本不是贫困户。但通过申请助学金公司帮忙造假,让家长将资产转移,虚假报税,达到申请助学金的条件。‍而有的父母,则是和自己孩子“断绝关系”,只为了自己的孩子能拿到学校本来准备给贫困家庭孩子们的助学金。

你能想象吗?年收入25万美元的家庭,住着价值120万美元的豪宅,孩子暑假出去打工都能获得4200美元的收入,却连孩子在大学每年6.5万美元的学费都不愿意支出吗?就有这样的家庭,为了孩子拿助学金,伪装成了没有钱交学费的“贫困家庭”。

ProPublica Illinois和华尔街日报日前的独立报道:由于法律上的漏洞,芝加哥附近的数十个富裕家庭通过放弃对子女的合法监护权;然后,学生申请经济独立,以获得学校的奖学金或助学金。这有效地打开了他们在父母的法律监护下无法获得的经济援助的大门。

上面说到的这户家庭,他们的女儿正在西海岸的一所大学读书,他们把女儿的监护权转给自己的生意伙伴。女儿申请经济独立后年收入就只剩下暑假打工得到的4200美元,因此获得了2.7万美元的奖学金和2万美元的助学金(Need-based),剩下每年只需要支付1.8万美元,这些钱也来自已经“断绝法律关系”的祖父母。

该女士和另一位芝加哥地区的母亲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她们遵循了位于伊利诺伊州林肯郡的名为Destination College的大学咨询公司制定的战略。该公司在其网站上表示,可以为每个学生的家庭每年节省4万美元。网站没有具体说明如何做到这一点,但是很明显,让父母和孩子断绝关系是这家公司“钻空子”的手段之一。该公司的所有者Lora Georgieva未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公司的其他客户在与“华尔街日报”交谈时表示,他们被要求签署保密协议,不能披露转移监护权的策略。

起因

一名居住在芝加哥郊区的少年向她的高中辅导员提到了这一策略。辅导员通知了学生所申请的伊利诺伊大学。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本科招生主任Andrew Borst表示,大学去年确定了三名学生,他们使用监护权获得额外的经济援助,在下一学年可能有11名学生。该大学不会向已经确定的学生提供自己的资金,但Borst表示,它不能合法地阻止他们获得联邦或国家资金。 除了大学援助外,每个学生都获得了11,785美元的州和联邦援助。

学校已将案件提交给美国教育部。

“关于依赖身份的法律和法规旨在帮助那些合法需要帮助的学生上大学。那些违反规定的人应该被追究责任,”部门发言人Liz Hill在一份声明中说道。讽刺吧?当真的无法支持孩子上大学的家庭省吃俭用攒下大学学费的时候;当普通家庭的孩子刚踏进社会就背上重重的学业贷款的时候;完全有能力供孩子上大学的富裕家庭,却用尽手段,赚取最后一点属于贫困孩子的助学金。

和上次巨大的贿赂入学的丑闻不一样,这次有家长愿意出来接受采访,是因为他们的操作是完全合法的,通过精细的计划,他们成功地钻了法律的漏洞,在躲过惩罚的情况下拿到了不属于他们的助学金。

但是,他们的行为仍然是完全不正当的,也绝对不道德。根据《华尔街日报》查阅得到的消息,伊利诺伊州莱克县遗嘱检验法庭2018年备案1000多起案件,在这些案件中,有38起法官都把还在高一高二的学生的监护权转给他人,大多数家庭住在价值50万美元左右的房子里。Zillow等房地产网站的数据显示,其中几处房产的估价超过了100万美元。

在法庭文件中,请愿人被问及为什么他或她应该成为监护人。几乎所有38个案例都使用了这个版本:“监护人可以为未成年人提供的未成年人提供教育和经济支持以及机会。”

Mari Berlin是芝加哥Kabbe Law Group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之一,该律师事务所代表约25个家庭转移了监护权而使学生获得独立学生身份。

柏林女士说:“监护法的写法非常广泛。” “法官获得了巨大的自由裁量权。标准是孩子的最大利益,我认为很难说这不符合学生的最佳利益。“

学校的担忧

经济援助资金有限,谁动了贫困生的“奶酪”?!

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本科招生主任Andrew Borst表示,自己最担心的是,学校用于奖学金和助学金的资金是有限的,钱给了一个学生,就会有另一个没有拿到的学生。而这些没有拿到奖学金、助学金的学生中,很多都是真正的贫困家庭的孩子。

伊利诺斯大学是在“相当富裕的社区”的高中辅导员打电话询问他们不熟悉的低收入入学培训项目后开始调查的。学校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发现有的申请资料里声称自己经济独立的孩子被发现实际上仍和父母住在一起,该校陆续发现了十几起类似的案例,去年发现了3起,今年又发现了11起。招生主任还发现另外5所大学也有类似的情况。

目前尚不清楚这种模式的普及程度,ProPublica报告称已发现40多例类似案例,有些学生现在或已被密苏里大学,威斯康星大学和印第安纳大学录取。

美国教育部的发言人通过邮件向《华盛顿日报》表示,暂且不知道是否已经开始调查或者准备调查,但是她表示教育部的检察长办公室(Inspector General Office)已经意识到这件事了。

一位知情人士说,教育部正在考虑通过其调查部门检察长办公室处理这件事。该办公室建议教育部在联邦学生援助手册中特别增加澄清:“如果一名学生获得了法律监护,但继续从父母那里获得医疗和经济支持,他们就不符合法律监护的定义,应该仍被视为受抚养的学生。”

虽然这种做法可能是合法的,但很多人认为这是富裕家庭使用特权来游戏大学系统,窃取不太富裕的人的资源。

全美学生资助管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tudent Financial Aid Administrator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贾斯廷•德雷格(Justin Draeger)表示:“他们在玩弄这个制度,不管它是否合法,都不会改变其令人讨厌的事实。”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