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我知道要赚钱,但我更想做一辆我热爱的车

原标题:马斯克:我知道要赚钱,但我更想做一辆我热爱的车

春风得意马蹄疾,这句诗用来形容七月的马斯克并不为过。

上个月,特斯拉发布了今年二季度的安全报告。 Autopilot 事故率为平均 523 万公里/次,美国公路管理局 NHTSA 统计的全美平均数据为 80 万公里/次,这意味着 Autopilot 的事故率只有 全美平均水平的 6.5 分之一。

再往前看,Model S 获得了 《Motor Trend》创刊 70 年特别大奖「ULTIMATE CAR OF THE YEAR」,这也是 Model S,乃至特斯拉车型获得的第一个国际顶级汽车期刊年度大奖。

Motor Trend 上周还远赴特斯拉在加州霍桑市的设计中心,采访了马斯克以及特斯拉首席设计师 Franz von Holzhausen。

我们对采访内容在不改变原意的前提下进行了全文翻译。

Model S,马斯克的第一把梭哈

马斯克:非常感谢,很荣幸 Model S 获得这个荣耀。我们都非常喜欢《Motor Trend》,贵刊编辑的评判标准是非常公正的, 我觉得你们是最好的汽车杂志

记者:我们也很兴奋来到特斯拉的工厂,看到你们的 Model S 原型车。

马斯克:我们大概是从 2008 年开始研发的,2009 年 3 月发布 Model S。当时的研发场地就在那边。

马斯克:那边其实是 Space X 的生产车间, Falcon 火箭和初代 Model S 的车间就隔了一堵墙。当时我们还没有什么设计工作室之类的东西,我们只是在工厂的一个角落里面搭了个帐篷来造车。

记者:牛 X,所以你上次看到这辆初代 Model S 是在什么时候?

马斯克:老实说,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了,我不敢相信我们已经发布了这款产品 10 年了,这太疯狂了。

Fronz:十周年是个触景生情的时刻。

马斯克:绝对是的。

记者:触景生了什么情呢?当你看到这辆车的时候,脑子里在想什么?

马斯克: 心脏病。我们把所有心血都倾注在这辆车上,相当于梭哈了。

花最多功夫的居然是门把手

记者:有没有什么具体的地方,是你看到之后会想「卧槽,我们当年为了这个费了老大力气了」的?

Fronz:门把手。

马斯克:绝对是门把手,无论是把手顶端的鼻翼处,还是每一条曲线,每一条褶线,每一个拐角,我们都费尽了心思。 设计一辆优雅的轿车是很困难的,而设计一辆好看的跑车则很容易——就像是走天台的模特(与常人相比)一样。(跑车)每一部分都是为了外形服务的,可是轿车的部件并不是这样,很多轿车长得都很挫。

Fronz:最大的挑战是我们想过在轿车里面创造出足以容纳 7 个人的空间。造一辆 7 座轿车听起来就像是要把水和油完美的混在一起一样,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马斯克:当时我把我的孩子们抱上了车,我当就在想,我们是不是应该造两个向着后面的座位,好让我可以在车里照看孩子。但谁能造出一辆 7 座还带前备箱的轿车来呢?这听起来太不现实了。所以最终我们决定造一辆参数上很疯狂的车,造一辆大家都觉得我们造不出来的车。

十年前与华尔街的赌约

马斯克:我不知道你(FVH)还记不记得 Dan Neil(《华尔街日报》记者),我个人很尊敬他。他当时写了篇文章说我们都是傻 X,我们的计划绝对要落空, Model S 就是骗钱的玩意啥的。他对汽车圈里的每一个人都这么说,然后每一个人都认同他。于是只要我们觉得可能做到的,大家都说不可能。我后来打了个电话给 Dan,说「Dan,我跟你打赌我们能成」。然后我们真的打了个赌,他说「我打赌你肯定是错的」。 最后他很有体育精神地给了钱。

跳下飞机,才发现要找降落伞

记者:你们能描绘一下那段日子是怎样的吗?

