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潜重洋(七) | 长篇科幻连载

原标题:梦潜重洋(七) | 长篇科幻连载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不存在科幻(ID:non-exist-SF),微博@不存在科幻

我应该为我的承诺负责,不然我就变成她了。

| 房泽宇 | 未来事务管理局签约作者,时装摄影师。酒醉时披上件黑色幽默,在舞台上演绎了场荒诞的秀。代表作《向前看》、《青石游梦》。

梦潜重洋

七 逃离

(全文约5600字,预计阅读时间14分钟)

往往睡眠比噩梦醒得还早,当诗迷雅睡醒的时候,其实噩梦才刚上来不久。

噩梦不是来自于脑海,而是来自于现实,往往在变数之前都是风平浪静的。

躲在城堡里的这些岛民,虽然白夏为他们打开了休息的房间,可焦虑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时间,这些人不肯总呆在自己房间里,一坐下来屁股就像被针扎了一样,他们徘徊在城堡一层,像孤魂野鬼般地游荡。

在一场灾难之后,人们往往是以沉默应对的。

他们的目光投射向窗外,刺进白茫茫的雾中,那下面是他们熟悉的家园,现在它们沉没了,不知道沉到多深的地方,家人呢?他们在思考这个问题,有些人可能逃到了北角山,有些人可能就死在了这下面,现在没人能判断这件事儿,每个人的疑问和困惑都卡在喉咙里,让他们不能说话,让他们只能沉默。

可总有一些人抱有乐观的情绪,有一个人在地下室找到了一把十弦琴,他坐在海怪雕像下拉起它,舒缓的琴声带着一股满满的悲伤感,这音乐让不少人哭了,人们围着那人坐下,眼神发愣,想象着家人们究竟在哪。

已经是入睡的时间了,可巡逻队的人没停下忙碌,西角城消失不见后,他们没有毁掉建立在这方土地上的规则。这些巡逻的人就像调查员一样,更多的是在弄清楚现在的情况,这些人知道要提前做好更进一步的准备,收集这些岛民的资料,守护秩序并观察环境。

岛民里有三个人在这段时间里因伤势过重而死,两个人是因为溺水,一个人是因为脑袋让墙板撞坏了,巡逻队的人把他们用布袋卷好,放在了一楼最角落的房间。原本有二百多名队员的巡逻队在这里也只剩下了十一个人,但他们都分工明确。六名队员分成两组交替巡逻,他们负责应对突发事件,查视每个人的情况以及收集情报。两名角号手爬上了阁塔,每三小时换一班岗,他们负责监视雾的动向,一旦发现陆地、礁石、或者哪怕一小点亮光,就会吹响角螺号,以通知大家做好准备。副队长和医疗官则跟马革本呆在一起,他们把药品间的隔壁清理出来,建成了临时的会议室,以讨论下一步的方案,

除此之外,桑象也在忙碌着。他为了向大家证明诗迷雅的能力,到处寻找能帮上忙的东西,他在地下室找到了一架旧的滤水器,但它还能用,这东西用一点晶石粉就能驱动了,在打开的五十三扇房间里,一共找到了一百多袋晶石粉,滤水器所需要的能量不用太大,它能把海水抽起来,置换成能饮用的水。通过这条管子的长度,桑像已经确认雾下面的海面在十五米之下。桑象暗自收集着资料,并极热情的将过滤好的水分配给其它人,他没让巡逻队干这件事儿,他自己代劳了,把水递上去之后,他会很动情的补充上一句——这些水是迷雅小姐让我给你们的。

看起来一切都在向有序的方向发展,但白夏那边出了状况,她揭开了噩梦的面具。

当查视完房间之后,白夏去了诗迷雅位在四楼的卧室,她走进去后将一颗红苹果丢到诗迷雅的床上,诗迷雅正发呆着看天花板,她还在思考着计划的事。这时她拾起那苹果,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憔悴的望着白夏。

白夏把噩梦告诉了她,这颗苹果是城堡里发现的唯一食物。

诗迷雅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没错,白夏在城堡里没发现什么吃的东西,没有储存的食物,连剩饭也没有。

苹果从诗迷雅手中滚了下来,一直滚到了地上。

“你哪都找过了?”

“我哪都找过了。”

“怎么会?”

