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台风、山体滑坡、堰塞湖决堤:三重灾害叠加下的山早村 | 深度聚焦

原标题:超级台风、山体滑坡、堰塞湖决堤:三重灾害叠加下的山早村 | 深度聚焦

超级台风“利奇马”有多狂?!刮飘消防车库门 街道瞬间成河道

来源:北青深一度

▷台风过境后的山早村航拍图

10日凌晨,山早村一对六旬夫妻被哗哗的水声惊醒时,水已经涨到膝盖。快速升高的洪水很快把他们逼到窗边凹处,深水没过脖子,两人仰着头在十来公分高的空间里喘气。“水再涨十公分,就在屋里憋死了。”

被称作“风王”的第9号台风“利奇马”,10日凌晨1点45分在浙江台州温岭沿海登陆,台风中心最大风力达16级,这是70年来在浙江登陆的第三大台风。

根据浙江省防指的数据,截至12日19时,“利奇马”已致温州市永嘉县岩坦镇山早村27人死亡5人失联、温州市乐清市6人死亡、杭州市临安区岛石镇银坑村7人死亡、台州市临海市东塍镇王加山村2人死亡1人失联。

受台风影响,山早村10日凌晨暴雨骤至,村口处发生山体滑坡,村里溪流被堵,形成堰塞湖。凌晨4时许,堰塞湖决堤,山早村水位在10分钟内涨到10多米,低洼处的四层民房被淹。

水利部台风工作组浙江带队人徐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山早村发生堰塞湖灾情的区域,在台风发生前并非地质灾害点,“是由于短时间强降水引发的新发地质灾害,这是无法预计的。”

▷救援人员在山早村废墟中搜救

“ 10分钟内,山洪涨到10米”

山早村依山而建,一条与村同名的小溪从中穿过。溪面两侧建有护堤,外侧是六、七米宽的公路,村民的房屋分布在公路两侧,呈狭窄的长条状。山早村在册人口共472人,大部分年轻人常年外出打工。

8月9日,有50多户村民、120余人在村里。这天,雨下个不停,山早溪水位白天时没有太大异样。

村长记得,9日下午县里来了领导,通知晚上会有17级台风,让住在危房的群众转移。晚上7点,他和村支书开始在村里巡逻,同时电话通知住在地势低矮处的村民转移,要求大家到地势高的亲戚家暂时躲避。有一些人不愿离开自己家,并未转移。

村民徐婷家位于地势较高的村尾,当天晚上 她下班回家,看到父亲 正在 给村 里的朋友打电话 ,询问 对方 是否要到自己家来避灾。对方 谢绝了父亲的邀请,只说“没事的,不过去了”。

很多村民没有把这场雨太当回事儿。一位村民晚上9点多回家时,看见溪水已经漫上马路,没过脚踝 。

8月10号凌晨2点左右,负责监控的村长发现村内水位略有下降,于是躺下准备睡觉。

从天黑开始,村里的电路就时好时坏,凌晨2点时,全村已完全断电。因为没看见有水漫进村子,徐婷也放心地上楼去睡觉了 。

凌晨4点多,睡梦中的徐婷听到弟弟在喊自己的名字,这时水已经开始漫进家中,家人已经跑出屋去。徐婷稀里糊涂穿上衣服往外跑,上山时还滑了一跤,整个人躺倒在水里,“ 感觉很冷 ”。母亲把从家里抱出的一件睡衣给徐婷披上。

确认一家平安无事后,父亲投入救灾,将附近一家人带到山上后又折回去找人。

村民阿武一家被家具翻倒的声音吵醒。阿武与妻子、两个女儿和父母一家人睡在二楼,漫进屋的洪水,将冰箱、消毒柜冲倒。父亲被响声惊醒,下楼后发现水位已没过腰部,随即将家人叫醒,阿武打开窗户查看,外面已是一片汪洋。一家人立刻往三楼跑,跑到三楼后,二楼很快被水淹没,6人继续跑往四楼避险。

阿武已经想好了下一步的逃跑计划,如果水再漫,他准备和父亲跳到房后的山上,再用绳子把家人拉过来。此时,水突然慢慢往下降,阿武松了一口气。正好有亲戚打来电话,阿武记得手机显示时间为4点47分 。

10日凌晨3点多,身在温州的徐威接到嫂子的电话。在山早村嫂子称,水已经漫到自家二楼,担心徐威父母家中出现危险。挂掉嫂子的电话,徐威立刻拨打父母电话,一直无人接听。直到4点电话才接通,父母用惶恐的声音在电话里喊救命,徐威告诉父母赶紧往楼上跑,直到确认父母已经安全 。

早晨6、7点钟,山早村微信群里,陆续有人发出家人失踪的信息。徐威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天一亮,就往村里赶。

徐威一路上碰到许多赶来的媒体和救援队员,由于高速封路,徐威等了很久才进村。村旁一处山体发生滑坡,山像被拦腰砍了一刀,露出黄土,被洪水席卷后的山早村,多处房屋倒塌,树木横七竖八的挡住去路,他急忙去找父母。