Fronz:好的。 这就感觉像是你已经跳下了飞机,然后你突然发现要找一堆人给你设计一个降落伞。我们要在时间表的中间,再重新找一帮人设计车辆,某种程度上我们就是在登天——倾尽全力那种。

马斯克:我们真的倾尽全力了,我要特别表扬一下我们的工程团队,因为设计出一个开不动的车架子是没用的,一辆车同时要做到好看又好开。同时为了尽可能保证车内空间,我们需要把动力总成做到小巧精致。所以我们把尽可能多的努力放在了压缩电机、变速箱、逆变器的空间上。把这些零件尽可能的压缩到底盘上。

Fronz:这是我们当时日常讨论的话题,我们应该怎样在压缩一毫米的空间,再一毫米,再一毫米,不断地压缩下去。

马斯克:对的,特别是底盘的高度,我们最后已经精确到零点几毫米了,每个部件都是「0.X 毫米」的精度。因为底盘里面有电池组、有车舱地板、有座椅滑轨、还有地毯。底盘的构造非常复杂,在此基础上我们依然希望提供足够宽敞的头部空间。但如果你造出一辆很高的车,那就不好看了,轿车做那么高是很丑的,高度严重影响美观度。

Model S 的产品逻辑:一台轮上电脑

记者:你们最终做到了,Model S 成为了最好的轿车。在那段时间里面,你是怎么想到在车里放这么一块大屏的?

马斯克:我们想要一块清晰的大屏幕,就像这块 17寸 屏幕,让你感觉在用笔记本电脑一样。所以我当时就在想,我们干脆直接找电脑供应链的商家给我们弄一块 17 寸屏幕好了。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我们当时实际上是在挑战产业链的极限。这在当时是最高标准的触控屏幕,在所有产品上都是最高的。

马斯克:所以我们碰上了许多麻烦,因为在之前根本没人做过这么大一块能在车上用的触控屏。你可以对这块屏幕编程,你可以升级,你可以保证它是最新潮的。即使有车主还在开着 2012 款的老车型,他也能用上最新的操作界面,能得到更多的功能。我们依然在提升 7 年前老车型的功能。

记者:你之前就有想过你可以通过更新的方式装上复活节彩蛋,甚至装上游戏?你在当时,装上这块屏幕的时候,就已经有这个想法了吗?

马斯克: (Model S)最基本的产品逻辑就是轮子上的电脑。你造出了一台轮子上的电脑,你就得给它配上一个大屏幕,你就会想要一个触控界面,你就会想要 OTA 功能。OTA 让你不断地通过软件方式自由地增加车辆的功能。我们从初代 Roadster 就开始尝试 OTA 功能。

马斯克:对于消费者来说,(OTA)是一个很常见的功能。PC 已经有超过 30 年的 OTA 历史了,所以如果你想造一台轮上的电脑,你肯定得把它同互联网连接起来,你肯定得保证它有可升级性,你肯定得保证它能做到一台高级笔记本电脑能做的事。然后你才能算是造出了一辆轮上电脑。

图片来源:TheVerge.com

Fronz:而且还是不断进化的轮上电脑,可没几辆车能这样秀。

马斯克:我觉得更加明显的是,如果你住在硅谷,你肯定想要一台时刻联网,随时升级的汽车,不可能不想要的。

传统车企,快来打败我啊

记者:初代 Model S 是在 2012 上市的,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没有竞争者在性能和续航上超越特斯拉? Model S 依然是 Motor Trend 测试过的最快轿车。

马斯克:我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 我以为其他车厂早就应该造出媲美Model S的车了,我也不懂为啥还没搞出来。2009 年 Model S 刚发布的时候,大家都觉得「Wow,这辆车不可能造出来」,然后有大量的文章都在喷我们。但是我们在 2012 年的时候已经成功交付了,监管部门也在支持我们,Model S 也符合所有安全标准,还拿到了 NHTSA 碰撞测试的历史最高分。

马斯克:我真的以为大概在 Model S 上市三年之后左右,市面上就会有比我们做得更好的车子了。但我猜汽车产业进步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甚至直到 2015 年,或者是 2014 年,他们才把电动汽车真正当一回事。

马斯克:但我们在 2012 年量产 Model S 的时候,我们遭遇了第一个产能地狱,我们老是能碰上产能地狱。不过,只要你的生产速度随着订单量的飞跃而递增,每十倍(的产能提升)都会是一个产能地狱,只要你在飞速成长。

马斯克:我们从初代 Roadster 年产 600 辆车子开始,飞跃到 Model S 年产 20000 辆,而且 Model S 还是一辆更复杂的车,Roadster 的非动力总成部件还是莲花给特斯拉造的,然后在门罗公园那里的福特经销店里面组装。