“别问我,向他们承诺的又不是我,是你。”白夏提醒她。

诗迷雅从床上跳了下来,开始不停在床前踱步。

“这下要麻烦了。”

“拜托。”白夏说,“你还是想想别的事吧,没人想找你开战,他们正担心的是自己的家人,你既然要兑现承诺就得找人帮你。”

“没人能帮我。”诗迷雅预感要大难临头了,她所谓的平衡、地位与权力,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所以你一开始就不应该轻易许诺。”

“除了讽刺你还能说点其它的吗?”诗迷雅怀抱着双臂,她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腾空而起的鸟,飞到百米天空,千米天空,一万米的高空之后,一张大手忽然把她拍下来,拍下云层,拍进岩石,拍进深深的海雾里。

没有食物就代表她再提供不出任何保障了。那也就代表马革本会重新占据到领导者的地位,她的处境会比之前变得更糟,信誉在西角城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她会被边缘化,被人憎恨,被人敌视。

“你可以满不在乎,因为这不是你的城堡,你可以离开,可是我呢?”诗迷雅判断着接下来的情况,“我要去告诉马革本说自己无能为力吗?我要向那些人说没东西吃吗?他们会怎么做你有想过吗?这些人会把我放到火炉上!”

诗迷雅没有任何手牌了,而这才仅仅过了一天。

“我认为他们会自己想办法解决这些事儿,他们又不是孩子了。”白夏感觉并不太担心这件事。

“好吧,你完全不在乎对吗?”

“对。”白夏毫不掩饰。

诗迷雅感到了绝望,的确,现在是没有食物,这是命运的安排。

可想到命运,诗迷雅的心沉了下来,命运联系着死亡。对于她来说,死亡已经相当接近了。

失去地位就是死亡,在这种环境下她没有掌控的能力便是一个多余的存在。一想到这一点,她便更加去思考了死亡这件事儿,死在城堡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这是她的家。

她不能忍受自己以这样的方式活下去,只要这件事儿不是她来解决,那结局都是凄惨的。诗迷雅的身体开始颤抖,她感到了恐惧。她本以为自己能解决这些难题,但头一个难题就把她困住了。

食物,这件事儿一点也不复杂,清晰无比的摆在那儿,就是有和没有的问题,也是最无能为力的问题。再这样下去,她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而白夏天对此一点也不紧张,是啊,诗迷雅看着她腰上的透明腰带,那架可以轻易逃离烦恼的神奇潜水艇,她是不用紧张,因为她是是自由的,她在无人的大海中像条鱼一样把痛苦抛到脑后,远离责任、远离死亡。

要是自己也能这样逃开多好,诗迷雅不禁想,像她一样,逃避开这危险重重的世界,逃到……

诗迷雅忽然一愣。

她看向她的腰带,逃……大海里去……

诗迷雅顿时被惊醒了。

是啊!

“白夏!你能不能带我一起走?”

对,为什么非要守着城堡呢?诗迷雅豁然开朗。这个时候逃走不是最好的选择吗?应该说是唯一的选择,与其在这里饿死,被那些人折磨,为什么不离开这儿呢?毕竟她的潜水艇可以带上她,她本来就乘坐过它。

对对,她意识到了,重生的火焰再次在她心中燃烧了起来。

她用渴望的眼神望向白夏,那潜水艇像一堵墙,瞬间能将烦恼挤到一边儿去。

可白夏只用冷冷的眼神看着她。

“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带我离开这儿!”

“下面的那些人呢?”

“哪些人?”

“等着你兑现承诺的那些。”

“可他们本来就和我没关系。”

“哦,原来是这样。”

诗迷雅愣了愣,她发现,白夏的表情是一种鄙夷的神色。

白夏从一开始就反复提到承诺,诗迷雅立刻意识到了,她显然是一个对承诺十分在意的人。可现在,诗迷雅正向她展示着自己的承诺一文不值,所以她才出现了这样的表情。不,诗迷雅知道自己也是在意承诺的,只不过此时情况危急,她不想让望雾庄园失信,可她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

但诗迷雅立即冷静下来,她应该早点发现这一点,显然她越想逃开,白夏可能就会越加的鄙视她,诗迷雅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一点。

她停顿了片刻,把那焦躁小心的又收藏了起来。

“你觉得我……一直把他们当成野兽了对吗?”诗迷雅的表情黯然下来。

“野兽也有人性,你怎么看对方,对方就会怎么看你。”

“如果是你呢?你又会怎么做?”