从小在山早村长大,徐威 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水灾。村里很多人都在寻找亲人。徐威不愿向记者过多回忆进村时的场面,“那么熟悉人和物,一夜之间全没了 ”,徐威好友的女儿也在洪水里遇难,“孩子还那么小,以前经常看着她玩”,徐威说。

永嘉县常务副县长林建波接受采访时介绍,台风“利奇马”登陆后,山早村一处山体因特大暴雨引发山体滑坡, 之后堵塞河流,“在10分钟内,山洪最高水位涨到10米,山早村约120人被洪水围困。”

徐威难以想象,这一夜,山早村经历了什么。

▷救援人员沿着山早溪搜救

“水再涨十公分,就在屋里憋死了”

山早村书记徐文海是较早发现洪水来了的村民之一。凌晨三四点时,徐文海听到溪水里有石头滚动的“咚咚”声, 忙起身察看,看到水一下子涨起来,赶紧打电话向镇里报告。

徐文海打电话给住在村中地势危险的一户村民,让对方赶快离开,还给母亲打了电话,告诉母亲自己正赶去接她 。徐文海下楼的一两分钟 里,楼里的水位已升到一米多高,屋外的车也浮起来被冲走。他不敢再往下走,绕到后面的一条小路,跑去接母亲。水涨得太快,徐文海没能救出母亲,十几分钟后,水慢慢退去,他才赶到母亲房中。

接到灾情消息后,永嘉县先后派出多支救援队。永嘉县红十字 救援队一名队员告诉深一度,他们是第一支赶到山早村的救援队。10日凌晨4点45分,他们接受永嘉县县委的调派出发,80多公里的路程,他们行车一个半小时到达村庄附近,又徒步半小时翻越山路,在7点左右进入村庄。

整个救援过程中,山早村一直处于断水断电无通讯的状态。进村后,救援队开始勘察受灾情况,评估房屋结构,再分组按照顺序一家一户地搜索。许多房屋受损严重,玻璃和门被水冲垮,木质结构的房子基本都坍塌了。

救援开始不久,救援队在村子中部楼房里发现了一位老人。老人在二楼房间里坐着,没有受伤。救援队员徒步将老人背到地势较高的安全地带,再由 120送往医院。

在一家被洪水卷席过的屋子里,救援人员还发现了一个十二三岁的男孩,他愣在家里,身边是被洪水冲倒了的桌子、柜子,衣物满地都是。

一对六旬夫妇见到救援人员,忍不住向他们倾诉夜间的遭遇 。10日凌晨,两人正在二楼卧室睡觉,被屋外哗哗的水声吵醒,起床发现房间里水已经涨到膝盖,水位仍持续上升,快涨到二楼天花板时,他们被逼到窗边凹处,泡在深水里,头伸在十来公分高的空间里喘气。眼看没有退路时,水位不再上涨,停留了一段时间后慢慢退下,二人得以生还,“水再涨十公分,就在屋里憋死了。”

据救援人员回忆,根据墙上的水渍判断,村子里低洼的地方,水淹没了四层的楼房,地势高一点的房屋,淹到了两层楼。“两米多高的老房子,水都漫过了屋顶。”

倒塌的房屋大多是年代早的一层平房。村民被木质结构的屋顶压在下面,救援队员需要一点点徒手挖,被发现遇难的 村民,遗体随即被救援队员用毛毯和布遮盖,妥善处理 。

▷天气放晴后,村民在河边晾晒衣物

为救爷爷,小伙不幸遇难

据永嘉县最新消息, 山早村遇难者人数已升至27人,另有5人还处于失联状态,全村房屋共有244间,其中52间房屋坍塌。 山早村村干部告诉深一度,此次山体滑坡,约3万立方泥土倾泻而下,遇难者年龄从六七岁的孩子到七十岁的老人,有20多户村民家中至少有一名遇难者,最多的一家有3人遇难。

义工徐利仕遇难的消息让 村民们格外惋惜,“他做了那么多好事,就这样走了”。

山早村的徐利仕夫妇是 村民 公认的好人。徐利仕在高速公路上班,妻子在家带孩子,夫妻俩利用空闲时间做义工已有两年多时间 。

徐利仕经常带着爱心人士到周边村子进行公益服务,帮60岁以上的老人剪头发、剪指甲、测量血压,“人非常有爱心”。附近 林坑村的毛明回忆,“我爷爷奶奶的头发,他们也帮忙理过呢”。

据村民讲,山洪来时,徐利仕夫妇俩本来已跑到了四楼,但想起一楼还有老人住着,徐利仕又跑回来捞 救 90岁的爷爷,徐利仕把爷爷努力推到上面的楼层,水涨得过快,黑暗中,徐利仕摸不到楼梯,自己滑倒 。

最终,徐利仕的妻子、爷爷和两个孩子成功逃生, 徐利仕却沉入水中。

水利部台风工作组浙江带队人徐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岩坦镇山早村发生堰塞湖灾情的区域,在台风发生前并非地质灾害点,“是由于短时间强降水引发的新发地质灾害,这是无法预计的。”

8月 11日开始 ,山早村天气放晴 , 山早溪水位退去,溪水两旁晾上了被褥和衣物,村民开始灾后自救。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徐婷、 徐威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