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检大观园谁败得一塌涂地?非邢夫人非王善保家的,细思极恐

原标题:抄检大观园谁败得一塌涂地?非邢夫人非王善保家的,细思极恐

贾母寿辰本是高兴的事儿,大观园却乱象丛生,问题不断。司棋和表弟潘又安幽会被鸳鸯撞见,凤姐捆了对尤氏不敬的老妈妈却遭邢夫人指责,迎春的乳娘因赌博被老太太惩罚.......一派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阵势。

偏偏是傻大姐捡了绣春囊,偏偏是积怨重重的邢夫人遇见了傻大姐,偏偏又王善保家的挑拨中了王夫人下怀。这一系列偏偏也就那么巧,本被凤姐压下去的丑闻,分分钟演化成一场雷厉风行的扫黄风暴。

风暴刮起便戾行四起,虽然有凤姐的暗中保护,一群老婆子凶神恶煞,杀气腾腾,好似要把大观园翻个底朝天。宝玉不语,晴雯怒怼,惜春无情,迎春懦弱,探春一记耳光压了婆子威风涨了姑娘气势。

最终,这场风暴以司棋与潘又安的私情暴露而收尾。王善保家的自取其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扫黄风暴又成了扫黄闹剧。

闹剧过后又是一系列的冤假错案,司棋被撵本是咎由自取,累及晴雯、四儿、芳官等一一被逐,着实是冤。

丫头们撵的撵、死的死,对于发起这场风暴的长房、二房、挑拨离间的下人、被动卷入的凤姐来说,谁是败家?谁又是赢家?

绣春囊出现前,刑夫人积了一肚子的怨气,尤其是对凤姐恨得咬牙切齿。恰在这时,她遇到了傻大姐手里拿着绣春囊。她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出一口恶气。

她来了一个狠招,没有直接把绣春囊给王夫人,并暗中商量对策,而是让王善保家的转交给了王夫人,向王夫人亮明,下人们都知道了,看你怎么办?

她这一招一箭三雕,直指向王夫人、凤姐和宝玉三人。

首先,大观园刚进行了治赌,又要开展扫黄,王夫人作为领导,难辞其咎。其次,凤姐常到园子里去,绣春囊极有可能是她的,即使不是,她也逃不过管理的失职。再次,王善保家的第一个告发晴雯,肯定受了刑夫人暗示,不是明摆着向宝玉房内发起攻势吗!

偏偏她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射向别人的箭戏剧般地又射回自己,之前贾母的治赌处罚了迎春的乳母,便对刑夫人治家不满,这次的扫黄又查出了迎春的丫头司棋,自己打自己的脸,她只有打了王善保家的一顿出气。

再看王善保家的,这次扫黄运动的骨干力量和前沿先锋,她煽风点火,挑拨离间,狐假虎威,狗仗人势,唯恐大观园不乱。

最后却把石头重重砸在自己脚上,丢人现眼,简直是愚蠢至极。她只好自打耳光:“老不死的娼妇,怎么造下孽了!说嘴打嘴,现世现报!”

她不仅一手害了晴雯、四儿、芳官等人,还害了自己的亲外孙子司棋。

刑夫人和王善保家的可谓是败得彻底、败得惨烈,但并未就此一败涂地。长房与二房的矛盾更加激化,她还会找机会兴风作浪,特别是一旦和赵姨娘强强联合,给贾府制造的麻烦绝对是重量极的。

本来绣春囊是剑指凤姐的,连王夫人都怒斥着把绣春囊扔给她。被迫参与扫黄行动,凤姐谨小慎微、暂收锋芒,时不时以保护姑娘丫头的身份出言,做尽了“好好先生”,最终反败为胜、全身而退,让王善保家的出尽了丑,自己也替王夫人扳回一局。

王夫人貌似是更大的赢家,既背着贾母搞扫黄行动,展露了自己的威风,又借扫黄排除心患,把自认为带坏宝玉的丫头一一逐出贾府,还借刑夫人的家仆反咬了刑夫人一口。

虽不是她的能力和智谋所致,但她好似顺风顺水,以丰厚战果而胜利收官。

但她万万未曾料到,扫黄的直接后果,还有薛定钗搬出大观园,还有大观园女儿们的骄傲和尊严被老妈妈们践踏。

源易缘认为,王夫人和凤姐也都不是赢家,抄检大观园无疑是贾府内部的“小型抄家”,是大家族自杀自灭的愚蠢行为,抄检后留下的只有散落的人心。

真正的胜者不是激化矛盾、以击败对方为目标,而是以化解矛盾凝聚力量为己任,放宽格局与眼界,将主子与主子、主子与奴才、奴才与奴才之间的矛盾化解为团结的力量,内部坚固了,外部才难以侵入。

最终败得一塌涂地的是贾府,正是这种你争我斗的存在与发展,才是导致贾府事故多发、危机四伏、一败不起。

就此话题,你有什么高见,欢迎留言。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