“如果是我。”白夏说,“我决不会看着别人在我面前死去,我不会放任不管。”

“可这是生存法则。”诗迷雅对她说,“我如果不主动控制,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说你在乎的只有自己,你总是把自己摆在有别于其它人的一方,诗迷雅……你可真够可怜的……”

诗迷雅后退一步,她的话完全没有起作用,白夏不理解她,就像那些曾经离开她的人一样,没人理解她,这些人只会把她随意交给命运。

走廊里传来了马革本的叫声,他的脚步正向这儿而来。

“白夏……请帮帮我。”诗迷雅央求道。

“是时候要自己面对这一切了。”白夏摇了摇头,“你还是先换件衣服吧。”她说,“我让他在门外等一会儿。”白夏终究没有给她答案,她也没有答案,任何人都没有。

等白夏从房间里离开的时候,那关门声就像把诗迷雅的心挤碎了,她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呢喃着捡起地上的苹果。

“不应该……下承诺……”她捧起苹果轻轻咬下一口,酸甜的汁涌进嘴里,带出另一股味道,是最后一顿饭的味道。

我要怎么办呢?

她拖着脚步走到衣柜前,从里面取出一条黄白色的裙子,将它平摊在地。她脱下睡衣,两脚像踏入泥潭一样踩进去。等穿好衣服,她又转回到镜子那,看了一会儿镜中的自己,接着,她捂住脸,蹲到了地上。

有些事儿应该让别人做,但有些事儿则要自己解决,她明白,可她现在什么也做不到。

长夜一遍遍试探着龙启星的光,海雾招摇着,像一个生命等待着另一个生命的进入。上下两层光相互夹击,从四楼的窗挤进来,把诗迷雅微微颤抖的嘴唇扫出一条明亮亮的线。

她站起来,跑到窗户那,向外探出身子。

谁能告诉我?

她伸手接住那星光,谁能告诉我……

可她没有答案。

星光在诗迷雅的手心融化,她感到疲倦,下方的白雾滚动,她觉得,那里没准会变成她的归宿。

星光落到她脖颈上,一丝温暖,雾海翻动了一下,如野兽睡梦中的蠕动。

我决不会看着别人在我面前死去,我不会放任不管。

诗迷雅的身子恍了恍,她忽然想到了白夏刚刚说的这句话。

她定在原地,一瞬间,她的眼神又凝聚在了一起,她看向后的大门,白夏……

她有些犹豫,这有些冒险,但是她认为这可行,她有了一个新的计划。

她恍惚中恢复回来,就像心头有一层尘土掉落。

她立刻转过身,快步走到化妆桌前在那儿坐下来。打开面前的粉盒,将珠粉轻轻拍匀在脸上,她的动作不再迟缓了,她重新站了起来,对着铜镜,她旋转着身体,一个神采奕奕的诗迷雅又出现了。

赌一次吧,她想。

她转身走到门口,将门打开。马革本正站在门外,他的手放在腰间的匕首柄上,冷冷地看着她。

白夏在他身后,一声不响。

“进来吧。”诗迷雅说。

两人走了进来,默不作声的看着她。

诗迷雅重新坐回到化妆桌前,看着铜镜。

“你,知道我来干什么。”马革本沉着声音说道。

诗迷雅对他笑了笑,“是来要吃的吗?”她说。

“你藏起来了?”

“我藏起来的只有耐心。”诗迷雅说。

“那么是有还是没有呢?”马革本问。

诗迷雅抿抿嘴,用口红在嘴角上补了几下。

“我没有藏起耐心。”马革本说,“因为我从未拥有它。”

“我能看出来。”诗迷雅对他点点头,“我一会儿就下来,请你在楼下等我。”

“何不现在就说出来呢?”

诗迷雅从桌上拿起手包,从里面取出一颗晶石,丢向了马革本。

马革本接住了它。

“就把它当成你的耐心,小心收好吧。”

马革本看了一眼手掌上的晶石,把那晶石抛回到床上。

“它只是一块石头。”马革本他哼了一声,“这东西收买不了我。”

“不是用来收买你的。”诗迷雅站了起来,“是让你用来点亮探灯,照向灰石礁航线的方向。”

“灰石礁?”马革本皱起眉头,“难道你是说,你父亲要回来了?”

