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别人不能给你一个答案的时候,你要勇敢地给自己一个答案

原标题:当别人不能给你一个答案的时候,你要勇敢地给自己一个答案

导读:当别人不能给你一个答案的时候,你要勇敢地给自己一个答案。

我写了两本科普书籍《变化》和《见微知著》,一本侧重宏观物理学,一本侧重量子物理学。其实我的野心真不小,因为我还写了心理学科普书籍《探索生命》。其实最初的动力,真的就是我想去知道这些东西,包括我学习相学也是这样的。而我觉得,我在书本中学的还不够究竟,而我又有自己的想法。一个连自己想法都不敢说出来的人,此生不可悲吗?

所以我就写了,在很多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思考,整理资料,汇总思路,大胆的设想宇宙是怎样的。不管别人相信与否,有很多次,脑中出现的一些推理和想法,让我心潮澎湃,甚至泪流满面,像个孩子一样。就好像我真的和天地融在一起了,不是我想到了这些东西,是它大声告诉了我这些东西。

我也无惧别人如何说,我在我的头条号,发布了一些章节,迎来了谩骂声。但当更多的人,看到的时候,我受到的肯定也更多了。我还卖出不少我的书籍,甚至还有美国,越南的人买,我吃惊互联网传播的速度,更坚定了我应该去继续思考。我是坐在家里的人,但我好像已经走到了很多城市里,和很多人在深入聊天。我永远要做仰望星空的人。

我补增这个前言,是为了告诉你们,我没有多少能力,也不够聪明。但我打开了一扇门,我和教科书不一样,我以不一样的视角,来告诉你们世界是咋样的,宇宙是咋样的?

你们永远要保持怀疑,就像佛祖说的:“别人一说你就去相信,那才是迷信!”

各位,教科书上说惯性是物质的属性,就是真理吗?当你再问老师的时候,老师会说:“你现在不要管,这是科学家规定的。”各位,问问题的那个人,就是曾经初中生的我。这个问题一直随着我成长,当别人不能给你一个答案的时候,你要勇敢地给自己一个答案。你给自己一个答案,就是在给人类一个答案。因为你就是人类的一员。这样的问题有多少?你想过吗?

心无挂碍,无有恐怖。不要在乎别人对你的批评,他们不了解你,他们没有像你这样去认真思考。他们只是看看,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这一生大概也是很清楚的人。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我知道自己讨厌什么。所以我尽量去做我喜欢的事情,哪怕一天挣不了钱。但你们也从来没有看到我去附庸在那个权贵旁边。

活多久,我就思考多久;活多久,我就写多久字。我没有其他的特长,就爱胡思乱想。每一个相信自己的人,都应该明白自己想什么,是非常重要和可靠的。这样你才不迷茫,这样你才能耐得住寂寞。

我的缺点很多,俗人一个,但我也算洒脱了。每一个人读我作品的人,与我有缘。我不是来度你的人,相反你才是那个度我的人。我永远不会到达真理的彼岸,因为我能力不足,因为我在世俗间有牵挂,我喜欢轰轰烈烈,甚至有时放纵自己。我永远站在河的中心,看着过来过去的人,每一个人都可爱。因为你们是活着的人,还有什么理由,能比这个理由更有说服力吗?

最好的真理,谁也无法用笔写出。人的热量在浩瀚的宇宙,似乎什么也没有,宇宙看似是残酷的。但我们站在星球上,就昭示了很多哲理。物理的终极情怀,与其说在很远的黑洞中,不如说在你们的泪眼中。一生太短,我甚至来不认识你。当我思考完这一个问题的时候,我都来不及哭,就归为尘土了。

我热爱思考,但终究会失败很多次。所有的人类都是如此走来的。物理的终极情怀就是,我想认识你,我想让人类走的更远。我想看到每个人都比我活的好。我想让宇宙最黑暗最寒冷的地方也有人的影子。我们人类不断从怀疑自己的坟墓中的爬出,建立新的高楼。并不指望掌控宇宙的一切,但请让我看到它不同的美丽。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这句话的:“人的矛盾,在于人怀疑真理,怀疑自己。但人必须这样!不这样做,枉为人!我其实也不期待你成为佛。”

摘自独立学者,科普作家,艺术家灵遁者科普书籍《变化》

再为大家分享几点爱因斯坦的科学观。

纵观爱因斯坦的科学信念,主要有以下几点。

1.客观性。爱因斯坦坚信,自然界是客观的,自然规律是客观的。这种自然科学唯物主义所固有的信念,是他在少年时代失去宗教天堂时就树立起来的。随着时光的流逝,他从来也没有动摇过这一信念。他坚定地认为:“相信有一个离开知觉主体而独立的外在世界,是一切自然科学的基础。”他赞赏开普勒对自然规律存在的信仰:“这种信仰该是多么深挚呀!”他指出,尽管牛顿引力理论中的公理是人造的,但是理论的完全成功暗示了“客观世界的高度规律性”。这就是所谓客观世界的规律性的“奇迹”,它随着我们认识的不断发展而加强。正是在客观性信念的基础上,爱因斯坦认为观念世界一点也离不开我们的经验本性而独立;不过他同时也指出,这个观念世界不能用逻辑的工具从经验推导出来。