马斯克:(Model S)量产是一个极大的跃进,为了达到这个量级的生产速度,我们遭遇了极大的困难。直到 2012 年底,我们才堪堪达到了 2 万辆的年产能,2013 年的情况也不太好过,即使产能超过了 2 万辆,但财政上 2013 年依然非常艰难。

马斯克:我得说,最早直到 2014 年,或者是 2015 年,(Model S)才算是在汽车行业里打下一点市场份额。但其他车厂的一些专家当时依然不愿意相信,我们的态度是「你开开不就知道了嘛」。

财经媒体不开车,所以看不懂特斯拉

记者:关于「开一开」,很多汽车杂志和商业期刊都对特斯拉持批判态度,然后《Motor Trend》的 Car of the Year 大奖可以说是特斯拉的第一缕曙光,这个奖应该是特斯拉得到的第一个主流汽车大奖了。

马斯克:这个奖非常重要。拿到《Motor Trend》的 Car of the Year 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它帮助特斯拉,甚至其他电动车确定了自己的地位,我们很感谢。

马斯克:至于商业期刊?我知道不少期刊都改变了他们的态度,但起码比汽车杂志们慢了一点。 可能那帮人都是纽约来的,他们一般不开车(纽约市地铁营运长度达到了 1121 公里,一共有 472 座车站)。

马斯克:(这个奖)带来了很多不同的东西,这是肯定的。我认为这使(汽车杂志)彻底与商业周刊隔离开来,与纽约那帮钻研金融的人隔离开来。他们没有切身体会,所以不会懂。无论是在硅谷还是在纽约,都有很多人开着特斯拉的车。如果你开着特斯拉的车,那你自然会认识很多同样的朋友,你就会置身于真正的森林之中。但假如你在曼哈顿街头开着一辆汽油豪华车,你自然啥都不懂。

我知道要赚钱,但我更想造一辆我热爱的车

记者:所以你们成功了,你们发布了 Model 3,还发布了基于 Model 3 的 SUV(小 Y)。我们曾经小小地聊过即将到来的电动货车,但这辆 Model S 依旧是关键,你们依然在升级这辆车。几天前你们还加了个叫 Beach Buggy 的游戏,还有很多别的游戏,像是 Cuphead 这样的正在路上。那么这些点子是怎么来的?

马斯克: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怎样才能把一辆车造的尽可能有趣?我们并不是这些游戏的开发者,它们都是已经存在的游戏。我们的想法是,「我们觉得把一堆游戏放进车里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你出于任何理由坐进车里,都可以直接在车里玩游戏。

马斯克:(移植游戏)只有几个工程师在负责,这不是什么巨大的投资。但对于某些场景,比如说你正在等待着购物的谁,或者你正在充电,你可以玩一下游戏。特别是当你能提升车载游戏的交互性,比如说特斯拉的车子之间可以交互的游戏,那就太酷了。比如说那些 AR 技术加持的寻宝游戏,你能够在车里做的趣事其实真的很多。

马斯克: 更深层的逻辑是,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爱上这辆车?对于特斯拉和我们造的车子来说,关键之处在于它们不是被毫无灵魂的部件单纯地拼凑在一起的。(特斯拉的车)不是枯燥的财务报表,或者类似的市场分析,它们不是那样的。

马斯克:的确,我们应该做赚钱的买卖。但那天我们最后决定做一辆我们热爱的车,这个想法触动了我们心里的某个角落,(这个想法)让你去感受(这辆车)。看看市面上那些车,它们都没有灵魂,没有心,车企还奇怪为什么没人感受到这些车上面的特质,可是为什么(消费者)要去感受它们呢?

Model 3 吊打迈凯伦!

记者:这个观点相当大胆,因为我们觉得还是有不少人不喜欢 EV 的。因为它们没有声音,缺少那种聒噪感,那种手动操作的感觉,结果就是没有灵魂。那是辆老车吗?我记得你在加入特斯拉之前,你拥有过一辆「最好的跑车」。

马斯克:捷豹 E-Type?