“不需要向你汇报,照我的话去做就是了。”

马革本有些犹豫。

“诗迷雅,你难道得到什么信息了?你们有什么联络方法吗?你确定?”

“我没有向你确定什么的义务。”诗迷雅为头发匝上发绳,她语气平静,毫不在意马革本的迷惑,“除此之外请安静的等我,把灯打亮。”

诗迷雅再次捡起晶石抛给他,但这次他没再丢回来了。

他点点头,“我只是上来提醒你,人们正在等着你的承诺呢。” 他看了白夏一眼,白夏什么也没说。马革本把手从刀柄上放下,他出走屋子,重重把门关上了。

白夏安静的看着诗迷雅,“开始胡言乱语了吗?”她问。

但诗迷雅没有正面回答她,把妆面打理好后,对她微微一笑。

“你相信承诺对吗?”诗迷雅问。

“你觉得呢?”

“我知道你相信,但我不信,有时候它会变得言不由衷。”诗迷雅走到窗边望向窗外,“我虽然不信,但我会遵守它,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你有什么事儿想说吗?”

“这的人没你想得那么善良,承诺很重要,的确,我知道。关于承诺,我在5岁那年就听到过一个承诺,那可是一个影响我一生的承诺。”

诗迷雅背对白夏,看着下方的雾。

“做承诺的那人是我这儿的一个佣人,她是一个很会奉承的人,她曾用性命担保我和母亲的安全,你喜欢听故事吗?”诗迷雅问。

“还可以。”

“故事不太长。”诗迷雅说,“是海上的故事。那天我们都在海上,那女佣,我和我母亲。一个大风的日子。”

“大风的时候出海?”

“说不上是出海,海岸线很短,是那女佣想去海上玩了,她对我父亲说海风对我和妈妈的健康有好处。”

“也许吧,很合理的要求对吗?”

“接着呢?”

“我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风,船摇得像随时会翻掉一样。”

“等等,是个悲伤的故事?”

“的确有点伤感。”诗迷雅转头对她笑了笑。

“我不想听悲伤的故事。”

“我也不想回忆,可事情就那样发生了,我们都吓坏了,抓着船,想让它稳定下来,我父亲对你说过我母亲的事吗?”

白夏点点头,“他说是一次海难。不过也许那承诺对她来说无能为力。”

“对,所以我不恨她,如果仅是这样,我不恨她。即使她什么也没做,看着在落在水中的母亲沉下去,她只顾自己尖叫。但我并不因此恨她,我恨她是因为她之后所做的那些事。”

“什么事?”

“她是个魔鬼。”诗迷雅说道,“她疯了,说这一切是我造成的,她按住我的头,想把我浸在海里,她这么做只为了逼着让我承认,让我对父亲承认是自己的过失,她想逃避自己的责任。”

白夏没有说话。

“我当时才五岁,什么也不知道,甚至不了解什么叫死亡。那一阵我真的以为是自己的过错,是我害死了母亲,直到很久以后我还是这样想……”

“可那是个意外。”

“是个意外。”诗迷雅说,“她后来又改变了主意,直接把我丢进了海里,她想让谎言变成真相。”

白夏停顿了一会儿,“你父亲提到过有一次你落海。”

“就是那次。”诗迷雅点点头,“但有人经过了那儿,我获救之后那女人便逃进了雾里,从此再没有人见到过她……”

“很抱歉,我只能说遗憾。”白夏说。

“不是遗憾,是承诺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我不能变成和那女人一样,我应该为我的承诺负责,不然我就变成她了。”

“可是你现在打算怎么兑现承诺?”白夏问她。

△坠海(绘画:房泽宇)

“不是兑现。”诗迷雅转过身对她露出一个释怀般的微笑,“而是赎罪。”她说着,张开了双臂,身体舒缓地向后一仰,接着,诗迷雅从她身后的那窗口跌落了出去。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戳下列链接,阅读房泽宇的其他代表作品:

梦潜重洋(一)(二)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三)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四)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五) | 长篇科幻连载

梦潜重洋(六) | 长篇科幻连载

我家镇外的山顶,挖出了通向宇宙的星门 | 科幻小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