从自然界和自然规律的客观性出发,爱因斯坦也坚信科学真理的客观性。他在同印度哲学家和诗人泰戈尔的谈话中,不同意泰戈尔依据“真理是要由人来认识的”而否认科学真理具有客观性的观点。他说:“我虽然不能证明科学真理必须被看作是一种其正确性不以人为转移的真理,但是我毫不动摇地确信这一点。比如,我相信几何中的毕达哥拉斯定理陈述了某种不以人的存在为转移的近似正确的东西。无论如何,只要有离开人而独立的实在,那也就有同这个实在有关系的真理;而对前者的否定,同样就要引起对后者的否定。”他还说:相信真理是离开人类而存在的,我们这种自然观是不能得到解释或证明的。但是,这是谁也不能缺少的一种信仰——甚至原始人也不可能没有。我们认为真理具有一种超乎人类的客观性,这种离开我们的存在、我们的经验,以及我们的精神而独立的实在,是我们必不可少的——尽管我们还讲不出它究竟意味着什么。

2.可知性。爱因斯坦不仅坚信自然界和自然规律的客观性,而且也坚信它们至少部分地是我们的观察和思维所能企及的。

爱因斯坦同样指出:“相信世界在本质上是有秩序的和可认识的这一信念,是一切科学工作的基础。”“毫无疑问,任何学工作,除完全不需要理性干预的工作以外,都是从世界的合理性和可知性这种坚定的信念出发的。”在爱因斯坦看来,这种关于世界的合理性或者可理解性的信念是宇宙宗教感情(即深挚地赞赏和敬仰自然界神秘的统一性和和谐性)的亲属,它存在于一切比较高级的科学工作的背后。在这种信赖的感情不存在的地方,科学就退化为毫无生气的经验。

3.和谐性。坚信世界的和谐性,是爱因斯坦矢志不移的科学信念;追求以世界和谐为前提的科学理论的统一性,是爱因斯坦始终不渝的既定目标。

爱因斯坦十分赞赏和敬仰自然界的神秘的和谐,他为这种世界的先定和谐感到狂喜和惊奇。他把世界和谐性的信念也视为科学工作的基础和动力。他说:“要是不相信我们的理论构造能够掌握实在,要是不相信我们世界的内在和谐,那就不可能有科学。这种信念是,并且永远是一切科学创造的根本动力。”在我们的一切努力中,在每一次新旧观点之间的戏剧性的冲突中,我们都认识到求理解的永恒的欲望,以及对于我们世界的和谐的坚定信念,都随着求理解的障碍的增长而不断地加强。

坚信自然界的和谐性,也就必然坚信科学的统一性,这是客观世界的本性在主观世界的反映。爱因斯坦把在世界图像中尽可能地寻求逻辑的统一看作是科学的目标,认为最高层次的科学理论就是具有可想像的最大统一性和最少的逻辑基础概念的理论。他对不具有统一性的理论感到无法容忍,而具有统一性的理论则激起了他的“壮丽的感觉”,并认为这样的理论才是“思想领域中最高的音乐神韵”。爱因斯坦在谈到科学理论的层次性时指出:科学理论从低层次向高层次的进化,“相当于为统一性而斗争的发展过程中所取得的进步的几个阶段。对于终极目的来说, 中间层次只有暂时的性质。它们终究要作为不相干的东西而消失掉”。爱因斯坦科学研究的一生,就是为谋求科学理论的统一性斗争的一生。从早年在《物理学杂志}发表第一篇科学论文《毛细管现象所得的推论》(追求分子引力和牛顿超距力的统一),到晚年潜心构造统一场论,他的研究工作无一不体现对统一性的追求。

4.简单性。逻辑简单性原则,是爱因斯坦一条重要的方法论原则,也是他的坚定不移的科学信念之一,他把这项原则视为科学的目的和评价科学理论的标准之一(即“内部的完美”),尽管他认为要确切地表述它还有很大困难。

但是,科学中的逻辑简单性原则有没有客观基础呢?爱因斯坦相信自然规律的简单性具有一种客观的特征,它并非只是思维经济的结果。他说:“迄今为止,我们的经验已经使我们有理由相信,自然界是可以想像到的最简单的数学观念的实际体现。我坚信,我们能够用纯粹的数学构造来发现概念以及把这些概念联系起来的定律,这些概念和定律是理解自然现象的钥匙。”他还提出了一个原则性的命题:“逻辑上简单的东西,当然不一定就是物理上真实的东西。但是,物理上真实的东西—定是逻辑上简单的东西,也就是说,它在基础上具有统一性:”爱因斯坦认为:“这个‘不可思议的信条’已由科学的发展给以惊人的支持。”

5.因果性。对于因果性,爱因斯坦的理解是这样的:“我们必须把作为指向理论的一个公设的因果性和指向可观察量的一个公设的因果性区别开来。后者这一要求始终得不到满足——经验的因果性并不存在——而且以后还将仍然如此。我认爱因斯坦的科学创造个性为,把因果性看成现在和将来之间时间上必然的序列,这样一种公式是太狭窄了。那只是因果律的一种形式——而不是惟一的形式。……在四维空间的世界里, 因果性只是两个间断(breaks)之间的一种联系。”爱因斯坦还指出,应当对量子论的成功感到羞愧,因为这种理论固然堂皇,但却认为电子有自由意志,上帝在掷骰子。他表示,情况果真如此,他宁愿做一个补鞋匠,或者甚至做一个赌场里的雇员,而不愿意做一个物理学家。

爱因斯坦在量子力学的成功面前,依然不肯放弃严格的因果性,他说这是自己的科学本能。他指出:“我一如既往地坚信,把自然规律加以几率化,从更深邃的观点看来,是个歧途,尽管统计法获得了实际上的成功。”他认为:“理论的原则上的统计性,肯定不过是描述不完备的后果。”对于爱因斯坦的因果性信念,有人认为这是经典科学思想的残余,是机械决定论,它不适应现代科学发展的需要。但是,谁又能完全肯定情况就是如此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