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观点|张云飞:准确把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意蕴

原标题:学者观点|张云飞:准确把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意蕴

张云飞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是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科学理念,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必须坚持的基本原则。笔者认为,全面系统地把握其科学意蕴,才能切实推进我国生态文明建设。

全面把握“两山论”的丰富含义

从最初含义来看,绿水青山指生态环境优势,金山银山指生态经济优势,“两山论”明确前者能够转化为后者。随着生态文明建设深入推进,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拓展了“两山论”的丰富内涵。

穷山恶水也能变成绿水青山。通过生态整治,生态环境劣势也能够转化为生态经济优势。位于毛乌素沙漠天然风口地带的山西省右玉县,解放前森林覆盖率不足0.3%,风沙肆虐,民不聊生。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右玉人民坚持植树造林70年,将森林覆盖率提高到了55%。在此基础上,他们大力发展特色农业和生态旅游。2018年,成功摘掉贫困县的帽子。2012年9月28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右玉精神体现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迎难而上、艰苦奋斗,是久久为功、利在长远。”右玉县是把“不毛之地”变成“塞上绿洲”的典范。可见,通过生态整治,穷山恶水也能变成金山银山。

只有恢复绿水青山,才能有金山银山。通过生态恢复,盲目开发导致的破碎山河也能转化为生态经济优势。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长期以煤炭开采见长,但却造成了“一城煤灰半城土”的污染局面,留下近35万亩采煤塌陷地。接受矿难教训,在省里的支持下,贾汪区于2001年关闭煤矿,开始实施绿色治理工程。2012年,建成了总面积11平方公里、水域面积9.21平方公里的潘安湖景区。现在,采煤塌陷区森林覆盖率、绿化覆盖率分别提高到32.3%、42.7%。同时,他们确立了绿色产业的发展方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只有恢复绿水青山,才能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这是资源枯竭地区实现绿色转型的关键。

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往往表征的是区域生态环境劣势。其实,这种劣势也可以转化为生态经济优势。2016年3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人大黑龙江代表团审议时指出:“绿水青山是金山银山,黑龙江的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2018年9月28日,他就东北振兴问题指出,要贯彻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充分利用东北地区的独特资源和优势,推进寒地冰雪经济加快发展。当然,只有加强生态涵养,划定和坚守生态红线,才能巩固和提升这种优势。

党的十八大以来,针对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情况,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拓展了“两山论”的科学内涵,突出了生态文明建设在实现发展和保护统一中的基础作用。

科学理解“两山论”的理论贡献

在一般意义上,“两山论”指明了人和自然、发展和保护、现代化和绿色化协同共生的路径。从实质来看,“两山论”阐明了自然价值和经济价值、自然资本和经济资本之间的转化和统一问题。

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像金属矿石、矿物、煤炭、石头等原料不是过去劳动的产品,不是预付资本的组成部分,是不费资本分文的东西,是由自然无偿馈赠的。因此,马克思和恩格斯没有明确承认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存在。这在于,一旦承认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存在,自然界就会变成买来买去的商品,就会成为资产阶级独自占有和垄断的物品,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就会被排斥在自然物品的占有和享用范围之外。

但是,从价值形成的一般机理来看,自然确实参与了价值的形成。针对拉萨尔主义将劳动看作是一切财富和一切文化源泉的错误观点,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指出,劳动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劳动本身不过是一种自然力即人的劳动力的表现;自然界同样是使用价值的源泉;而物质财富就是由使用价值构成的。同样,针对政治经济学家将劳动看作是一切财富源泉的错误思想,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自然界为劳动提供材料,劳动把材料转变成为财富,因此,劳动和自然界在一起才是一切财富的源泉。在他们看来,劳动是财富之父,土地是财富之母。就此而论,马克思主义同样承认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存在。

在马克思主义思想指导下,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生态财富,又是社会财富、经济财富。”在这里,任何一种资源只要参与了价值的形成,都可称之为价值,自然价值是指自然资源在经济价值形成中的作用和贡献。任何一种价值只要在价值增值中贡献了力量,都可称之为资本,自然资本就是指自然价值在价值增值中的作用和贡献。可见,“两山论”科学指明了自然价值可以转化为经济价值、自然资本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科学阐明了自然财富和生态财富能够与社会财富和经济财富统一起来。这是“两山论”的突出理论贡献。

综上,正如要把我国建设成为人力资本强国一样,必须通过对自然价值进行投资的方式把我国建设成为自然资本强国。这是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应有之义。

坚持践行“两山论”的科学原则

一些生态学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反对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的说法。在他们看来,把自然描绘成价值和资本,主要目的是掩盖为了实现商品交换而对自然极尽掠夺的现实。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因此,必须划清两种自然价值、两种自然资本之间的界限。

反对私地闹剧。自然资源是大自然馈赠给全人类的共同财富,理应归全民所有。良好的生态环境是最大的公共产品,理应为全民共享。况且,自然界存在着可持续与否的问题,只有共有和共享,才能维护和实现可持续性。如果按照新自由主义方案进行生态环境治理,那么自然财富和生态产品就会沦落为私有物,这样,即使理性经济人会以可持续性方式经营自然资产,即使会存在正外部性,但大多数人已经被剥夺了所有权。如此一来,毫无公平正义可言。其实,不是任何人都会成为理性经济人,不是任何经济人都会实现效益的最大化,不是任何效益最大化都会导向生态效益。关键是,私有制具有排他性。因此,我国《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明确提出了“坚持自然资源资产的公有性质”的原则。我国宪法对之有明确的规定。唯有如此,才能避免自然资源资产的流失,确保其保值和增值。

避免公地悲剧。公地悲剧的牧场案例表明,不是公有制导致了草地退化,而是由于缺乏规制造成的。一是人们没有意识到牧场等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存在着生态阈值,其承载能力、涵容能力、自净能力是有限的,人类不可能无限地“放牧”。因此,必须划定和严守生态保护红线、环境质量底线、资源利用上限。这样,才能保证可持续发展。二是在产生于私有制基础之上的个人主义、利己主义、拜金主义的主宰下,人们必然以自私自利之心对待自然,以“邻避情结”对待环境,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方式对待他人。这样,势必会导致生态危机。因此,必须在集体主义的基础上贯彻落实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将人与自然看作是生命共同体,为了复兴中华民族共同体而建设富强美丽的中国,为了维护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建设清洁美丽的世界。

总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自然价值和自然资本是一种将外部问题内部化的科学选择。只要坚持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正确方向,“两山论”就是实现绿色发展的不二法门。

本期编辑:黄米佳

文章来源:中国环境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