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进击时尚圈:有人月涨粉百万,有人拯救实体店

原标题:快手进击时尚圈:有人月涨粉百万,有人拯救实体店

一天播放千万,一夜涨粉百万。这样的战绩,以前很少出现在快手。

可现在不同了——自从快手宣布“百亿流量扶持计划”后,类似的案例开始多起来。“时尚好物大赏”活动中,就有人不到一个月涨了近100万粉丝。

这是快手第一次举办时尚类运营活动,官方将其称作“快手101”——历时20天,分海选、百人战、决赛三个阶段,8月5日零点决出十强选手。

无忧传媒旗下美妆达人@聂小倩的老板,位列第一。排在后两位的@乃提Guli和@小魔女余机智,归属遥望MCN。前十名中有两位个人博主,其中@抹茶sweet 开了四年实体店,去年下半年尝试快手带货,如今电商和实体店流水持平,还在快速增长中。

大众感知中,快手男性用户较多,没有太多时尚基因。借由这次活动,我们看到了快手原生时尚达人,和一些真实的种草案例。发现快手的多元文化,正在孕育另一种时尚。

16岁辍学的男博主:“我觉得快手最像Instagram”

“Hello everybody welcome to my channel,today I am a bad kid again.”

每期视频开头,聂小倩都会夸张地念上这么一段词。98年11月出生的他,今年只有20岁。很多人在这个年纪可能刚上大学,但他已经辍学四年了。

我是学国标舞的,我的家庭在这方面上投入了近百万。”聂小倩介绍,他是一个舞蹈的好苗子,那时候“去英国比赛一次至少10万”。可16岁那年家中顶梁柱父亲去世,他只好终止专业学校的课程,去外面学习。

2018年9月,已经是一位舞蹈老师的聂小倩,在朋友的推荐下开始拍快手。以前,他从未想过当网红。快手上的他,只是化着欧美大浓妆,讲一些短小的段子。现在,他常说自己是国内“唯一一个搞笑的美妆博主”。

一次彩妆测评登上热门后,他开始有意识地往美妆方向发展。他是国内少有的,坚持彩妆路线的男博主。他觉得中国女生越来越有自我意识,越来越追求个性,“日韩妆根本就不算妆容,我化的妆要换个人不一定化得出来”。

国内美妆博主,大都会多平台发展。但聂小倩是个异类,他坚持在快手单平台发布内容——尽管他签约的无忧传媒目前优势是在抖音和微博。

聂小倩有个观点是:快手特别像Instagram。

原因有二:第一,快手上的内容多元和广泛,用户能接受新鲜的欧美风格;第二,快手是一个“自选式的平台”,不会强制性地投喂内容,而是给观众自由选择的权利。

“我基本不看国内的平台,只刷快手、Instagram和Twitter,像抖音、小红书这些基本上不看。”当被问及“是否会观察国内其它博主”时,聂小倩毫不犹豫否认了——尽管身边还坐着无忧传媒的美妆组负责人张迪然。

他坦言,自己的性格就是这样,他想无限放大自己夸张的造型、独特的品味,再在这个造型的基础上顺势推产品。

“公司也很尊重我的想法,这点我很感激,公司和我都认为性格是无法被打造的。而我的时尚理念和时尚品味,也是从小到大自己形成的。”

说到这里,他直言不讳自己在快手就是想追求独特,他觉得自己能冲到第一,完全依靠粉丝的力量,“我之前在第二名,他们都觉得我不应该拿第二,经常有粉丝自发给我投作品推广”

聂小倩想得很清楚,他在快手上要做的,就是想法设法“愉悦粉丝”。这半个月,他尝试了五六种风格,“二次元、民族风、户外……我把各种人喜欢的东西拍了个遍”。

他懂时尚,同时也很“社会”。参加活动的前一天他回了老家贵州,第二天就拍了欧美+民族风的妆容。“快手主要是接地气,没有那么遥不可及,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是我灵感来源。

现在,聂小倩家中有年近50的妈妈,还在上学的弟弟,直播几乎是全家唯一的收入来源。这也是为什么他总说“感谢快手改变了我的人生”,不愿意去其它平台发展的原因之一。

服装设计毕业的个体户:“快手比实体店更懂顾客”

抹茶是前十达人中,唯一的个人商家。

2015年北京服装学院毕业后,他回山东老家开起了服装店,卖自己设计的女装。2018年,店铺已经扩张到10家。因为生产和物流跟不上,抹茶搬到了广州。

受大学时身边同学爱刷快手的影响,抹茶将刷快手这个习惯保留至今,一方面用来打发时间,另一方面则寻找设计灵感。2018年下半年,他发现快手的直播卖货越来越火,于是在2018年年底,他在快手发出了第一条视频。

准确来说,@抹茶sweet 并不是个人出镜的时尚账号:衣服一扔,镜头一切,模特就穿好了。意外的是,这种内容涨粉效果不错,4个月就涨了40万粉丝。

他也尝试过抖音,但效果不尽人如意。因为上面的内容太精致了,讲究漂亮的模特和秀场,抹茶那种不露脸、只讲穿搭的内容,很难出头。快手的“现实主义”,反过来让抹茶越来越了解用户的实际需求。