记者:迈凯伦。

马斯克:哦,迈凯伦 F1。

记者:你怎么看那辆车?那是当时的超跑了。

马斯克:当时是。 现在嘛,Model 3 性能版吊打之。我认同迈凯伦 F1 的设计是无与伦比的,作为一辆汽油车它是极好的。它是艺术,我是认真的,它就是这么震慑人心。它的碳纤维在当时来说是科技的巅峰,F1 的车身结构也是极佳的。

马斯克:但当你开上了电动车,那就是彻头彻尾的科技飞越了。物理定律是站在你这一边的,牛顿就是你的僚机,还是尽职尽责的那种。,迈凯伦 F1 的 0-96 公里加速时间比性能版 Model S 慢了 50%,足足 50%!这是几乎不可想象的,这是一辆 4 门轿车,最多能坐 7 个人(请国内车主收起危险的想法)。也就是说你往 Model S 里面塞了 7 个人+满载行李之后,依然可以打败迈凯伦 F1。

记者:我们有机会可以试一试。

马斯克:绝对应该试一试,a=F/m,(特斯拉的)F 很大。

电动星球注:牛顿第二定律为物体加速度的大小跟作用力成正比,跟物体的质量成反比,且与物体质量的倒数成正比;加速度的方向跟作用力的方向相同。数学基本表达式为 F=ma,移项得 a=F/m(矢量表达式的 a 和 F 需带加速度符号)。

相信我,未来属于电动化和自动化

记者:下一个问题是有关汽车工业下一个 70 年的,特斯拉打算怎样继续保持自己在电动汽车领域的领先地位?你会怎么做?你们又会怎么做?

马斯克: 我认为我们要继续扩大生产规模,得达到年产上百万辆车,然后继续优化我们车辆的价格,提供能够让更多人负担得起的电动汽车,同时保证我们的车人见人爱——这就是我们最基本的挑战,当然我觉得我们已经在成功的路上了。

马斯克:谈到特斯拉整个品牌的话,我觉得我们已经建立了足够激动人心的产品线,然后我们可以聊一下我们的未来。我们接下来有 SEMI 卡车,有新一代 Roadster,今年晚些时候我们还有可能会发布特斯拉皮卡,Model Y 也有可能会进入量产阶段。我觉得,站在社会利益的立场上, 我们现在要提高的是动力总成的效率,包括电池组,从而使我们的车门槛更低,还有一样是自动驾驶。这两样就是现在最高级别的事务,但我们会带着情怀去做着两件事情。

马斯克:我觉得自动驾驶注定会改变汽车产业。我指的「改变」,指的是自从亨利福特带来的汽车生产方式变革之后算起的。 接下来两个关键的变革点肯定是电动化和自动驾驶。我指的是完全电动化,完全自动化。实际上,我一直都会提醒身边准备买汽油/柴油家用车,或者是货车的朋友,因为燃油车的残值率一定会不断降低。

马斯克:我曾经提过的,这就像是 100 年前,1919 年,当时还有很多人在买马,而那时有一种新潮的东西叫做汽车。你买了一辆 Model T(福特的成名作)然后大家就在说「这傻 X 的汽车科技绝对上不了台面」,然后别人买了匹马,这当然是个错误。相信我,未来肯定是电动化和自动化的。所以你肯定会买一辆电动车,肯定会想买一辆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特斯拉的车就是这样的。 这个趋势,我相信这几年会愈演愈烈。

马斯克:这个趋势会带来极大的改变。如果汽车可以自动驾驶,汽车的使用率会大大提高。目前汽车的平均使用时间是每周 10-12 小时,也就是 1.5-2 小时每天。如果是自动驾驶车队,汽车的使用时间可以达到 50-60 小时每周,甚至更多,汽车的使用率会非常高。

马斯克:人们喜欢动态化的个性认知,就像是你坐进一辆车,它马上就知道你是谁,它知道你想要什么,会自动调整至你最喜欢的样子。你坐进任何一辆(自动驾驶的)车,它们都会这样子做。大多数的汽车都会放弃方向盘,放弃油门踏板。当然还会有一部分车是为那些想要开车的人而造,但那种车最终会更像马一样, 人们不会骑马上班的,骑马只是消遣娱乐。自己开的车最终可能只占汽车总量的 1%-2%。

马斯克:不管你喜不喜欢,这都是最终要发生的。但对于那些喜欢驾驶的朋友,我不认为他们会被挡在「开车」的门外,就像那些想骑马的人不会被挡在马场门外一样。但最终肯定会只有一小部分的人选择开车。

Fronz:我认为 Model S 证明了电动汽车可以做得很优雅美丽,富有驾驶乐趣,让人充满占有欲。特斯拉最终还会为它们加上自动驾驶能力。 未来不会是恐怖的,丑陋的,反乌托邦的,未来会是一趟乐趣之旅。我相信我们所有的产品都会具备这些特点,Model S 已经证明了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