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博主被曝假结婚,婚礼直播收入320万美元;又有名人被扒粉丝造假

原标题:知名博主被曝假结婚,婚礼直播收入320万美元;又有名人被扒粉丝造假

各位好,这里是新榜的「海外weekly」栏目,每周日更新,为大家精选海外的爆款案例、社交媒体和内容平台信息、行业研究、有趣观点,本期为第4期。如果你还有什么想看的,欢迎留言告诉我们~

目录

1. 社交平台粉丝数大量造假?艾伦秀主持人、泰勒·斯威夫特等纷纷躺枪

2. YouTuber为了内容假结婚?!和Drama Channel一起喝茶吃瓜看八卦

3. Instagram上的内容净化者——“标签清洁工”

4. 今年,YouTube明星们做什么最赚钱?

社交平台粉丝数大量造假?艾伦秀主持人、泰勒·斯威夫特等纷纷躺枪

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有多少水份?

这个问题想必不少人都很好奇。微博粉丝数注水早已不是新闻,但近期海外各大平台也被扒出名人粉丝数注水,引发各路关注和讨论。

据当代音乐表演协会(ICMP)通过IG Audit和SparkToro这两个测量网站监测发现,大部分名人的Instagram和Twitter账户,都存在粉丝造假现象。

其中,艾伦秀主持人Ellen DeGeneres在Instagram上的58%粉丝都是虚假的,卡戴珊家族的三位姐妹被发现有超过40%的假粉丝。粉丝注水量百分比的榜单上,韩国男团BTS、“霉霉”泰勒·斯威夫特也皆被排在前十。

Newsweek发文揭露过特朗普推特的3000多万粉丝中,近一半都是假账户和机器人。据了解,在Twitter打击机器人之后,特朗普也曾抱怨过自己的追随者数量一落千丈。

为什么会存在如此大量的虚假粉丝?

长期以来,这些名人都一直被认为与专业做虚假数据营销的公司合作,以增加自己的粉丝数量,假装被许多人喜爱和认可,提高作为KOL的价值。

“这是社交媒体的一个肮脏但公开的秘密。”一位业内人士这样表示。

一个叫Devumi的社交媒体营销服务公司就曾被调查发现,该公司拥有350万个自动账户的存量,每个账户都被销售多次,累计为客户提供了超过2亿人次的Twitter粉丝。同时,这家公司也提供转发或点赞的数据增长服务。

这只是互联网数据黑产中的一角,市面上还有大量类似于Devumi这样的公司存在,他们帮助名人和社交媒体KOL们创造数据繁荣的假象。

然而,随着虚假粉丝情况被越来越多地发现,广告商、品牌主和平台都调整了付费模式,将KOL的人气衡量不仅仅局限于粉丝数的维度之上。

“当品牌主做广告时,他们希望自己投入的广告内容能够覆盖真实存在的人群,而不是传递给虚假的机器人。”沃顿商学院教授罗恩·伯曼解释道。

但一旦各大平台真的下手严厉整治虚假粉丝和机器人用户,许多用户也会表达出自己的强烈不满,他们不希望机器人消失,甚至会要求平台归还那些消失的追随者数据,因为这样会使他们看起来更受欢迎,即使大家都知道粉丝数据是造假的。

YouTuber为了内容假结婚?!和Drama Channel一起喝茶吃瓜看八卦

近期外网最大的八卦之一就是两位知名YouTuber的“假结婚”事件,约有6.5万名观众每人花费50美元收看了Tana Mongeau和Jake Paul的婚礼,直播收入高达320万美元。

随后被曝出这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力的假婚礼,很可能是女主角Tana为了自己的真人秀精心策划的内容,同时Tana也承认婚礼主要是“为了娱乐和视频内容”。

这对交往三月、时刻将关系进展发布到YouTube和Instagram上的博主“夫妇”,引发了极大的舆论关注,在一众讨论YouTuber内容造假的言论中,也有一批吃瓜群众涌向了YouTube的“吃瓜喝茶频道”——Drama Channel。

这些账号致力于逐分钟整合记录发生在YouTuber身上的各类争议和八卦事件,有个别名称为“tea channels”,不少账号的名称中也带有“tea”。

其实这并不是新兴的内容,但它的账号数量和受欢迎程度都在逐年递增。

据报道,这一类账号已经开始商业化,其中代表性账号「Tea Spill」目前拥有130万粉丝,Social Blade预估其每月收入大概为6万5000美元,这类频道已经成为既可以获取丰厚收入也能很快打出名声的一种方式。

虽然同属八卦频道类别,但不同频道之间各有风格。

比如「DramaAlert」,由37岁男性Daniel Keem创立的一个持续报道互联网名人丑闻的频道。在视频中,他常常出镜,坐在麦克风前,像与朋友交谈一样对着镜头聊起对某些事情的看法。

他制作这次两位YouTuber的假结婚事件视频时,在没有摆出任何证据之前,一开始告诉了观众“这是一场假结婚”,完全依靠自己对于行业的了解和自信。这期视频获得了150万次的观看。

另一种Drama Channel,比如「Tea Spill」和「What’s the Tea?」,以画外音或是文字概述解读争议,视频内容主要是按时间顺序排列每一个阶段的证据,给观众提供所有的事情细节。视频最后,还会抛出问题引导观众互动和留言。