最大的改变是生产更弹性了。从前抹茶的衣服只设计给身高168的人,由于实体店缺乏和客户沟通的渠道,常出现一件衣服量产后卖不动,也找不到原因的情况。

接触快手后,才从粉丝的反馈中了解到“并非所有人都是‘衣架子’,身高168以上的人只占20%。穿搭其实就是为了‘遮丑’。”也渐渐摸清了用户画像:多为20多岁的年轻人,身高150~162,体重95~110。

“有的为了显瘦,为了遮肉,有的小腿粗一点,大腿粗一点。我们在封面上吸引她们,设计上我们再改良一下,就会比较吸引她们。”

现在,抹茶的快手小店上线了将近100件商品。卖得最好的是一件显瘦显高的西装阔腿裤,一个视频就能卖将近1000件。“有个140斤也能穿的气质套装,卖了1000多套,还有我们自己设计的裤子,简约款高品质,初步估计能卖3000条。”

这次活动中,抹茶涨了20多万粉丝。但最令他惊喜的,是客单价从之前的三四十元,提到了100多元。为了迎合粉丝,他一开始只能做日韩少女装,粉丝购买力有限。这半个月有官方流量扶持,他开始发布黑白灰的职场搭配,渐渐地也能卖出单价两三百的裙子了。

现在,抹茶的团队有16人。每天直播1小时,一次卖2000多单。按现在的势头,一年下来仅快手的流水就可以到2000至3000万,和实体店流水大致相当。原本他有10家线下店,现在关了5家。后续会把更多精力放到直播带货上,“我自己预估,快手上卖的线上利润比线下高出20%。”

原来他在服装学院的同学,毕业后大都进了工厂。最近也有两个人辞职做快手,其中有个人只有2万粉丝,做单价1000元的定制款,一天也能卖五六十套。

快手“时尚”是什么“时尚”?

2019年,“种草”是新媒体流行词。根据新榜《2019内容产业半年报》,近半网民被种草后会在页面推荐的链接内完成购买,视频种草效果是图文的两倍。这也是为什么快手抖音,近期都在推广美妆营销解决方案。

快手男性用户较多,内容更真实,是一种多元“时尚”。双列feed流,加上直播基因,让快手的用户粘性更高;抖音女性用户更多,内容更精致,更符合传统“时尚”的定义。算法推荐主导的分发模式,让抖音的流量更具爆发性。

数据显示,时尚并非快手占比最高的内容品类,但美妆和服饰的GMV占比最高。一方面,快手达人职业更多元,很多内容属于泛娱乐,而非专业的测评;另一方面,时尚美妆受众广、离消费最近,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

快手电商总助高杰表示,因为是第一次办活动,快手内部的预期没有很高。最终作品发布量60万,已超过目标值20倍。整体上看,种草测评和化妆教程的数量最多,剧情和段子类内容涨粉最多。

“可能有人觉得high fashion才叫时尚,其实适合自己的妆容穿搭,就是一种对美的追求,这也是时尚的一部分。”高杰说,以前他以为聂小倩这种类型不会火,谁知直播数据很好。这次活动中他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快手上还有很多时尚类型,比如仿妆、跑酷、国风等。

聂小倩也曾谈及自己对时尚的理解:“真正的时尚不是去跟随潮流,而是站在时尚的前面。并且要有足够的自信,美丽就是要自信。”

前不久,吴声发布了一个预测:“怪美”更能定义这个时代我们对于真实的偏好,它代表我们对不完美的一种自信。这个词源于今年台湾金曲奖最佳专辑——蔡依林的《怪美的》。歌词里有一句:听谁说错的对的/说美的丑的/若问我我看我说/我怪美的。

快手上,这些真实但不太符合主流审美的时尚内容,还有很多。

另一个让高杰惊讶的是,这次活动跑出了抹茶这种个人商家。以前,抹茶还只是发短视频,没有尝试过直播带货。这次活动中尝到甜头,现在基本每天直播1小时。一次带货五六万,能和线下一天销售额持平。效果特别好的产品,还可以实现直播1小时销售1000单左右,价值十几万。

除了个人商家,快手上还有一些品牌商家。比如618期间天猫彩妆品类第一的完美日记,一方面培养自己的主播,一方面请站内达人带货。聂小倩签约MCN之前,就曾为完美日记直播带货,1小时卖了十几万。

高杰表示,目前快手已经有玉石、高端皮草、进口乳胶床垫等高客单价品类商品。接下来,快手会花心思做调性更高的内容,引入有影响力的时尚品牌和媒体。

前不久,快手刚宣布了“光合计划”——未来一年,用100亿元流量扶持10万创作者。而时尚垂类作为重点扶持的类目之一,对创作者的扶持已经伴随着“时尚好物大赏”活动拉开序幕。

据介绍,目前快手电商不以盈利为目标,主要是立规则和做生态,保护买卖双方的利益权益。“快手时尚将以更开放的政策、更高效的服务设施,打造更多的爆款活动,从而对时尚领域创作者提供全方位的运营支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