有观众在「Tea Spill」视频下留言:“我非常喜欢这个频道,因为我可以看到所有的八卦而不用到处搜集信息”,并获得了1947个点赞。

当然,这类频道也存在风险。八卦很难被管制,而且非常容易传播错误信息。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关注他们的观众,很显然并不是为了寻求单一的真相而去观看这些视频。

Instagram上的内容净化者——“标签清洁工”

每当一件社会惨剧发生时,受害者的图片总是会在第一时间传遍社交平台,许多好事者更是在保存之后将其进一步扩散。

近期,Instagram上出现了一批“标签清洁工”,志愿维护这些受害者姓名标签下的图片内容。7月中旬,Bianca Devins被谋杀,在她的账户充满其他用户悲伤留言的同时,关于她的一些残忍的照片也在Instagram上被大量分享和转发。

Taylor是净化#escty标签(Devins的用户名)图片内容的志愿者之一。她在事件发生后,花了数十个小时上传了900张照片在这个标签之下,照片内容主要为粉红色的网格、鲜花、棉花糖云,努力使这个标签成为充满希望的照片墙。

与Taylor一起做Devins标签清洁工作的,还有十几个年轻的女性。她们这样形容自己的动机:“想尽自己所能保护Devins和她的家人免于遭受更多痛苦,也保护其他Instagram用户,不让他们看到任何令人不适的图像。”

尽管Instagram已经利用技术主动发现和屏蔽这一类悲惨图像的传播,也鼓励用户积极举报该类信息,但“标签清理工”们对于“举报”的作用并不看好。

“举报并不会让这些图片被立刻删除,而且也为一些恶意账户留下了足够多的时间让他们保存后再次传播。”Cute.cleanup负责人Naomi解释道,所以在举报之外,他们还会上传大量令人愉快的照片来淹没这些残忍的图像。Naomi本人很偏爱一些可爱的卡通形象,比如Hello Kitty等。

然而,这些“标签清洁工”在维护社区内容的同时,也不得不看到大量引起不适的图像。Naomi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她暂时做到了对这类信息的脱敏,但并不鼓励其他用户随意进入这个标签下浏览图片。

对这些“标签清洁工”而言,一个不断发展和成长的互联网社区是极其珍贵的,也让他们愿意主动担起维护社区内容的责任。

“我也很高兴知道有人一起做这件事。”Naomi说,这也给了她拔下网线喘息的机会,休息好后,又再一次投入标签清理的工作之中。

今年,YouTube明星们做什么最赚钱?

对YouTube上top级别的创作者而言,每年可以凭借其YouTube的账号IP赚取数百万美元。比如2018年登顶YouTuber频道收入排行榜的RyanToysReview,7岁男孩Ryan Kaji一年赚取了2200万美元。

这些KOL们早已建立了多样化的收入来源。今年,他们又是靠哪些渠道获取了最多的收入呢?近期,顶级YouTuber的经纪人Adam Wescott接受采访谈论了YouTuber的商业化发展趋势。

1. 自主品牌收入比重逐渐增加

Wescott负责管理拥有1000万订阅的Eva Gutowski和900万订阅的Lauren Riihimaki等创作者,他们都各自经营着自己的品牌。

这些YouTuber会与第三方公司合作生产产品,直接参与到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过程之中。对于他们而言,选择已经存在的产品来做原创改进,会使观众更加容易接受和愿意购买。

虽然直接面向观众销售产品会带来更高的收入分成,但也意味着这些YouTuber需要冒更大风险。一旦出现任何问题,会影响到本人的声誉和可信度。

比如美妆品牌Jaclyn Cosmetics是由知名美妆KOL Jaclyn Hill打造的产品系列,近期发布新品口红之后,许多粉丝反映收到了破损的唇膏,并且涂抹在嘴唇上会产生肿胀感。Hill不得不公开在YouTube承认口红新品为完全的失败。

2. YouTube依旧是最赚钱的平台

Wescott表示,对于顶级创作者而言,最赚钱的平台依旧是YouTube。

YouTube的合作伙伴计划让满足条件的创作者(至少拥有1000个订阅者和4000小时观看时间)有机会通过广告、订阅和频道会员资格来推广其频道。

同时,Google也逐渐允许部分创作者在视频下方添加一键式商品广告,据了解商品架功能也会逐步开放。

3. Instagram利润丰厚,仅次于YouTube

YouTuber一般不会只将鸡蛋放在一个平台的篮子中,他们在Instagram上也十分活跃,经常与品牌合作推广。

据消息透露,Instagram正在测试平台内购买和付款功能,以方便用户可以直接购买帖子中的商品。“这些平台正在考虑商业和销售这一事实,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增值。”Wescott认为这一系列举措也极大便利了创作者推广自主品牌。

但对于其他平台,如Snapchat,TikTok(海外版抖音)和Facebook等,Wescott认为目前来看价值并不高。

4. 额外业务,拓展品牌维度

除了常见的额外业务比如出书、演出等,Wescott表示KOL也需要考虑如何扩展品牌内容领域。

他旗下一位叫Riihimaki的KOL为自己的狗Moose创建了Instagram账号,该账号目前已有80万粉丝。也因为这个账号的成功,Riihimaki另外创立了宠物商品品牌,进行产品的推广和销售。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